• 《西汉文学思想史》所开展的诠释新视域
    观念基调,并明确表达在几篇论文及演讲词中。因此,我认为所谓思想史、社会史、经学史、史学史、文学批评史、文学史等学科,都只是从总体切割为片面、从衍变抽离为固态、从多元缩减为单一,进而概念化表述为一种界域封闭的知识;但是,“说世界,非世界”,在这类片面、固态、封闭之知识的遮蔽下,吾人所真切相即的世界既无由开显,而自身生命的存在也毫不觉察地被遗忘了。“人文学问”之中,已经没有“人”了。 然则,人文的
    颜崑阳
  • 谶纬与文学
    收录并归为“符命”一类,指出了蕴含的谶纬思想,也是对其文学价值的极大肯定;“李善注”亦多引纬释义。作者从谶纬文献本身入手,避免从外延角度界定其文艺思想,是建立在文体观念回归本位之基础上的。其研究领域、研究视角和方法为现有的谶纬文学研究开启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拓荒之功,当之无愧。其对中国古代文献文化的研究也有多方面意义。 (《两汉经学与文学思想》,张峰屹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二○一四年版)
    郭晨光
  • 文学史、趣味范式与精神史
    范式演变的基础上,对这一时段的文学现象与文论话语的发展逻辑做出了极富理论穿透力的解释。 一直以来,中国文学史与文论史书写的典型模式是在历史时段的框架中填充以选定的作家和文本。这种书写模式的长处是便于材料铺排,但其不足在于只能在时间的维度上描述文学史和文论史的发生经过,却不能解释文学史和文论史发展的内在逻辑,而对其发展逻辑得以形成的原因的解释就更是束手无策。《趣味的历史》将文学生产主体精神旨
    薛学财
  • 文学制度、文学经典与文学思想史
    重读与阐释,去建构中国现当代文学的经典秩序,唯有如此,才有可能确立中国现当代文学史的本体性。其次,中国现当代文学的成熟及其文学史意义也是由经典作家作品所成就。判断一段文学史的价值高低不仅仅在于它是否拥有驳杂的文学现象、文学思潮、文学事件,或者是它与社会时代的历史勾连有多深,更在于它是否贡献了丰富的经典作品和伟大作家。文学史有别于思想史、社会史、政治史等的关键,也在于它的史学形态被凝结于经典文本之中
    王本朝 张望
  • 从《文学改良刍议》看胡适的文学思想史观
    ,不作古人的诗,而惟我自己的诗,则决不致如此失败”。当然,用文学史观来阐释文学现象时,我们要避免让文学史现象成为阐释某种史观概念的材料,不能忽视文学历史自身的独特性,要坚持“论从史出”的研究原则。说到底,文学史观就是研究者所持的历史观、道德观和价值观。胡适的文学史观也有矫枉过正之处,他认为只有白话小说实写社会情状,不摹拟古人,因此堪与世界第一流文学相较,有志于文学的人应该致力于新时代的新语言、新文
    孙瑶
  • 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德国文学思想走向现代
    是一种审美形象的把握世界的方式。按照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中的分类方法,人类把握世界(认识世界)大致上有:理论的(科学的)、艺术的、宗教的、实践一精神的。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认识论上是把科学和艺术归于人类把握世界的理论方式之中的,但同时也看到了科学与艺术的区别,那就是:科学是以理智的、思维的方式把握世界,是在意识中理智地复现自己;而艺术则是以感觉的、直观的方式来把握世界,能动地、现实地复现
    张玉能
  • “历史文化语义学”研究方法举隅
