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经典美文

文苑·经典美文 (2016年12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文苑》杂志秉承“文字感动生活”的编辑理念,用精美的文字与读者同行,唯美、精彩、清新、智慧,发人深省,感人至深,充满生活...     展开
原价:¥8.00   促销价:¥4.89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如初见丨我爱你,口难开
在书上看到这样一段话,着实触动了我的心: 说“我爱你”,是说“我想和你在一起,当你不在我身边,我会不幸福,我想念你”。 说“我爱你”,是说“当我看着你,有些东西在我心里变得柔软,我想紧紧拥抱你”。 说“我爱你”,是说“当我们相爱时,我变成了...
晨读本丨谦卑的心
上学途中必定经过拉莫奈广场,在广场的角落经常有一位老太太摆个小摊子卖花。 有一个春天的早上,天气好冷,行人不多,她的摊子上已摆满了黄水仙,嫩黄的花瓣上水珠晶莹,在朝阳下形成一种难耐的诱惑。我停下来向她买了一束,她为我小心地包扎起来,然后,在...
晨读本丨生命的馅
在面包店,我为了买奶酥面包或花生面包而迟疑半天,因为两种我都爱吃,但一天只能吃一种。 后来我买了奶酥面包,是不得不作的选择。 排队结账的时候,我想到,买面包时的迟疑就像人生里的每一个选择一样: 我们要买一条吐司容易,但选择面包的馅儿就难;我...
晨读本丨愉悦地等待
等待,是一种选择。 然而,我是一个很不喜欢等待的人。不喜欢事情暧昧不明,不喜欢没有个水落石出。但是渐渐地,我发现了,等待可以是很美丽的。 我向现状臣服,学习愉悦地等待。最后,“等待”蜕变成为“存在”—— 一种状态。我带着好奇,静观其变。正是...
晨读本丨有温度的人
家里几盆花都该换大点的花盆了,就跟朋友开车来到郊区的花圃。正在修剪花木的花匠抬头以满脸微笑向我们打招呼,还没开言动语先是一脸喜相,看样子很是随和。他衣着洁净,皮鞋锃亮。 朋友直言道:“你不像个花匠。” 花匠显得很有兴趣,反问道:“花匠应该是...
晨读本丨一个人的许愿本
我有一个黑色硬壳的笔记本。这么多年,我生活里的东西一直在缓慢却不停歇地改变着,新生不断地覆盖旧线索,很多记忆渐渐无迹可寻,只有这个本子一直留在身边。 在那上面,记录着我许多琐碎的心愿:一株白木香、一块想象中的手表、写一本怎样的书、看海、初夏...
专栏丨年轻的你,不必急着精致
我是个活得特别“糙”的人,所以对那些只属于女性的精致的技巧,有着天生的崇拜感。 真正让我放下对温香软玉式精致生活的向往的,是一个比我更粗糙、更原生态的姑娘。她是生物科学院的学生,装束基本4年没变,牛仔裤加随便一件合适的上衣,冬天棉裤棉鞋裹成...
专栏丨牵手往事
哥哥家的大女儿佳佳前天晚上给我打电话哭诉说,她妈妈老思想,太封建,她不过是和一个男孩子肩并肩合拍了一张照片,就被我嫂子说成是早恋。这也就算了,她居然还要把男孩子的父母约出来。佳佳在电话里哭着跟我说:小远姑姑,你说我妈是不是太过分了,我和他真...
专栏丨素手把芙蓉
去山东微山湖,看荷花。在湖心岛上,等回程的船,却见身边一位姑娘,手捧一束红荷,静静立在柳荫下。 别人在渡口边买成把的莲蓬,剥开来吃;她没有,她只抱花在怀,宛如仙子。 我记得有一幅油画:碧绿的草坪,远处山峦隐约起伏,着粉色长裙的女子迎面走来,...
专栏丨心里有灯,前方有路
夜深露重,小鲸,我在午夜的台灯下想起你,你那张还如幼童的面颊在灯光下渐次清晰。 我们初相见,是在一个黄昏。在西南大学边上的梁实秋故居,庞大的鸽群在空中回旋,我坐在雅舍前的藤椅上,你站在我身后,我们一起望着梁先生的铜像,仿佛从铜像的头顶可以望...
