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读者 (2021年06期) 电子版

类型:半月刊  类别:文摘文萃
《读者》杂志发掘人性中的真、善、美,体现人文关怀。追求高品位、高质量,力求精品,并以其形式和内容的丰富性及多样性,赢得了...     展开
原价:¥4.00   促销价:¥3.6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卷首语丨重瓣水仙
我常去的花店的花贩,一直希望我买一盆重瓣水仙,说是最新的品种。 花贩是一个美丽秀雅的姑娘,她站在花店里就像她所卖的花里面的一朵。这是我的哲学之一:如果一个花販把自己照顾得像花一样细致美丽,那么她卖的花一定不会太坏。 我喜欢向如花的姑娘买花,...
专题丨发往70年前的电报
生命中最后一封电报 1948年12月30日凌晨,就在人们酣然入梦准备迎接新年的时候,在上海一间寓所的阁楼里,借着昏黄微弱的灯光,一双有力的手在电键上快速敲击着。终于,他摘下耳机,长舒一口气。谁知,下一刻,敌人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在1948年...
专题丨我这个人
范用画像(罗雪村绘) 我的一生,说起来很简单。我出生在一个小商人家庭,独生子,十四岁以前娇生惯养,十五岁离家自食其力,十六岁加入中国共产党,一辈子做出版工作,六十四岁退休。 在家里,对我最有影响的两个人,是外婆和父亲。 外婆是个能干的人,遇...
文苑丨艾皮凯克
真是该死,到现在也该有人谈谈我的朋友艾皮凯克的事了。不管怎么说,他花费了纳税人776434927.54元,大家有权了解一下这么一笔巨款是怎么开销的。封·克莱施塔特博士为政府设计艾皮凯克的时候,报纸上曾经大事报道过,可是后来就只字不...
文苑丨白天
孩子小的时候,我教他认字。说到词语“白天”,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想了想,按照他的理解力,我不能告诉他白天就是一段时间,就是黎明到傍晚的距离,就是太阳照耀世界的时候。那些代表白天、具有张力和象征意义的词语,对幼小的人儿来说还如此苍白而无味...
文苑丨寂寞红与伤心碧
《长恨歌》的“落叶满阶红不扫”一句欠通顺,應改为“红叶落满阶不扫”。这样一改,通是通了,仍嫌别扭。原来这是“红叶落满阶”“不见人来扫”两句合并后的省略句。 白居易把“红”挪到后面去,明知这样做欠通顺,还是挪了。他这样做,为了什么?为了使“红...
文苑丨人间有味
总觉得唐人在饮食方面偏于简单。这可能是我的错觉,但不能怪我,责任在唐诗。 读过的唐诗里,关于饮食的诗句,最令我难忘的是杜甫《赠卫八处士》中的一句:“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那是描写他到一个老朋友家受到的招待,那顿饭被大诗人写成了千古美餐:...
文苑丨相信我
就像你一定有过这样的经历:翻看 一本有人说他深受感动的书,或任何一本书, 但你没有状态,看不下去,只感到昏昏欲睡, 但有一天,当你充满生机,充满感觉,充满 爱的力量,你会从同一本书,或任何一本书 读出生命的悲欢,并感到周身灵气流转。 你身外...
文苑丨原谅
即使再暴躁的父親也有温柔的时候,比如在那只运甘蔗的船上时。 这是我们家种了一季的甘蔗。 甘蔗又长又锐利的叶子在我的脸上和胳膊上割了起码一百道伤口。 那一天,装满甘蔗捆的船在河中显得很沉。 我坐在甘蔗堆的堆顶给撑船的父亲指路。父亲把湿漉漉的竹...
文苑丨失踪的夹竹桃
春天开学的时候,我和蓝蓝的革命友谊被她的身高插了一竿子:一个假期下来,她竟然长高好多,像根竹竿一样杵在我面前,于是被老师调到教室最后一排去了。我又遗憾又羡慕地问她,你吃什么了,长那么快?她羞赧地说,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想长这么高。 我相信她说...
