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月刊·上半月

小小说月刊·上半月 (2021年03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小小说月刊》(MiniNovel)1993年创刊,是由河北省文联主办的省级文学刊物,它以“文学意境青春意趣”为办刊理念...     展开
原价:¥5.00   促销价:¥3.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红尘异事丨画蟋蟀
画匠在松州城很出名,画匠喜欢画蟋蟀,他画的蟋蟀像真蟋蟀一样,活灵活现。 画匠为了画好蟋蟀,秋天,每天晚上都去田間草棵、屋脚墙根儿捉蟋蟀,或者去松州城的北市场,看斗蟋蟀,揣摩蟋蟀的种类、个头、颜色和体态。 这一天,是农历七月二十三,天已入秋。...
红尘异事丨青杀口
民国时期的丁村危机四伏,最令人胆寒的是青杀口。村民们讳莫如深。从来不信邪的丁石磙,十八岁被抓壮丁之前,一直都没有搞清楚,青杀口究竟有什么可怕。他偷偷去走了几趟,根本没事嘛。 一马平川的丁村地盘上,北边三里不知道怎么就有土丘一座,高不过十丈,...
红尘异事丨照相馆
“旧时光照相馆”由阿根的爷爷创建。阿根的爷爷从前是清廷御用照相师,清朝灭亡后,阿根的爷爷回乡创办了小城首家照相馆。 后来,阿根的父亲老树接手照相馆。阿根打小看着父亲照相,耳濡目染,但他没想过以照相为生。真正让阿根对照相产生兴趣,源于一张相片...
红尘异事丨鸡毛飞到天上去了
我对我爹我娘说,我想当作家,我要写一部长篇小说。 我爹冷哼着鼻子,说,盖着被子做梦去吧,你要能成个作家,鸡毛也能飞到天上去。 我于是委屈地说,我咋就不能成为作家了?我在文学这条道上都走了十几年了。 我爹说,你记得你前年高考考了多少分? 二百...
河北力量丨立碑
王家滩的王圣老汉骑着自行车,在县城跑了三道街,问了五次路,拐了八道弯,傍晚时分,才找到县自然资源局周英汉局长的家门。 王老汉想批一块地。他批地不是做宅基,不是自己用,而是想为死去的村支书吴亮亮立一座碑。吴亮亮是县里的下派干部,任王家滩村支书...
河北力量丨翱翔的白羊肚巾
如果可以,我想把这次的旅行称作翱翔。当洁白的箭一样的火车开过来,我的心中蓦然升起一股豪壮感,和着几丝白发舞蹈。我的主人此刻开心得像个十岁的孩子,如果还有能力跳起来,我想她会欢呼蹦跳的。 要知道,我原先可是在千米的高原上待了二十年之久呢。但还...
往事如烟丨割漆匠老钱
小镇大户赵府的千金大小姐即将出嫁,打完家具,准备高薪聘请漆匠。 十里八村的漆匠闻讯赶到赵府,听了赵老爷的要求,纷纷摇头:家具必须要用纯正生漆刷,漆坏赔三倍价钱。 一分价钱一分货,用生漆漆的家具,耐高温、耐氧化、耐磨损,用上百年不会脱下漆,但...
往事如烟丨最后的承诺
午后,蝉叫声一浪追着一浪。徐衣馆里,小学徒陷在藤椅里,手拿一柄鸡毛掸子,有一拂没一拂地拍打着空气。徐掌柜斜倚着柜台小憩,梦如小舟,荡呀荡,把她送回到十年前。 那一年,也是这样的午后,老徐掌柜躺在床上气息奄奄,脸上每一条皱纹都淌着苦:“闺女呀...
往事如烟丨还债
驴蹄声由远及近响起,常公子知道宁掌柜来了,他心里一阵发慌,连忙迎出门去。矮瘦的宁掌柜撇脚从草驴上下来,定定地看着常公子,看得他面红耳赤。 宁掌柜,能不能再宽恕几天? 你说,几天? 哎,最近手气背。 又去赌了?有钱赌博,无钱还债? 常公子低着...
往事如烟丨转亲
这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事情了。 秋闲,村里组织剩余劳动力挖塘,几百人分成若干个小组,桃叶和梨花分在一组,抓阄抽到靠山脚的一块塘泥,靠山脚的地方塘泥虽浅,但是土壤板结,難挖。 桃叶和梨花各自分工挑土,梨花力气小,挑了一截路,畚箕就在肩上打摆,...
千年演义丨让箭飞一会儿
令尹的车驾越过吊桥,穿过北门,来到大街时,御者猛一收缰绳,战马前蹄腾空,咴的一叫,车突然刹住。御者看看冷清的大街,皱起眉头,回头对令尹说: “您再想想,现在退,我们还来得及。” “往哪里退?” 令尹正正头冠,轻弹洁白素衣上的尘土,环视着两旁...