笔生花丨在阿敦乌拉的天上
草原上真的有那座山,但是山的名字我不能告诉你。阿敦乌拉是我在写作时给那座山起的名字,用汉语翻译过来就是马群般的山。我在山上遇到一个蒙古族老哥哥,我们就叫他孟和沙吧,这个名字用汉语翻译过来是永恒的意思,他的真名我也不能告诉你。一切都因为这个时...
笔生花丨迷失维也纳
艾平 陈丹燕是当代都市文化的代言人,她也是中国作家中第一个走出国门的背包客,从1990年至今,这些文字是一位痴迷行走的作家呈现给读者的真正的旅行文学。 每次去维也纳,那里总下雨。 雨水从咖啡馆露天座翻起的椅背上滴落下来。下午时分,咖啡馆里常...
笔生花丨最美的文字值得背三遍
艾平 重要的话说三遍,最美的文字也一定值得背三遍,我非常赞同叶倾城的这个观点,美丽的文字经时间的考验得以留存下来,值得我们反复品读。 我玩游戏《2048》入了迷,玩到4096之后,无论如何攻不下8192。我死活停不了手,挥着拳头呐喊:不破楼...
笔生花丨盼雪
艾平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大自然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它令每个时节都有独特的表达方式,就如冬天,飘飘洒洒的雪花就是最好的名片,若是一个无雪的冬天,那该有多单调啊。 一个无雪的冬天,会令人感到尴尬。...
笔生花丨那些被偷偷藏起来的美好
艾平 我们总是活在一些极致的情绪里,非常自我,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太阳升起的瞬间,对于昨天来说,就已是永远。 那一天半夜才到家里,不想开灯,点上了一盏蜡烛,房间有台老式的唱片机,从抽屉里翻出了一张老旧的唱片,蓝调的音乐优雅地倾泻在房间角落里,...
笔生花丨你不是无可替代的
艾平 酒是陈的好,书是古典名著好。不读名著就像吃了一辈子饭,却没有吃过精美大餐一样,令人遗憾。作者研读《红楼梦》,从中读出了人心,读出了人性,可见腹有诗书气自华,说得一点儿也不假。 少时读《红楼梦》,最伤感的不是林黛玉焚稿断痴情,而是看到黛...
么么哒丨常被请到餐桌上的王爱萍
高三那年,小乔吃过200多顿“炒王爱萍”。 王爱萍是小乔的数学老师,40多岁的年纪,看起来也就30岁出头,身材苗条,常穿雪纺连衣裙,显得腰肢不盈一握,两只大眼睛水汪汪的,不开口的时候,嘴角总带着一丝温柔。 可惜,小乔从来没见识过这份温柔。 ...
么么哒丨夜空中最亮的星,请指引我靠近你
周一6:50,首班公交车沐浴着晨光开过来的时候,公交站已经零星站着学生和上班族。关筱夏透过人群的罅隙往左边看,没发现他的身影。 等到自己磨蹭到最后,快要踏上公交车时,最后一眼瞅过去,远远地看见宋嘉木骑车飞扬的身影。他照例把书包斜挂在前面,很...
么么哒丨爱你爱到没有了自己
饭桌上,儿子用筷子挑选碟中的菜。 “太没礼貌了,不是说不可以这样挑菜吗?你忘记了?” “在家里我才会这样,在外面我不会。” “就是怕你习惯了,在外面依旧这样,那就太没家教了。”我在小事上非常执着。 儿子正步入要证明自己长大、有独立思想的阶段...
么么哒丨梅雨季不曾遗忘你
离家的那天夜里,下着淅淅沥沥的雨。 外祖母陪我在路边等车的时候,塞给我一包她爱吃的糖果。其实,我不爱吃糖,并非因为坏掉的牙齿,更多的是因为不喜欢甜腻的口感,可我还是笑着收下了。因为如果有人把她认为最好的东西给你,那便是真的爱你,尽管并不喜欢...
么么哒丨寂寞式好朋友
肥明很胖,大多数人不记得他的名字。 肥明15岁那一年,刚好是他们初中三十周年校庆,每个班级都要上台大合唱,为让队伍看上去干净整齐,班主任勒令全班女生把头发剪到齐耳。 肥明喜欢她们长头发的样子,尤其喜欢的,还是慕言的头发。那样好看的泼墨似的头...
