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月刊·上半月

小小说月刊·上半月 (2020年02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小小说月刊》(MiniNovel)1993年创刊,是由河北省文联主办的省级文学刊物,它以“文学意境青春意趣”为办刊理念...     展开
原价:¥5.00   促销价:¥3.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新作妙品丨我倒立了三十二年
一天晚上,夜已深了,男主人踩着虚晃的步子回来,刚到门口就有一股浓烈的酒气喷过来。据说是参加一个聚会,因为高兴,喝了八杯酒,也喊了八支歌,兴尽归来,倒头便睡。 突然,一只老鼠撞过來,我倒了,发出了“哐当”的一声。男主人一个鲤鱼打挺起来,立即拽...
新作妙品丨“南天一柱”的文学情怀
我之所以称广西作家沈祖连(笔名:申弓)是小小说的“南天一柱”,不仅因为他是当代小小说的拓荒者之一,在整个小小说专业户中出版小小说作品集、由省级作协召开作品研讨会、加入中国作协和荣获省级政府奖等方面,都位居前列,而且还在于近30年来,沈祖连身...
庞滟小辑丨涂鸦男孩
我第二次见到齐林是三年后,在表哥的酒吧里。他原本忧郁的眼睛里,多了开朗的阳光。 表哥的酒吧曾像霜打的晚秋向日葵,一直开得不景气。这天,他电话求助我,让我代他监工几天,要把酒吧装修成3D效果。我没想到,来做墙体和地面彩绘的是齐林。他激动地握紧...
庞滟小辑丨过年的柴火
临近年关的风可真冷,像小鞭子一样抽人脸。我开着车给乡下的姑妈去送年货。想到辽阔的乡野,被城市拥挤的身心豁然开朗起来。 刚进入通往乡村方向的公路,被路旁窜出的一个男人拦住了。我被吓了一跳,以为遇到了打劫的,好半天才把车窗摇下一条缝,不友好地问...
红尘异事丨教练
杨其珊是陆河县名人,擅长武术,还擅长医术。陆河县民团团长周子航犯病,尤其是颈椎疼痛,难以忍受。其下辖三营营长吴章推荐说:“找杨其珊,一定能治好。”周子航就在吴章的陪同下,带着几个警卫去了。杨其珊让他躺下,一排银针下去,再一通拿捏,周子航感到...
红尘异事丨碑
“你看这村子里,人家都给祖先立碑了。”山明指指院子旁的那片坟地。 月光里,乳白色的大理石碑一座紧挨一座,密如丛林。 这些年,人们富裕了,纷纷给祖先修坟立碑。座座石碑精致漂亮,彰显着人丁兴旺,家族繁盛。越是豪华的石碑,越显示那家人经济实力雄厚...
红尘异事丨六个包子
一碗面快要吃完了,六个小笼包剩在桌上的小蒸笼里,黄澄澄的,泛着油渍的反光。是前面一位顾客剩下的。店里生意忙,服务员顾不得收。 一碗面吃下去实在不算太饱,但他每天早上只能用两元钱。他一直想把别人剩下的六个包子吃了,这样,他这顿早餐便会吃得很饱...
红尘异事丨心雨
这是小城工會职工图书馆。其实,叫馆已有些抬举它了——仅仅一百多平方米的屋子,四周呆立着做工粗糙的书架或报架。架上的图书多属旧货,而报纸、杂志倒还应时。来人也不多,尤其是工作日。 只有陆刚是例外。 陆刚是列车上的乘警。每逢休班日,他总要来趟这...
往事如烟丨豆娘
豆娘的脚落到火船码头的石阶上,目光却飘向了更远处。江面上的船似远又近,影影绰绰,在她眼前,在她心里,这许多年。 豆娘总爱跑到火船码头待一会儿,可她又待不了太久,大概就一刻钟的时间,她就要往家赶。婆婆找不到她,那叫喊声足以洒遍松口镇上的几条街...
往事如烟丨贺九儿
贺九儿,喜春社戏班儿的三牌老生,也是戏班里的能人。有人说了,一个三牌老生,还是能人? 我说是能人,就是能人。为啥说贺九儿是能人,他文武场面全在行,能操琴打鼓,会的戏码还多。要不的话,他能在松州这个地界站住脚? 梨园行内都知道,松州虽然地界小...
往事如烟丨越口
16岁那年,我去了湘乡土桥公社茶场当知青,因为母亲的成分不好,我便尽可能干好每一个农活每一件事,免得让贫下中农说我这个“五类分子”的子女表现不好,再牵连着家人。 茶场不大,立在一个小小的山头上,9个知青和贫下中农加在一起20多人,住的是土坯...