千年演义丨海市诗
接到朝廷信使送来的离任书时,他一下子蒙了。 他才在这登州上任五天,怎么就让他马上回京城任职?而且皇帝还派来了专门护送自己的武装卫士,他明白这圣命是不能抗拒的。 初冬的风已颇有寒意,但从这辽阔的海面上吹来时,却也带了些宽厚温润的气息,这使他心...
千年演义丨酒力
白天,廉颇除了看渔夫打鱼,就是面朝丛台箭楼的方向饮酒。 夜晚,廉颇还在饮酒,他举起酒樽,慢慢地将酒倒出去,嘴里自语着,我的爱将精兵,一起饮酒吧,长平之殇老夫心痛啊。 波光粼粼的滏阳河水映着他淌泪的脸,随身的长刀静静地躺在地上,廉颇不忍直视,...
那山那水丨麻大厨
麻大厨是当地赫赫有名的大厨,他不是在酒店里干,而是接红白喜事做酒席的活儿,手下有一班人马。 腊月二十九,麻大厨起个大早,洗了脸,匆匆下碗面条吃,推上电动车出了大门,冷风吹在脸上生疼,眼泪也跟着流了出来,麻大厨返身进屋,戴上帽子、口罩和眼镜,...
那山那水丨桃子和李子
一 午后阳光刺啦啦响。 天死热,黑狗趴在树荫下,吐出舌头,懒洋洋的,没了平日里的跋扈。李子叫上桃子来到庄后小河边,几下脱掉衣裳,光溜溜地下了河。这个夏天,他们俩偷偷地下了好几次河。庄子静谧,大人们都在睡晌觉,桃子和李子为成功躲过爹娘的管束而...
那山那水丨桥
一座老桥,就这样拆了。牛五爷坐在院子里,看着石头一块一块被运走,很闹心。 牛五爷小时候,喜欢坐在桥头等一个人——打麦芽糖的挑糖客。挑糖客中年汉子,身着斗笠,蓑衣,一担卖麦芽糖的行头,总是在每年清明过后的那一天,敲着切糖刀,从山那边“叮当叮当...
那山那水丨满院梨花香
小聂刚到王村就碰上一档奇事。 那天,李二毛的孙子过十二,瞎婆婆拄着拐,进了院儿,又哭又闹。三十年了,瞎婆婆来李二毛家是轻车熟路,她也说不清,来过多少次。 关于瞎婆婆,早成了村民茶余饭后的谈资,却让小聂听得心一紧一紧。三十年前一个夏天,那时瞎...
人间 情缘丨盖了一个章
白大妮从小爱唱歌,她觉得唱歌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 小学一年级时,有一次她对音乐老师说:我长大了要当一名歌唱家。老师很高兴,让她当面唱一唱。白大妮在风琴的伴奏下放开了嗓子,唱得很高级,每一个音都巧妙地避开了键盘上对应的音高。刚唱了两句,老师...
人间 情缘丨并蒂莲花
桌子上摆着一幅并蒂莲花图。 莲花似乎活了般,花苞一层层地打开,在男人的面前炫然绽放。 女人矜持地笑着,看向男人的眼神里似乎也有两朵莲花在摇曳生姿。 男人的唇边荡漾着笑意,微微地点点头,眼神里有着掩饰不住的欣赏。 女人眉眼弯弯,满脸的羞涩似乎...
百味人生丨旗袍
穿旗袍的女人像股风,在小镇上忽闪了两下,就把油漆匠卷走了。 油漆匠的女人疯掉了,油漆匠的女人叫青莲。 青莲正准备为他生一个大胖儿子,他和穿旗袍的女人回到了家。他说,青莲,咱们离婚吧,咱俩的婚姻是个错误,我回来就是纠正错误来了。 油漆匠每一个...
百味人生丨半个苹果
许平安覺得自己只要一进到那间屋子,就像服用了世界上最强烈的兴奋剂,他那蔫儿吧唧的状态立马不见了,两眼贼亮,亢奋不已。虽然这样的激情,最后仍免不了变成垂头丧气,但他已经难以自拔,毫无免疫能力。 人过中年,本应该是风平浪静,可是许平安的心里,还...
百味人生丨两小时的黑暗
在我生活的小县城,停电乃家常便饭,尤其夏天耗电高峰时段,很正常的事儿。如果在比较长的时间内,比如说半年,没有停电,大伙儿便有点念叨怎么还不停电,敢情管电的人忘了这事儿,仿佛他不称职似的。 当然,这是二十年前的事了。人到中年,我有点怀念那时候...