么么哒丨跑龙套收获的爱情
当我还是个小女孩,我问妈妈:“将来我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会漂亮吗?会富有吗?”妈妈给了我一个耳光说:“蠢货,你是一个男孩。”剧场里顿时笑成了一团。这个把英文歌词改成笑话来讲的女生叫周旅,是附近一所大学的学生,暑假做兼职时,被一个群头选中,来剧...
么么哒丨17岁的怦然心动
17岁那年,我参加市里一次即兴作文比赛。 因为不喜欢同行之人的聒噪,我很早就入了场。 那是夏天平凡而闷热的一天,风扇忽忽地飞转,蝉宝宝在外面卖力地吆喝。来自各个学校的同学正襟危坐,翻看着各自携带的名家名作名句。 坐在靠窗最后一个动漫主角座,...
么么哒丨木头姑娘和她的樱花少年
阳春三月的樱花开得最为繁盛,我低头轻嗅后,悄悄地折了一枝塞进口袋,便抱着一大摞作业本上了老师的办公楼。迎面就是你从楼上跑了下来,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把所有的本子撞得散落一地,接着是老师气急败坏的声音:“追上他!”我就这样不明所以地追了出来。 ...
么么哒丨“恋爱”的小密码
和其他许多小情人一样,小内跟我之间存在许多恋爱密码。 我为车子取了个名字,叫“人生战斗路队长”,简称“队长”,captain。 跟“队长”相处,我有一些小习惯,就是音响的大小声永远只能设定在“偶数”,如果不小心转到奇数,我一定伸手把它上下调...
么么哒丨你头像是你女朋友吗?
东子是我高中同学,和他同学三年,两个人压根就没有说过几句话,对他的最初印象,就是一个理科成绩还算不错却沉默寡言的男生。 后来,我们两个高考都没考好,因缘际会,志愿居然填了同一所大学,一来二去,逐渐熟稔起来。 和东子熟悉之后,才发现,他啊,只...
么么哒丨十二封情书
此刻,你的身边有酒吗?有肉吗?如果有,那就好好坐下来,听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旭子在电话里说这些恶心话的时候我在重庆。重庆是个好地方,滔滔长江横亘而过,将陡坡连缓坡的山城笼罩在一帘薄雾之中;浓密相间的翠色植被掩映下,山路往复,曲径通幽,整个城...
成长园丨一个女孩破茧成蝶的勇气
遇见那个叫小娅的女孩儿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我经常去她工作的书店买书,可能也是投缘吧,一来二去,我们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她是个很细心很有上进心的姑娘,似乎每次去书店的时候,但凡店里没有客人,她都是很认真很安静地抱着一本书在看,有时碰巧赶上...
成长园丨最远的远方
芒果所知的第一个远方是泰安。 那是她的祖籍,写在户口本上,被爸爸挂在嘴边,从爷爷的乡音里可以听得出。 其实,别说芒果,连芒果的爸爸都没在泰安生活过。上世纪40年代,山东大灾,爷爷来到安徽,这一来就是70年。 11岁,芒果第一次踏上泰安的土地...
晚安集丨陷落在某些无声的时刻
从清晨开始,就已迷失了方向 只能咀嚼这些繁茂的植物 咀嚼它们的清香和苦涩 这是一种恍惚而寂寥的追求 我所看到的这片阳光,易碎 易于令人焦虑 风,一遍又一遍地涂染着世界 却总是达不到它想要的样子 真是敬佩这种执着 很多孤独依旧在蔓延 我很期待...
晚安集丨朗读
一开口,你会发现 很多事物正在走远 你读到风,读到它的无拘 但你读不出,风启程时 青草刚刚睁开的眼睛里的蓝 鸟儿们正收拢翅膀 小心翼翼地躲避着人类 一些相逢错过了佳期 你读到城市,读到一个人与影子的空 但你读不出旋转、秘密 车水马龙的街头转...
美如画丨庭院是一片静
徐志摩曾说“庭院是一片静,看当头月好”,一种恬静安谧,如春日小溪,在心头潺潺流淌。 乡下院子四角见方、小巧玲珑;内砌花台,蜂飞蝶舞;秋晨微霜,夏夜星月;其间把盏品茗赏月,每每进入“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的诗化境界。 院里有一口井,木桶撞击井...