文苑丨透过暗蓝色的夜空
〔乌兹别克〕谢尔盖·捷勃戴夫 水彩 孤獨的我 透过暗蓝色的夜空 看见刺眼的电光 闪烁在滚滚乌云的边上。 远处孤独的云杉 挺立在薄雾笼罩的山岗。 顶上透着红色的光, 灰白的烟向树林游荡。 天边明亮, 细雨轻轻地下, 以自己的方式叙说...
人物丨鲁迅的牙齿
提及鲁迅,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他炯炯有神的双眼、倔强的板寸、浓密的胡须,还有他以笔为刃写出来的文字。鲁迅善于说真话,见到不平事也喜欢用文字直抒胸臆,很多人都觉得他是个铁齿铜牙之人。没错,在文学和文化界,鲁迅的确是铁齿铜牙,可在现实生活中...
人物丨抚平萨拉班德的悲伤
马友友 罗斯特罗波维奇 2018年11月11日,在巴黎凯旋门下的“无名烈士墓”旁,举行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100周年的纪念仪式,出生于巴黎的大提琴家马友友现场演奏了巴赫的《无伴奏大提琴组曲》第五号《萨拉班德舞曲》。谈及对这部作品的理解,他面...
杂谈丨力量的来源
最近我看了幾部中国近代早期的科幻小说。 有一本叫作《月球殖民地小说》,发表于1904年,作者叫荒江钓叟。这本小说里出现了很多当时已被发明出来的科技产品,比如电灯、电话、相机。但是很有趣,一旦进入幻想的领域,你就好像在读古代的神怪小说了。 比...
杂谈丨怎样写“穷”
看到一个问题:如何用一句话说明自己穷,但不提“穷”字?最佳答案是:这个瓶子你还要不要了?这个段子使用了一种写作方法,不用形容词来叙述,而用具体的对话和细节来描绘画面,构建出一个场景,读者依此感受你要表达的东西。 还有一个笑话似乎也符合这个主...
杂谈丨得失之间
“你有没有看到有关莫利奈·森儿子的新闻?”一天,母亲面带惊讶地问我。 我看了看报纸。前些天是大导演莫利奈的一周年祭日,他的儿子和儿媳在印度加尔各答开了一次别开生面的展览会。他们请莫利奈的朋友、粉丝和熟人来到现场,让他们任意挑选莫利...
杂谈丨大厂生存百科
大廠(即头部互联网公司)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有些要在其中工作多年才能发现,而有些可能至今还没被发现。 “黑话” 在任何一个拥有共同目标、几万人生活在一起的人类社群(这相当于古雅典的城邦规模)中,都会形成一套特别的语言系统,大厂也不例外。每...
杂谈丨皮克斯讲故事的11条法则
1.切实感受观众想要什么,而不是你想要表达什么。 《恐龙当家》描绘了智力得到充分进化的恐龙和傻乎乎的人类之间的故事。在撰写剧本时,皮克斯放弃了电影里刻画恐龙时一贯的粗糙外表,和充满野性、原始性的特征,而把故事聚焦在了恐龙细腻充沛的感情上,并...
话题丨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病无药可医
对于新药研发,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世界上有那么多病无药可医?药企为什么不去做有针对性的研发? 首先,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新药研发不是在做产品,而是在做科研。 做产品,是在满足需求,比如发烧了需要降温,一条凉毛巾就能满足你的需求。但是做科研,...
话题丨人人都是“赛博格”?
电影《攻壳机动队》剧照 游戏《赛博朋克2077》 近年来,对赛博朋克背景起源和精神内核的探讨慢慢进入人们的视野。 在这之前,“赛博”作为一种潮流风格早已备受追捧。霓虹灯、立体城市、黑客、红蓝色调……这些元素构成了我们对赛博世界的想象。 在未...
