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经典美文

文苑·经典美文 (2019年05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文苑》杂志秉承“文字感动生活”的编辑理念,用精美的文字与读者同行,唯美、精彩、清新、智慧,发人深省,感人至深,充满生活...     展开
原价:¥8.00   促销价:¥4.89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如初见丨爱和时间
大海的中间有一个小岛,人类所有的情感都居住在那里。幸福、悲伤、快乐、知识、满足、仇恨……以及其他所有一切。自然,也包括爱。 有一天,大海上乌云密布,眼看就要来大海啸了,小岛将会被海水淹没。所有的情感都开始各自乘船离开小岛,除了爱,因为他把自...
晨读本丨无关
一夕,众人聚会,忽然谈及一件事,有的人说关我事,有的人说不关我事,叫我过去问,究竟关不关我事。当时福至心灵,大声说:“关我事不关我事,都不关我事。”闻者要定一定神,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都觉得有一定的道理。 能够真正地践行这句话,也不是容易的...
晨读本丨茶经·一
茶者,南方之嘉木也。一尺、二尺乃至数十尺;其巴山峡川有两人合抱者,伐而掇之。 其树如瓜芦,叶如栀子,花如白蔷薇,实如栟榈,蒂如丁香,根如胡桃 。 其字,或从草,或从木,或草木并 。 其名,一曰茶,二曰槚,三曰蔎,四曰茗,五曰荈 。 其地,上...
晨读本丨一只鸟又飞走了
儿子小时候,每次吵闹,我就拿起电话筒拨“一一七”给他听,“一一七”是报时台,会不断播报时间,每十秒一次。儿子的好奇心很强,一听报时台就停止哭闹了。 很久以后,有一次他听报时台,满脸疑惑地问我:“为什么电话里的鸟都飞来飞去,有时候多一只鸟,有...
晨读本丨星
满天的星, 颗颗说是永远的春花。 东墙上海棠花影, 簇簇说是永远的秋月。 清晨醒来是冬夜梦中的事了。 昨夜夜半的星, 清洁真如明丽的网, 疏而不失, 春花秋月也都是的, 子非魚安知鱼。...
晨读本丨地气
所谓地气,其实就是你的乡村,你的故土,是那些庄稼,那些草木,是生你养你的父老乡亲。地气就是你对故土的感念,对家乡的认识,说白了,地气其实就是你的底气,是你生命的基础。你有着最扎实、最本质、最朴素的基础,你就有了活着的底气,否则你就是一叶浮萍...
万物生丨太阳神
以前我只知道向日葵,現在才知道几乎所有的树都是向日树,所有的草都是向日草,所有的花都是向日花。 我家种的美人蕉和铁树,长着长着都向一旁倾斜而去,原因不是别的,是头上盖有其他树冠,如果它们不扭头折腰另谋出路,就会失去日照。我家林子里的很多梓树...
万物生丨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記得看中央二套的某一期《对话》,那一期节目请到了两位知名大导演——卡梅隆和张艺谋。在节目中,主持人陈伟鸿向两位导演提出了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问题,他说:“两位导演,你们都是代表中西方导演界的精英,我能代表网友问你们一个问题吗?”他这个问法非常...
万物生丨褚时健的“精神遗产”
2019年3月5日下午,曾经的“中国烟草大王”、云南冰糖橙品牌“褚橙”创始人褚时健,在云南玉溪逝世,享年91岁。褚时健的传奇一生,相信绝大多数人都有所耳闻。 他30岁时,被打成右派,下放红光农场改造; 51岁时,接手表面风光,背后却隐忧重重...
万物生丨有雁飞过
一抬头,看见大雁在空中飞翔。 小时,听见大雁的叫声,祖父便对我说:别抬头。 可是,我往往难以抵挡大雁的诱惑。祖父不在身边时,我就止不住地仰天拉长脖颈。 北方的领空,被大雁视为理想的征途。 据说,对自然之美极为敏感的但丁常登高近距离地仰视大雁...
笔生花丨外婆的园子
本期客座主编: 谭旭东,湖南省安仁县人。文学博士,艺术学博士后。主要研究方向为儿童文学、童书出版与创意写作。现为上海大学文学院中文系创意写作学科教授,博士生导师。安徽大学讲席教授,广东财经大学客座教授。 200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已出版诗...
笔生花丨安静的小街
这条小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偶然有一辆汽车驶过,很快就恢复了原有的安静,小街上又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非常喜欢在这条小街上散步。对比纽约的喧哗和杂音,这儿似乎是另一个美国。小区的人们似乎都去工作了,空荡荡的街道和两旁的花草树丛,成了我踯躅的伴侣,...