美如画丨鸟儿的快乐跟自由有关
新居的南窗和北窗都见得到鸟。它们在玻璃窗外划直线或斜线。刚搬进来,这样的情形让人一愣。鸟之飞行如弹射,如石头飞过去。住了一段,才察觉这是福气。承鸟不弃,它们肯在窗前划来划去。远处天空,更小的鸟在缓缓地飞,像漂在水库上的树叶。 我区分不出鸟群...
美如画丨一条河流的怀念
雨水飘落的季节,坐在连接城市与乡村的公交车上,透过朦朦胧胧的窗玻璃,我的心已经被细腻的雨雾包裹。远处,河水缓缓流淌着,几年未见,穿城而过的河水重新复苏了生命,真希望它能一直流淌下去。 多么怀念一条河流的奔涌欢唱啊! 应该回到乡间走一走!那里...
美如画丨火语
篝火,你把自己烧着了,也把漆黑的夜烧着了。 篝火,本来你只是一堆极普通的杂草或树枝,人们之所以赞颂你,只因你把自己点亮了,只因你闪烁在人们最需要的地方。 不先把自己点亮,怎能把漆黑的夜点亮?不把漆黑的夜点亮,自己怎能亮! 把火把举起来也好,...
美如画丨走路的黄昏
近黄昏时,天上有很大的星。 冬日情绪的灰暗在冬至那一天微微松动,因为想到从这一天过后,白日又慢慢变长,心里不由得要高兴起来。这感觉到一月逐渐变得明显,五点半下班时,走出公司老式的灰白水泥楼房外,天色还保持着明亮,夕阳将下时的蓝紫橙红,在楼层...
美如画丨牵手时光
牵一枚浅素的青枝,走进春天的渡口,时光的风铃滴落出四月铃铛般的清脆。花开了,草绿了,鲁迅笔下那一园青嫩的菜畦,在微雨中滚落着晶莹的露珠。翘首东望,朱自清的荷塘里,朦胧的月色罩在尖尖的叶芽上,暗香流动,大师们清晰的文字,跟着季节返青,让时光染...
美如画丨回到一朵杏花
岁月如旧,春天如新;早春这段时光却还是旧的,很难过。非春,非冬,寒意料峭,像鸟儿处于换羽期,有一点期待和急切的焦虑。 梅花熄了,柳芽、草芽算北地最早的春信儿,此时也还残梦懵懂;山野里,灰苍苍、空悠悠,流荡一段风吟鸟喧,像笛子,令人思幽。 谁...
美如画丨青苔是大地的衣裳
小时候,老家院子的台阶下长着青苔,冒着清爽的绿,短短的,细如毛发。一场雨后,青苔为人带来一片清凉,好一个“雨滋苔藓侵阶绿”。在台阶下养一些青苔,闲暇时,推开窗子,青苔安然的身姿映入眼帘,灵魂的尘埃,仿佛都被那纯真的绿吸附了去。一道绿色的屏障...
倾阅读丨锦书无凭
写信的人本不多,再加上信常常寄丢,这件事就变得有点像博彩,得失全看运气。因迟迟没有收到朋友寄自台湾的邮件,昨日我又去物管处翻了一通,可惜还是没有。像这样,一年里遗失好些信和卡片,丢了便丢了,根本无法得知它们的去处。 有段时间很喜欢看书信集,...
倾阅读丨鸽子的旅行日记
世界各地的广场上,必然是成群的鸽子。翻出自己的照片,广场上除了人,就是鸽子。 如果我是一只鸽子,我一定远远离开广场。我的城市旅行日记里都是可怕的回忆。 威尼斯的圣马克广场是多么让人惊惧的地方,不停地有人为了自己的欢乐一次次冲进鸽群,惊飞起一...
倾阅读丨每个人都是独立的列车司机
在市图书馆听了一场朗诵会,对其中的一段话记忆深刻,“人生一世,就好比是一次搭车旅行,要经历无数次上车、下车。时常有事故发生,有时是意外惊喜,有时却是刻骨铭心的悲伤……”——台上白发苍苍却依旧优雅端庄的女士忘情地低吟着这段诗,背景音乐恰如其分...