话题丨一天工作多长时间才合适
在整個资本主义世界深陷经济大萧条的1930年,经济学家凯恩斯曾预测:到2030年,人类的技术已足够发达,每人每周只需工作15小时就能过上不错的生活。然而到了2021年,很多人每周加班的时间都不止15小时。 究竟一天工作多长时间才合适? 1 ...
人生丨我的父亲
在我小时候,父亲很少和我说话。但他并不是不苟言笑的人,只是他有太多的工作要做、太多的事情要思考,以至在我的童年回忆里,父亲就是一个沉默的背影。这背影对一个孩子来说,充满了威严和距离感。当然有时他也会回头对我笑笑,我那时就会特别开心,觉得自己...
人生丨我还在彩排中
我开车经过阿尔弗雷德王子医院,看见住院部门口站着一个穿着白色病号服的老人。他见了我就挥手,示意我把车开过去。我拐进一段小坡道,里面是一个停车场,稀稀拉拉坐着或站着一些腿脚打着石膏、头上裹着纱布、臂上打着点滴的病人。 老人和周围的几个人挥手告...
人生丨给我妈尝尝
前年春天,父亲住了一段时间医院,回到家后,我问妈:“我能不能出去一段时间?”我妈说:“去吧,肯定没问题。”我打算跟合肥的张亮从定远出发,开车去甘肃拍照。走的时候我跟卧床的父亲辞行,妈帮我喊他:“严明要去甘肃了,过些天就回来!”“哦……”愣了...
人生丨关于善恶,我想告诉你
有人说“人之初,性本善”,也有人说“世间无善人”。我不是学者,关于善恶我无法告诉你绝对的真理是什么,但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恶棍。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你长大以后不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这世界的运行法则中有一个基本原理:在人生的每一个小群体中,无...
人生丨返乡前和离家后的那一刻
我在上海那些年,总是在腊月二十九或三十回家。我爸在火车站接上我,先问:“要不要吃馄饨和汤包?”“要!”一笼汤包,一碗馄饨白汤加辣,吃得嘴都被黏住了。 一进家门,将身上的衣服都换下,家里自有我以前的衣服,换上。这么一来,我妈才满意:仿佛这才是...
人生丨那首歌,那个人
1999年,我在县里上高一。那时,手机还没在校园里流行,大家主要靠电视和收音机获取娱乐信息。我的同桌王静有一台收音机,她总在午休或者晚自习前拿出来听,也时常分一个耳机给我,带我这个只知道闷头学习的书呆子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 那个时候,我尤其...
人生丨惊鸿一梦,逆流而上
《惊·鸿》剧照 你太像你爷爷了 35岁的裘继戎长着一张能让人看到辉煌余影的脸。10岁进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时,老师看着他勾完脸的扮相,会感动得流眼泪。“你太像你爷爷了。” “你太像你爷爷了”,长辈们反反复复跟他讲。爷爷过世得早,裘...
人生丨我在这世上太孤独
李老今年70岁,老伴儿68岁。 退休前,李老夫妇都是省城电子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良好的家庭环境,在培养子女的问题上,充分体现出优势。李老的两个儿子,都考上了北京的大学,一个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一个毕业于清华大学,之后二人继续深造,取得高学历后...
人生丨奶奶的日记本
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在奶奶床头柜第二层抽屉里的一堆针线下,发现了她的日记本。 这是一个从菜市场地摊上买来的劣质横格本。看起来,它既是日记本,也是摘抄本。 从正面翻起,是奶奶平时从电视节目、药店里的免费杂志和我留在家里的书上抄来的,一切她觉得...
人生丨最好的药
怎么也没想到,我接诊的第一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是警车开道送来的。 那是2020年1月15日,在隔离病区待命多时的我接到电话:一个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要转到我们病区来。放下电话,我叮嘱值班的护士做好准备,然后自己穿好防护服到防护楼门...