笔生花丨想念虫子
☆虫子 假如没有虫子,园子就显得太寂寞了。风滑过枝叶的声音,起初是动听的,像流行音乐,听久了就有点腻烦了。虫子的藏身处我永远也找不到,它们悄没声儿地在花草灌木之间飞过来爬过去,不时的制造一点声响,这园子里面就隐藏了另外的生機。 蝉的合唱收场...
笔生花丨父狼
国有林驻守在田野的尽头,直竖着耳朵。田野在观望,森林在倾听。在田野的另一头,依傍着波尼科夫卡村。村子就像位老妇人,坐在那里,把在田野里看到的,在林子里听到的,以及她自以为看到或听闻的一切,一股脑儿都捡拾进口袋里。 林子的边角,田野的零碎,给...
锦年华丨抵达对恋爱友好的城市
晚上9点多,走在厦门的大街上,一对又一对情侣从我身边擦肩而过。 我从马路换到海边,情侣更多了,沙滩边有男生高高抱起女生,欢欣的尖叫声刚刚蔓延出来,又被一阵阵的海浪声盖过。另一对情侣,正在一个关东煮摊子上吃东西,女生点了两串丸子,男生识趣地站...
锦年华丨都怪水牛啦
我们坐在庙口榕树下的冰店,等待冰块从制冰厂运来。除了村民,还出现了一头牛。据主人阿旺伯的说法,牛中暑了,想给它吃碎冰。可是冰块一直没来,趁着空档,我们拿出了成绩单比较。 说实话,乡下小孩很少把成绩挂在嘴上。我们常比的不过是谁的眼睛锐利,能找...
锦年华丨猎人笔记
我给你们讲个故事,是我亲身经历的,那时我10岁。 那是个夏天,当时我跟父亲住在南俄罗斯的一个田庄里。田庄周围好几里都是草原。附近没有树林也没有河,只有一些不深的冲沟长满灌木,像绿色的长蛇一样在各处切断平坦的草原。在有些地方,如陡坡下面,可以...
全世爱丨给“叶沙队”的一封信
叶沙(“叶沙”并不是一个真实的名字,它是器官中心为那个捐献多个器官的16岁男孩取的化名。因为在器官捐献、移植过程中,捐献者、受捐献者须遵循“双盲原则”,互不知晓对方信息。这样既可以减少器官买卖行为的概率,又可以避免捐、受双方受到不必要的压力...
全世爱丨一个字的故乡
故鄉是一篇干脆的散文。她干脆得令人惊叹,常常是在故乡拔节的季节里,一个字一个字地蹦出来。 故乡里最长最长的一个字是等,最深最深的一个字也是等。 等太阳爬上树梢,等月亮落到水里。等油菜开了花,等稻子抽了穗。等黑发染成白发,等背脊弯成弓犁。 你...
全世爱丨一切开始时的美妙
对阿达来说,有一些声音值得特别去注意。比如音乐会开始前的那一刻,各种乐器调完音发出的声音;风刚起时树叶沙沙的声音;还有把收拾好的咖啡杯放到咖啡机上时叮叮当当的声音…… 阿达知道,有一些事情,在开始时会发出声音。当她听到这些声音时,会停下来静...
全世爱丨鸡犬傍谁家
回家的鸡 我和鸡一直不怎么亲热。多少年,我只是吃鸡的肉,拔了鸡的毛做成毽子。我替生活打工,鸡是生活递给我的一种食物或者玩具。 我是故乡的候鸟,一年回去一次。乡情的大树,也的确结满了香甜的果实。去年的那只狗,在原处等着我。去年的那只猫,还跑来...
想象力丨月夜和眼镜
村镇、田野、到处都掩映着树木的绿叶。 这是一个寂静的、月光如洗的夜晚,在静悄悄的街的尽头,住着一位老奶奶,此刻正独自坐在窗下做着针线活。 油灯的光亮平静地照射着屋子。老奶奶已经上了年纪,眼睛发花,总也不能把线穿进针眼。她一次又一次地借着灯光...
想象力丨读梦
女孩把第一个古老的梦放在桌面的时候,我一时未能认出这便是所谓的古梦。我目不转睛地注视良久,然后抬起脸,望着站在身旁的女孩。她一言不发,只顾俯视桌面上的古梦。我觉得这物体不大符合“古梦”这个名称。我从“古梦”这一字眼的韵味中联想到的是古书,或...