百味人生丨药方
刘老汉最近犯了难。 打儿子走后,他都扛了下来,他以为不会有比这更难的了。夜里,月光亮堂堂的,刘老汉“呼”一下扯开被子:“啐!黑天就该是黑天,裹乱!” 刘老汉记起那年也是这样明晃晃的月光,那年儿子正年轻力壮,那年儿子的儿子才刚出生,那年儿子的...
善行天下丨好合
起先没人注意男人,但从男人打电话那一刻开始,边上的人注意他了,然后,几个人看着男人,听他打电话。 男人说:老板,我现在火车上,去看我父亲。 男人说:我跟你请假,请了好几次,但你就是不批。 男人说:请假的原因我告诉过你,我父亲生病,我要去照顾...
善行天下丨天伦
一年四季,老钟都在幸福嘉园小区的一层门面房里卖水果。那里有一排出租的商铺,商铺里有老钟租来的一个小摊位,春的菠萝,夏的西瓜,秋的橘子,冬的苹果,夹杂着从南方空运过来的山竹、芒果、菠萝蜜、龙眼、红毛丹,日子虽然辛苦,收入倒也稳定,勉强可以提供...
青春花语丨阿霜的夜晚
有时候阿霜会怀疑自己是夜行动物。 从小到大,夜晚对于她来说才更像新一天的开始。 少时家住农村,那时的月光似乎格外地亮。深夜,月光透过薄薄的窗帘照在被子上,独自一屋的她却自由又孤单。有时她会想象亮如白昼的窗外有没有侠客在飞檐走壁;有时她会紧紧...
“德阿杯”大赛作品选丨老结的结
老结真名叫宋大建,是德阿产业园的职工。“老结”是秀丽私下叫的。这天老结下班回家,在星旺大桥的人行道上,遇到一个女孩。 “大哥,我被人贩子拐骗了,好不容易逃脱,身无分文,没法回家,帮帮我吧。”女孩哀哀戚戚地说。 老结听了,触电般地全身一麻,像...
“德阿杯”大赛作品选丨青丝
那年,在德阿产业园的一家公司里,我认识了做秘书的小美。 小美长得并不美,但她的那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为她增色不少。因而,小美格外珍惜她的头发,从不去理发店洗头吹头,也不用洗发水,而是用一種叫皂角的植物来洗头,她说,她的老家阿坝那边很多人都用...
“德阿杯”大赛作品选丨有温度的咸鱼干
很想吃你做的咸鱼干,可以给我寄些吗?泡泡打破了一直以来的沉寂。 暖暖喜欢吃咸鱼干,她喜欢那弥漫在口腔中的淡淡的味道,有点儿腥,有点儿咸,那是大海的味道。那年,暖暖第一次走出大山,看到了无边无际的大海。海风吹拂,海浪轻轻吻着她的脚踝,瞬间,暖...
“德阿杯”大赛作品选丨梦
初来乍到,他老失眠,睡不好。 眼前总有一轮苍白的月儿,不停地颤动,像倾斜的摆钟,晃得眩晕。 他翻来覆去,头痛欲裂。 他无数次跑出工棚,抬头望天,齐刷刷的高楼,清一色的钢筋混凝土,见不到月亮,也见不到星星。 他当经理时,住进了小高层,还是失眠...
“德阿杯”大赛作品选丨金箭之光
弓在手,箭上弦。 “嗖”的一下,一支丘比特的箭带着他的亲笔信,闪着金光从德阳射向阿坝州。 离弦箭,映霞光,穿云钻雾。 他坚信金箭一定能射中他的金凤凰,天然的肌膚,绰约的风姿。他按捺不住胸前狂跳的小鹿,翘首期盼。 你的爱唤醒了我千年的沉睡,不...
“德阿杯”大赛作品选丨歪脖树的春天
夜的帷幕好像浓稠的墨汁。 我倚着星旺大桥栏杆,愁绪像绵远河的水奔腾而来。 我是一棵回不了行列的歪脖树,无药可救。我很惊讶自己怎么会对身旁同样驻足良久的陌生的她吐露心声。 她眉眼淡然,似一池清水,却很笃定地说:歪脖树也有春天! 我流泪了,这是...
闪小说丨风景
她和男友去游玩,坐男友朋友晓枫的车。 晓枫一见到她,就说,你真美丽。 是吗?她说,并不当真。 真的,不仅美丽还有气质,你这条蓝披肩,配上这身衣服,显得特别雅静。 她骄傲地斜了男友一眼。他刚才还在埋怨她不会打扮,在晓枫面前丢他的面子。 他们走...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小小说月刊·上半月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36.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小小说月刊·上半月

杂志价格:¥3.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小小说月刊·上半月

杂志价格:¥3.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