生活丨早晚一罐茶
在陇东乡下,喝罐罐茶的习俗由来已久。 茶既是解渴饮料,也满含人情和冷暖。你若去乡间走亲戚、串门,即使你有天大的事儿,一进门,主人也会先问你:“熬一罐子?”若是关系好的,主人会从箱底拿出亲戚或者晚辈送的好茶,都是平日里自己舍不得喝的,来了好朋...
生活丨关系剧本
每天我都会收到很多微博私信,网友们会问我很多问题:“我很爱他,但他不爱我怎么办?”“我妈妈不支持我换工作怎么办?”“我的室友特别讨厌,老跟我吵架怎么办?”这些烦恼都有一个核心主题——关系。 人与另一个人产生关系,就好比一棵树立住了,对面又有...
生活丨灰度哲学
非黑即白是典型的二元思维,现实世界其实是介于两者之间的,是灰色的,华为称之为“灰度”。 灰度才是真实存在的。这就不难理解华为为什么要反对一分为二,而倡导一分为三了,因为这个“三”就是灰度。去掉绝对的黑和绝对的白这两个根本不存在的极端状态,“...
生活丨“猝死” 急救指南
近年来,“猝死”一词频繁地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 《中国急救医学》2020年刊发的一份报告显示,猝死的首要原因是心源性猝死,而国家心血管病中心引用2009年的研究数据指出,每年,中国心源性猝死总人数估计达54.4万,为世界之首。更为要命的是,...
文明丨大侠怎么赚钱
许多看武侠小说的朋友心里都有这么一个疑问:江湖中那些帮派,哪里来的收入,居然可以养活那么多不事生产的闲人?其实,古代那些帮派,其经济收入来源之多样化,资产之雄厚,完全超出人们的想象。 江湖中的很多帮派,并不仅仅是武术共同体,更是一个个经济实...
文明丨小红升职记
在《红楼梦》里,小红是一个很特殊的人物。整部书中,作者用心完整写到事业沉浮、心事起落,甚至爱情姻缘的,贾府上下的丫鬟里没几人,小红算一个。 初入职场的小红,有点儿出师不利。在抄检大观园之前,一向其乐融融的怡红院,到了小红这里,却是个“风刀霜...
文明丨妙不可言的雅称
委婉含蓄 古有言:“雅之为言正也。”(《风俗通·声音》) 雅称,本是“官方称呼”“通用称呼”的意思——“雅”,是当时朝廷官吏和公卿大夫们所推崇的规范样式,也是朝廷大力推广的“标准”样式——却因公卿士族在言行举止中强调举止有礼、言辞...
悦读丨言论
普通人点亮的火花或许微小,但每个人的奋力一跃,构成了我们抵御阴霾、照亮前路的集体性力量。 ——致2020年 一些人随身带着“焚尸炉”,看到和自己不一样的人,就想把他们扔进去烧掉。我们读书的目的,就是要把那座“焚尸炉”扔掉。 ——出版人张立宪...
悦读丨幽默与漫画
搭車 朋友刚拿到驾照,今天非要开车送我回家。 好不容易开到我家楼下,她说:“起步太难,我就不停车了。我开慢点,你跳下去,然后跑两步帮我把车门关上。” 反应速度 今天和老婆一起去理发,发型师问我要不要办卡,还说我长得像年轻时的布拉德·...
悦读丨为什么广告中经常出现猫
为什么广告中经常出现猫?这不算一个太难回答的问题。 广告的目的是吸引人的注意力然后宣传商品,而猫是最受人类喜爱的宠物之一,不论男女老少,走过路过都很难不瞥上一眼。 但猫在各式广告中的形象,乃至地位又是截然不同的。它们可以充当主角、配角,有时...
意林丨笑而前行
王阳明在其《传习录》中写道:“自家痛痒,自家须会知得,自家须会搔摩得。” 老子也说过:“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 自家痛痒自家知得,这叫“自知者明”。 自家痛痒自家搔摩得,这叫“自胜者强”。 有人曾问弘一法师:“你是如何...