美如画丨千金一朵买姚黄
天下牡丹,洛阳姚黄,姚黄之贵,重在其色。 那黄是天然沁出来的一段风流,正如不朽的音乐是从心底发出。那黄浸透了忧郁与明媚,轻亮与厚重,缓缓释放着太平之美,尤其暗处观之,那一团金黄更是端庄无比,光明祥瑞,竟无一物可独自比拟。 先以为是月,清澈的...
美如画丨大地上的标识
红橙黄绿青蓝紫,七色调出我们多彩缤纷的世界:天空瓦蓝,美人蕉嫣红,禾苗青绿,油茶花纯白……原色红和黄的叠加即是橙。七色中,橙色是唯一以水果橙子的名字命名的。橙是味蕾上的乡野故土。 我的家人吃水果的口味颇杂,唯一一种共同喜爱吃的,便是赣南脐橙...
美如画丨呼伦贝尔银色的春天
三月,朋友从波光潋滟的南方来。降落在呼伦贝尔大地,他不由一脸惊讶——这不是回到了冬天吗?的确,这里看不到绿色,积雪一如冬季覆盖在无垠的草原上,马群的后面冰碴和霜花飞扬而起……我告诉他,这里的春天在银装素裹中。 呼伦贝尔位于祖国版图的“鸡冠”...
美如画丨松
故乡松多,绵延不知几万万棵,多是马尾松与罗汉松。马尾松松针像马尾,罗汉松之名不知从何而来,大概是松果颇似披着袈裟的罗汉。 以罗汉为名的风物,我熟悉的还有罗汉果、罗汉豆。罗汉果入药,味甘性凉。罗汉豆入馔极清爽,或炒或蒸,烧汤亦可,色味双绝。罗...
美如画丨名家笔下的汪星人
第一只:翠翠的黄狗 推荐作品:沈从文《边城》 黄狗坐在船头,每当船拢岸时必先跳上岸边去衔绳头,引起每个过渡人的兴味。有些过渡乡下人也携了狗上城,照例如俗话说的,“狗离不得屋”,一离了自己的家,即或傍着主人,也变得非常老实了。到过渡时,翠翠的...
美如画丨冬虫夏草
青藏高原海拔数千米以上,昆虫成千上万。偏偏就有一种昆虫,它没有蝴蝶的花艳,也没有瓢虫般耀眼。它酷似败叶,却在枯叶上产卵,然后孵化,掉在地上,钻入高原肥沃的土层之中,历经数年,小虫变成大虫,结茧成蛹,化蛹成蛾。 高原不缺菌,菌类成熟分裂,形成...
倾阅读丨繁星
在吕贝龙山上看守羊群的那些日子里,我常常一连好几个星期一个人也看不到,孤单地和我的狗拉布里,还有那些羔羊待在牧场里。有时,于尔山上那个隐士为了采集药草也从这里经过,有时,也可以看到几张皮埃蒙山区煤矿工人黝黑的面孔;但是,他们都是一些天真淳朴...
倾阅读丨《朗读者Ⅱ》的序言
序言一 :铁凝 这段时间,身边许多朋友都在谈论《朗读者》。他们中有些是文学界的同行,但大多数从事的工作与文学并无直接关联。他们有着各自不同,甚至罕有交集的身份,然而当谈论《朗读者》、谈论节目里那些经典篇章的时候,他们的眼睛里流露着相同的情感...
倾阅读丨蜀道难(节选)
李白在我的心目中,不是一段历史,不是一个人名——甚至不是一个诗人。李白在我的生命中,是一种蓬勃的诗意——那生长于乡土,又指向远方的情绪…… 眼前仿佛谁走来,素衣翩翩、气宇不凡。黄昏里启窗,对一轮明月发呆;黎明登临扁舟,早上还在白帝城,傍晚就...
倾阅读丨名曰史湘云
黛玉之灵窍、宝钗之仙姿、妙玉之洁傲、探春之孤独、迎春之木讷、惜春之孤僻。论其仙姿,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论其诗才,柳絮才高,点石成金。然有一女,其美与众不同,温柔中不乏爽朗之气质,细腻中又偏带豪迈,似江中流水涓涓而开阔,如天上白云脉脉而飘逸。...
倾阅读丨一棵苏州的树
陆文夫先生如果还在世,今年已经91岁高龄。 1998年春,南京一家杂志社举办作者笔会,我受邀前往苏州出席。笔会第二天,陆先生邀我们到他开的老苏州茶酒楼小坐。我们到时,先生已经候在那里。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陆文夫先生。他瘦骨峥嵘的脸上,一双眼睛...