    的代表人物:“朱亦太炎之高足弟子也,邃于国学,且明于世界文学进化之途径,故于旧文学之外,兼冀组织新文学。惟彼之所谓新者,非脱却旧之范围,盖其手段不在于破坏,而在于改良。”在朱希祖个人,反映的不过是其文学观念的变迁。但从整个文学界思想界的状况而言,却包含了一段深刻的学术史、思想史、文学观念史演变的曲折历程。伴随这一过程的,是中国学术史、中国文学史观的巨大变化。 “文学”观念的近代转换,使得“五四
    余来明
  • 国学与古代文学思想研究
    受到感动,再由感动到理解,再由理解进行评价,并从中概括出所蕴含的思想倾向。同时与评价这些作品的理论批评文字相比较,看这些评价是否准确与合理。没有作品,就没有文学的历史和文学的思想;不深入理解作品,文学史与文学思想的研究就只能停留在似是而非的表层议论上。程千帆曾说过:“从事文学研究,不能缺乏艺术味觉,用自己的心灵去捕捉作者的心灵,具有艺术味觉是必备的条件,否则,尽管你大放厥词,都搔不着痒处。”①
    左东岭
  • 论集中网络里《中图法》诗歌书刊类目系统
    学等与I06文学评论、文学欣赏后出现I1世界文学下的I106.2诗歌作品评论和研究类目分散。例2:“I106.2-6/4世界名诗鉴赏词典/辜正坤主编.—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0.2……”这条目与I052诗歌类目分散。I052诗歌、I106.2诗歌作品评论和研究与切隔的I106.3戏剧等世界文学作品评论和研究的类目、文学史、文学思想史后才出现I11世界文学作品集下的I12诗歌集分散。例3:“
    胡耀斌
  • 文学思想接触进化论
    的自由嬉戏中去。它赠给他们不只是一个上天,而是许许多多新的充满奇妙色彩和永恒福乐的天,不只是一个地狱,而是许许多多长时间地在民众心中保持生动真实的冥冥世界。它带给他们一个新的众神界。它引导他们,远远地,远远地越出我们本身生命的短暂区间,去思念重重世界和悠悠千年。事实上中国在精神上应归功于印度的,无论如何高估也不为过,当我们读到《西游记》或《封神榜》这类离开了佛教影响就根本不会存在的故事时,我们还仅
    严慧 庄森
  • 突破地域的地域文学研究
    这样的本土著名政治家和文学家。 当然,更早承担始兴这一角色而且地位更为重要的,当属岭外入中国的第一个交通重镇和文化交流中心——交州州治和苍梧郡治的广信(封川);直到唐以前,珠江三角洲基本上是海洋的世界,番禺(广州)固为一都会,文化却未有相应的昌明。故屈大均《岭南新语·粤人著述源流》正是从广信的陈元说起:“汉议郎陈元,以《春秋》《易》名家。其后有士燮者,生封川,与元同里,撰有《春秋左氏注》……始则
    周松芳
  • 21世纪之交福建的文学理论与批评概览
    年度文论选》。论文《文学史研究:一个学术个案的分析》对历史事实进行梳理和理论阐发,对以“启蒙”为“史识”的中国现代文学史叙事提出质疑,阐发了回到历史现场、从一个个问题解决开始的文学史书写策略。文章收入2005年度《文学批评新选》。 陈仲义长期从事中国现代诗研究,出版了第五部诗学专著《扇形的展开——中国现代诗学谫论》。该书以寻找中国现代诗学各具活动的部位为主旨,借鉴20世纪世界诗歌格局和台湾分流路
    钟红英
  • 论皎然与陈子昂的诗学分歧
    [22](P39) 皎然与陈子昂的文学史观及研究文学史的方法不同。皎然的文学史观继承了刘勰等人的辩证思想而又做了进一步发展,主张代变而有复。其“复古通变”条“变若造微,不忌太过”[10](P331)的思想虽然主要是针对创作而言,但同样贯穿在他的文学史观中。《诗议·论文意》对文学史的简要梳理,《诗式》“齐梁诗”条对齐梁与建安文学之间关系的论述,无不是这种文学史观的体现。而在研究方法和推理方式上,
    甘生统
  • 试论金源诗坛对陶渊明的接受