千年演义丨向美而生的绿叶
腊月初八,是我大喜的日子。 院里院外的客人,翘首以待。我心里忐忑,不知新郎以何方式迎娶。别看我长相不咋样,皮肤黑秀发黄,但我向美而生。 父亲足智多谋,为爱女上门提亲。男方气宇轩昂,隆中最有名的才子,懂天文、晓地理。父亲毫不掩饰家有丑女的事实...
千年演义丨去赵国的邯郸
我一直很后悔那次去邯郸。 这之前,我一直在父亲的军中当差,整天跟一帮靠脑子吃饭的同事为父亲出谋划策。不客气地说,我的军事理论还行,每次父亲征战回来,都会冲我伸伸大拇指,说,你小子主意不错,又胜了。虽然多数时候,都是些国界上的磕磕绊绊,小打小...
千年演义丨鱼儿
我是在平康里见到的她,那一年她十三岁。 五岁诵百诗,七岁初习赋,十一岁时,她的诗作已经飘荡在长安城阴仄仄的上空,她是我们那个时代最最拔尖的女诗童。 我唤她蕙兰,质蕙心兰。 暮春的长安城,曲江河畔,柳絮飞扬。素衣净脸,我莫名地感到内心空荡。我...
那山那水丨在秋天死去的,会在春天发芽
16岁那年,爸妈带我回外婆居住的猫岛。正值暑假,我时常与岛上的小孩子一起抓萤火虫、粘知了、到海边抓鱼,日子简单而快乐。 一日,我在院内白瓷铺就的洗碗池边刷碗,一个6岁左右的女孩怀里搂着一只白猫经过。女孩碰到葡萄架垂下的藤蔓,突然停下来,注视...
那山那水丨山路弯弯
太阳还没射出金丝线,山旺的电动三轮车便撵着青草和山花的香,“轧轧”地向山外驶去。 驾车的是山旺的媳妇山雀,穿一件红褂子,脖上围了条天蓝色亚麻围巾,都是去年夫妻俩进城时买的,平时舍不得穿戴。可今天不一样,他们要去走亲戚。 走不多远,山雀一脚刹...
那山那水丨漆匠黎明
村里的手艺人小漆匠黎明,只会刷漆,只会干活。人年轻,肯钻研,他的漆工手艺自然就好。 关于油漆家具的这个活儿,用黎明的话来形容,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吧,无非七个步骤不能少,粘布去尘,砂纸打磨,油漆调兑,头遍上漆,二次打磨,二次上...
那山那水丨美姑
美姑家门前一棵老槐,树枝斜伸到街上,花开时节,款款如曼舞的美人,惹得蜂来蝶往,早晚热闹不休。 一天,树下多了个外乡汉子,地上摆一堆鸡毛、几块梧桐木板和一把木锯。汉子长得五大三粗,两手括了嘴巴,做一个喇叭状,向村里高喊: “修——理——风——...
人间情缘丨当归
女人回到家乡亳州时,正值谯城细雨如丝。女人穿过花戏楼边上的街巷,踏入临河而开的一家药店,父亲正在为病人搭脉问诊。花戏楼建于康熙年间,是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药店是女人曾经的家园,父亲是当地民间有名的中医。女人一脸疲惫:爸,我回来了!父亲抽出纸巾...
人间情缘丨老姜
在临城老街,他和她相识时,他是小酒馆的“二把刀”。这个人烟酒不沾,不赌不嫖,更别说做出格事了,这么说吧,他没有欲望,打工挣钱盖房子娶媳妇,将来能当个厨子就是他最大的奢望。他相信命,但又不甘心。她是给小酒馆供货的种植户。一来二去两人熟悉了,有...
人间情缘丨找爸
钱老师打来电话,让她或孩子父亲无论如何都要去一趟学校。她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不管什么情况,她都不希望牵扯到孩子爸爸。 她慌里慌张地进了学校,来到钱老师办公室。钱老师给她倒了杯水,示意她坐下,然后指了指桌面,生气地说:“这几本侦探题材的小说,都...
人间情缘丨原来你也在这里
在小表弟的婚礼上遇见她,让苏米觉得很震惊。 转念一想,又觉得天经地义,有什么好震惊的呢?苏米反倒为自己刚才的震惊,震惊了一下。 苏米到现在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她是姨家小表哥的新媳妇,这小表嫂不是明媒正娶的,而是两个人偷偷领了证,木已...