倾阅读丨春池洗砚
向一位篆刻名家求了一枚闲章:春池洗砚。朋友见了就问,此句何来?我说,与苏东坡有点关系。 前不久在眉山三苏祠转悠,见苏东坡书房“快雨亭”外有一环形小水池,是苏轼清洗砚台的地方。因为池水呈乌黑色,当地老百姓叫墨池。水其实是清的,因为地处僻静的角...
倾阅读丨深入水下世界自然遗产
☆美丽的珊瑚礁群 世界上最大最长的珊瑚礁群Great Barrier Reef蜿蜒于澳洲的东北海岸,巴布亚湾与南回归线之间的热带海域,太平洋珊瑚海西部。北面从托雷斯海峡起,向南直到弗雷泽岛附近,全长2011公里,最宽处达161公里。大堡礁由...
倾阅读丨烫的颜色
宋人林洪在《山家清供》里说,大雪天,他去武夷山拜访止止师,逮肥兔一只,将野兔肉切成薄片,在锅中涮,这恐怕是随笔所记录的几个最早吃火锅的人了。 吃火锅,涮肉,最大的阻碍就是烫,还要蘸佐料。食者爱不释口,烫却是口中打着旋儿,真是又麻又辣又烫,欲...
倾阅读丨书信里的契诃夫
契诃夫一生著有四千多封书信,被誉为“19世纪俄罗斯文学奇观”。 契诃夫研究专家、著名翻译家童道明先生甄选出契诃夫最具趣味及阅读价值的两百多封书信,包括契诃夫与俄罗斯文艺界巨擘托尔斯泰、高尔基、柴可夫斯基、蒲宁等的交往,罕见的写给妻子克尼碧尔...
倾阅读丨寄蝶
我第一次看见大白斑蝶,并不是在野外,而是在温室之中。 温室以白色细网围成,两边是不锈钢角架,分高低两层,用来摆放马缨丹、大红仙丹、繁星花等蜜源植物。网室顶以一支黄白色的太阳灯,一支蓝紫色的植物培养灯规律地穿插着,以提供各层色温。里头放了十余...
倾阅读丨韦应物在写诗
秋夜寄丘二十二员外 唐·韦应物 怀君属秋夜,散步咏凉天。 山空松子落,幽人应未眠。 有的诗像鲜榨橙汁,“锦江近西烟水绿,新雨山头荔枝熟”,甜蜜适口,鲜亮清新,但喝过也就喝过了,只那一刹的滋味;有的诗像提拉米苏,“隔座送钩春酒暖,分...
星星诗丨最后一课
那时的春天稠密,难以搅动 野油菜花,翻山越嶺 蜜蜂嗡嗡的甜,挂在明亮的视觉里 一十三省孤独的小水电站,都在发电 而她,依然没来 你抱着村部黑色的摇把电话 嘴唇发紫,簌簌直抖 你现在的样子,比五十年代要瘦削得多了 仍旧是蓝卡基布中山装 梳分头...
星星诗丨花事
春阳暖起的日子 我還躺在梅的暗香 琢磨去冬的雪花之所以看不见 是不是投胎做了春天的桃花 我也怀疑冬天的真实存在 那些温暖阳光抵抗的寒冷 只是踏雪寻梅的特殊表现方式 像西门望雨的相思 在痛中不喊痛 只有春风知道 破土的嫩芽知道 有多少梅花在雪...
星星诗丨歌唱自己的草原
云朵中的绿松石 波光中的黄金与白银 水晶脑袋的神灵坐在银杉中间 它们闪闪发光就是歌唱 歌唱瓦切草原、其钦洼草原 鹿群饮水,吃草 在天下众水的故土 羚羊在四时不断的花香中奔跑 天啊,赐给我们的正午尽善尽美 赐给我们双眼皮毛漾动的动物 犄角優美...
写作课丨高考前,就如何写好作文说说
东北人就是要写出黑土地味儿,上海人就是要写出黄浦江味儿,北京人就是要写出豆腐脑炸酱面味儿,山东人就要写出浓浓的煎饼卷大葱味儿!这就是文体区别,就是文体意识。 为数不可能少的国人很快就要迎来一个“节日”,一个比春节、比国庆长假不知重要多少倍的...
读书会丨一个人的苦行苦修
5月 经典读书会 推荐书目 《悲惨世界》 《悲惨世界》讲述了一名苦役犯——冉·阿让的一生。冉·阿让为饥饿所困,因偷了一块面包而入狱。19年后他刑满释放,借住在米里哀主教家。主教通过一套银餐具、一对银烛台救赎了他沉沦的灵魂...