    歌史论》,吉林教育出版社,1995年。 [7] 袁行霈:《陶渊明集笺注》,中华书局,2003年。 [8] 罗宗强:《魏晋南北朝文学思想史》,中华书局,1996年。 [9] 林继中:《文化建构文学史纲魏晋——北宋》,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 作者简介:张秋爽,女,1976—,吉林长春人,硕士,讲师,研究方向:古代文学,工作单位:空军航空大学飞行基础训练基地社会科学系人文教研室。
    张秋爽
  • 思愈深,史遂真
    又复生。这样,就打破了以往文学史的阶段性划分,也打通了所谓近代文学、现代文学和当代文学的划分,使百年中国文学的历史贯通一体。 该书以现代性理论为依据重写文学史,具有学术创新性,解决了几个富有争议的学术难题,尤其是启蒙主义和新古典主义的确立问题,这也构成了全书的亮点。 启蒙主义一般被认定为社会文化思潮而非文学思潮,无论世界文学史还是中国文学史都没有它的地位,因此文学史叙述往往是新古典主义之后就
    林朝霞
  • 文气研究的反思与展望
    强大的方法论内蕴和理性说服力,基本上代表了古典时代形上思辨的最高水平。 彦和与船山的解释不仅触及到文学史解释的方法论问题,还关涉到一个文学解释的终极意义问题,也就是知识还原或历史再现与价值意义建构之间的张力问题。历史如烟,文学史上的人物及其思想一旦消逝,后代的理论家身处不同的历史语境,对于文学史的重建,将不可避免地带入个人的解释,因此,在以历史传统、文化现象、知识系统为对象的诠释学传统中,身临
    夏 静
  • 中国现代文学接源哲学的三种效应
    学生.而‘重写’包含了对老一辈的研究成果的重新审视,例如对王瑶的《新文学史稿》,唐弢、严家炎的《中国现代文学史》等文学史著作的重新评价。如果他们那儿有阻力的话,情况就会不同。可他们却积极支持,在背后推动这个事情,这一点非常重要”。 作为事件的“重写文学史”过去了,但相关思考一直延续。新世纪以来有些新文学研究者提出“中华民国文学史”概念,显然更有突破意义。民国文学虽然只是一种国家制度的文学表述,但
    李运抟
  • 地方师范院校古代文学教学改革刍议
    的关键,应该是重新审视文学史与作品选讲授的主次关系。 古代文学教学在课时减少、教学内容增加的情况下,应根据古代文学发展的规律和特点,优化文学史内容(注意:是“优化”而不是“缩减”),正确处理文学史与作品选的主次关系,以突出重点,合理分配文学史和作品选的授课时数。借用数学上的点线面关系而论,窃以为古代文学课的授课方式亦当作适当调整。众所周知,因点成线,因线成面,如果说文学史是一条长线的话,那么组
    卫佳
  • 从女性主义视角下解读《简·爱》中的主要女性人物
    。因为她不相信简是别人口中所说的坏孩子。她对善恶有着自己的判断判断,她渴望帮助受到惩罚的简,她对别人很友好,她非常宽容。海伦从来没有表达过对这个世界的仇视,依然能够温柔地与这个世界相处,虽然她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受到别人的责备,虽历尽千帆,却依然热爱这个世界。对上帝的敬拜是海伦生活中最大的精神支柱,海伦认为上帝会为我们规划好一切,在海伦的行为准则中,我们的命运自有上帝的安排,因此我们不应该努力地去改
    徐婷婷
  • 论当代文学史写作思维方式的转变
    ,在这种状况下,20世纪文学史——尤其是距离我们时间更近的当代文学史该如何应对呢? 一、本质主义、科学主义与文学史写作 不断被重写的当代文学史除少数能取得人们的认可之外,大多是千人一面——所运用的史料基本相同,结构基本相同,甚至思维方式也基本相同。并且,那少数写得较为成功的当代文学史也仅是被认可,而非认同。看来文学史的写作确实是吃力不讨好。之所以如此,最主要的还是文学史写作中的本质主义思维所致
    刘成勇
加载中...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