意林丨伏尔泰
伏爾泰的小说《老实人》里,老实人问无所不知的学者玛丁: “为什么要有这个世界?” 学者回答说: “为了气死我们。” (若 子摘自商务印书馆《梵高的咖啡馆》一书)...
意林丨本来
古希腊斯多葛学派哲学家埃皮克提图,出生于奴隶之家,后居罗马,不久被驱逐,在其出生地希腊终了余生。 埃皮克提图在被放逐途中,悟出一个道理,介绍如下: 我们见到某个人,通常会发生两件事:要么和这个人成为朋友,要么试图让这个人接受我们的信仰。正如...
意林丨遗愿
皇帝临终之际把一位将军叫到身前,说了三个遗愿:第一,他的棺椁由帝国当时医术最高明的医生來抬;第二,送葬队伍所经之处,遍撒金银财宝;第三,把他的双手放在棺外,让所有的路人都看到。 将军听完疑惑不解,皇帝解释说: “让医术精湛的医生抬棺,是让大...
点滴丨蛙事
在賀州乡下人家院里,我见墙边放着数个带孔的陶罐,陶罐里养着蛙,问其缘故,回答是防贼的。 先是不解,蓦地明白,拍手叫好。一般防贼都是养狗,狗多是在打盹儿,要是有贼,它就扑着叫;而蛙平常爱说话,贼一来,却噤声了。 (池塘柳摘自《甘肃日报》202...
点滴丨长期主义
对“长期”这个词,不同年龄的人的理解特别不一样。比如说,对婴儿来说,长期可能是不到一小时;儿童的长期可能是一天;少年的长期是几个月;青年的长期是三五年;我61岁,我的长期是20年以上。我20多岁的时候,别人跟我说“这个事儿30年不变”,我老...
点滴丨此方停云和那方停云
译事甚难。 在优胜美地的山头上看远方山景,景物说明牌上注明最高的那座峰头叫半穹山(half dome),半穹山后面的则叫clouds rest,我一见,不免兴奋:“呀!这就是陶渊明的停云嘛!” 然而,它显然不是陶渊明的停云。简单地说,它只指...
点滴丨扎德的土地
在去往扎德的路上,一個旅行者遇到一个住在附近村子里的人。旅行者用手指着一大片田野,问那人:“这片土地是国王阿赫兰姆打败敌人的古战场吗?”那人回答道:“从未有过战场。这片土地上曾矗立着伟大的扎德城,而那座城市已经被烧成灰了。不过,现在这里是一...
点滴丨古诗里的打工人
在古诗中,处处充满了打工人的兴、观、群、怨。 “忽怜长街负重民,筋骸长彀十石弩。半衲遮背是生涯,以力受金饱儿女。”(张耒《劳歌》)现在,顶烈日冒风雨的外卖小哥、快递骑手,哪一个不是如此呢? “筋力年年减,风光日日新。退衙归逼夜,拜表出侵晨。...
点滴丨“永恒悲哀”和“片时欢愉”
一天晚上,艺术家突然产生了要塑造“片时欢愉”雕像的欲望。于是他便去世上找青铜,因为他只能用青铜来思考。 可是全世界所有的青铜都消失了,在这世上的任何地方都找不到青铜,只有塑“永恒悲哀”雕像的那些青铜。 这尊雕像是艺术家早先亲手塑造,安放在一...
互动丨“《读者》光明行动”(90)
长相清秀的晓婷今年10岁,在2020年9月“《读者》光明行动”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专项义诊中,她被确诊患有弱视,双眼裸眼视力仅为0.12/0.6。 晓婷家有6口人,奶奶、爸爸、妈妈、哥哥和妹妹。晓婷的哥哥正在读高中,妹妹刚满5岁。为了供养3个...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读者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86.4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读者

杂志价格:¥3.6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读者

杂志价格:¥3.6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