百味人生丨两个爷爷
自打我把那张照片给了爷爷,爷爷就像得了个宝,又像捡了个烫手山芋。 那张照片尺寸挺大,镶嵌在一个做工精美的镜框中。当我把包裹照片的塑料薄膜撕开,冷不丁把照片在爷爷眼前一晃,爷爷竟变得手足无措,一个劲地说:“羞死人了,羞死人了!” 嘴上这么说,...
百味人生丨回家
瞎老更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化工厂的污水池边。化工厂的保安便急忙喊道,大爷,你干什么?大爷,别往前走了,危险啊!瞎老更便嘟哝道,我要回家啊!怎么就不能走了? 瞎老更的家已经被化工厂占去了。本来化工厂离村子有一段距离,可化工厂的规模扩大了,与村...
百味人生丨蟹语者
蟹子正肥时,老麦去市场精挑细选买了三只沉鼓鼓的飞蟹,放在门卫室架起的铝锅里蒸。 三只蟹个头差不多大,其中两只蟹很安分,老老实实赴死,但另一只求生欲却极强,几次三番顶开锅盖,在狭小的门卫室里左突右撞,被逼到角落里时,就支起两只蟹钳,一副要拼命...
军旅生涯丨好钢
李柏安和我是同年兵,同时分在指挥班。他瘦小,白,面容姣好,像个小巧玲珑的女子。如果男扮女装,混迹于女子队伍,他定然娇美不讓巾帼。 但是,他有个毛病,抠! 我们发了津贴,第一件事都是买双黑尼龙丝袜子,将部队发给的浅绿色棉线袜子换下来。至于那种...
思绪飞扬丨你是我璀璨的星光
我是个喜欢做白日梦的人。 高考失利,重点高中的我勉强考了个不入流的二本大学,让父母颜面尽失,更关键的是,郭俊昊拿着北京大学的通知书,亮瞎了一圈人的眼睛。顺便说一句,郭俊昊是我妈闺蜜的儿子,我的暗恋对象。 为了弥补二老,我选了他们喜欢的英文系...
青春花语丨十八语
十八岁,如果没有意外,就会是扎扎实实的高三生活。 兵荒马乱的生活如同尘暴,一天的沙子好不容易会落下。惊心动魄的十八岁青春也从来不敢有多余的奢望。 每年一次的例行分班,已经在时间的洪流里把同桌的概念模糊不清,像逢着韩琪永远解不开的函数题。 韩...
青春花语丨老师有请
我一直弄不明白,学校的老师为什么那么喜欢请我妈到学校来喝茶;这还不算,放学之后,还经常有老师借口家访溜达到我家。 可是,按说老师喜欢我妈,爱屋及乌也应该对我好点啊,咋就那么看不上我呢,整天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的。 有堂体育课,我一手插在裤袋中...
闪小说大赛作品选丨老吴在我家的夜晚
卡车司机暂且叫他老吴吧。 我们在村头大马路上相遇。确切地说是老吴的卡车撞到我的那些慢慢悠悠正在散步的猪。这原本没什么,只要老吴和猪都及时躲避,问题就不大。 可事实上老吴和猪都有点得理不让人和完全不把对方当回事。至少,被老吴前轮别倒的那只猪是...
闪小说大赛作品选丨刺绣人生
院坝边苕花开了,奶奶脸上也笑开了花。她把绣花架子搬到苕花旁,看着花儿飞针走线。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可以爬到奶奶脚边,轻轻抚摸她那双怪怪的小尖脚,奶奶一点儿都觉察不到。 后来,村庄长出了城市,苕花被挤到花盆里。每次回家,我总看见奶奶注视着花盆,...
闪小说大赛作品选丨追赶蝴蝶的人
枫感觉梦有些怪。 周六,枫去找梦,梦反手递给枫一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加班呢,你看书吧。”不再理枫。枫心里不爽,胡乱翻了几页,眼睛涩得难受,不一会儿,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梦推醒枫,秀眉皱得像座山,怎么睡着了? 枫揉揉眼,嘟囔道,这种书谁...
闪小说丨颈椎病
局长老爹死了,丧事从简。 几个朋友实在过意不去,前来吊唁。他怒目圆睁,将其训斥回去。消息传开,人们无不竖起拇指感慨:“真是個好局长,这样的干部太少了。” 不久,廉洁出了名的局长颈椎病犯了,头晕恶心,住进医院。 据说,他连续多天,低头忙着触摸...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小小说月刊·上半月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36.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小小说月刊·上半月

杂志价格:¥3.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小小说月刊·上半月

杂志价格:¥3.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