读书会丨阅读照亮现实
《悲惨世界》最常被谈及的情节一般都是米里哀主教送冉·阿让银烛台的这一幕,探讨人道主义精神。然而我更喜欢书中关于冉·阿让晚年内心深沉细腻的孤独这一段描写:他慢慢地把十年前珂赛特离开孟费郿时穿的衣服拿出来;先取出黑色小衣服,...
读书会丨“悲惨”的沉思
“悲慘”是多么沉重的一个字眼,我常常把它和贫穷、疾病联系起来,并且潜意识中会联想到生命的短促和有限性。直到读了雨果的《悲惨世界》,我才发觉,以前对于这个命题的理解,其实只限于对生命个体意识的解读,是有些狭隘、缺乏深度、不具广度的。因为真正“...
读书会丨神奇的左手
谈到雨果,我想起当年读雨果的《悲惨世界》第二卷《滑铁卢》时,有几句写景的文字给我的印象十分深刻:“门前草地上,倒着三把钉耙,五月的野花在耙齿间随意地开着。” 我当时就想,这不是作家而是一种画家的思维。这种例子在雨果的作品里还有一些。雨果哪来...
先生说丨读四首诗,解码唐朝真实历史
唐代是诗歌发展的黄金时期,这些诗篇包含着丰富的历史、社会、文化信息。我想通过几首具有典型意义的唐诗来给大家分析一下诗歌到底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从《汴河怀古》看隋炀帝千秋功过 皮日休的《汴河怀古》写道:“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若无...
先生说丨“自负其能”的《画鸡》
画鸡 明·唐寅 头上红冠不用裁,满身雪白走将来。 平生不敢轻言语,一叫千门万户开。 《画鸡》是明代画家、诗人唐寅(1470—1523)为自己的画作题写的一首七言绝句。全诗有人物画的艳丽清雅,有写意画的意趣秀逸,还有书法艺术的峭俊洒...
上镜吧丨茗香悠悠
近日天气渐寒,纵然身畔灯火暖融,榻上被窝安适,总觉几分怅然。伏案赶着迫近期限的工作,忽觉口干舌燥,信手抓起桌上的一袋茶叶,丢了几片,接了一杯沸水,也顾不得烫当即啜饮起来。 我喝茶的习惯,最初得自父亲的真传。父亲常工作至深夜,茶是必不可少的“...
上镜吧丨最是乡梦留不住
思念故土的滋味,大约只有离开过故乡的人才能真切懂得。 一群来自天南海北的女孩子聚在寝室里谈天说地,不知是谁小声地说了一句,“我想回家了,我想我的嘉峪关”。突然喧闹的声音就消失了,大家都沉默着不说话,透过昏黄的灯光,我分明看到有人的眼圈红了。...
上镜吧丨亭
我是在金莊的村亭下长起来的。 金庄有两座亭。一个叫金冠亭,随了金庄姓。村人都金冠金冠地叫,外来的人听不懂,以为是在唤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另一个是廊亭,漆红的柱,金黄的顶,是人人熟悉的无名氏。金庄人都叫它亭子,可我更喜欢叫它红亭,唇红齿白,像...
互动吧丨加油吧,高考;奔跑吧,少年
@一地金啊: 在朋友圈看到高中老師发状态,才知道今天是距离高考一百天的日子。现在回想起来还挺逗的,那时我们班的口号是——奋斗一年,幸福一生。每天跑完操回到教室,大家就被班长领着喊三遍这八个字。人被逼急了的时候,什么都能做出来,当然除了数学题...
互动吧丨许我一个十二年,为你留住一个永远
在这个信息化的时代,《文苑》编辑部一直还保留着最原始也是最温暖的与读者互动的方式——写信。先来给大家看看我们收到的各种美丽的信件~ 有一天,编辑部收到一封很特别的来信,小编看过以后沉默了很久,心中似有一泓泉水慢慢渗出,清冽、甘甜。原来,是你...
互动吧丨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
移舟去。未成新句。一砚梨花雨。 ——周晋《点绛唇·访牟存叟南漪钓隐》 梦回人远许多愁,只在梨花风雨处。 ——辛弃疾《玉楼春·风前欲劝春光住》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白居易《长恨歌》 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文苑·经典美文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58.68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文苑·经典美文

杂志价格:¥4.8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文苑·经典美文

杂志价格:¥4.8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