倾阅读丨手感源于匠心
在日本一住就是十八个月,将要离开时,有朋友问我:日本留给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我说:是日本人的手。 十八个月里,我去花店,去瓷器店,去菜市场……在我去过的所有地方,我总能看见那些手,在不停地劳作,动作迅捷,轻重得当,分寸感极好。我常觉得它们很...
倾阅读丨享受那种被优雅包围的感觉
我二十三岁开始独立生活,赚得第一笔辛苦钱的时候才知道了柴米油盐贵,买东西东瞧瞧西瞅瞅,仿佛它们都长了爪子似的要翻进我裤兜。我把钱包捂得死死的,对什么花销都抠门儿起来。 那时认识了一个朋友,同样是赚辛苦钱的普通女孩,每天一同相约去打工,做的是...
倾阅读丨灭烛怜光满
居住在城市里,其实没有太多机会欣赏月光,使用蜡烛的机会也不多,张九龄的“灭烛怜光满”只是普通的五个字,呼唤不起我们心中的诗意。 烛光死去了,月光死去了,走在白花花的日光灯下,月光消失了,每个月都有一次的月的圆满不再是人类的共同记忆。那么,中...
倾阅读丨平常心,心常平
“后天就要生物科会考了,我好紧张。”晚餐时你皱着眉说。 “要有平常心。”我先简简单单地答,又加了一句,“我和你妈妈就有平常心,所以明明知道你要会考了,也不多问你,怕你因为我们问更紧张,更没有平常心。” “什么叫平常心?我不懂。”你说。 好!...
倾阅读丨你要学着自己强大
年轻,并非人生旅程的一段时光,也并非粉颊红唇和体魄的矫健。它是心灵中的一种状态,是头脑中的一个意念,是理性思维中的创造潜力,是情感活动中的蓬勃朝气,是人生春色深处的一缕东风。年轻时所有的颠沛流离都将成为日后心中的慰藉,是青春的圣火,是跃动的...
花瓣丨单车遇见花儿,你遇见少女心
曾看过一部电影,故事情节早已忘得七七八八,但其中有一句台词至今想起仍令人心旌摇曳:『给你送花儿来了。』当一个人不顾风吹雪落,骑着叮铃铃作响的单车,一路风尘仆仆赶到你面前,只为了给你送一束花,任谁的心都可以融成一汪清凌凌的湖水吧,那里倒映出一...
花瓣丨冬天里最温暖的五件小事,你做了吗
漫长的冬夜,拥被依灯好读书,指尖翻动书页的沙沙声是此时世界上唯一的声音。身体虽囿于一方,但灵魂永远在无国界的路上徜徉,看最动人的风景。 听说牵手跟冬天很配哦!我们在夏天快要结束时开始了一场小恋爱,到了冬天的时候,牵手也算是“顺势而为”了,暖...
嘀咕丨撒哈拉的日出
我在黎明前睁开眼睛。帐篷里黑得不见五指,随着视觉、听觉的渐渐恢复,知觉也跟着苏醒。这个早晨我要去看日出,而且是撒哈拉的日出。 我钻出帐篷。这是个由十几顶灰色帐篷连在一起而形成的营地,位于北非撒哈拉沙漠。满天繁星躺在一整块黑丝绒上,仿佛正在举...
嘀咕丨看海
在海边住过的人对海总是有着一份浓烈的感情。自从移居到台北这个四面环山的盆地,30年来,我还是不时要到基隆、野柳或者淡水这些地方去走一走。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想跟海亲近一下,闻一闻海水的咸味,听一听海波的低吟,享受一下海风的清凉。 从前,我们带...
会有期丨在时间的长河里,波澜不惊
年轻,并非人生旅程的一段时光,也并非粉颊红唇和体魄的矫健。它是心灵中的一种状态,是头脑中的一个意念,是理性思维中的创造潜力,是情感活动中的蓬勃朝气,是人生春色深处的一缕东风。年轻时所有的颠沛流离都将成为日后心中的慰藉,是青春的圣火,是跃动的...
会有期丨你要去相信,你走的每一条路都铺着光
在这个初冬时节,呼和浩特下起了雪,小编们抱着稿子取暖,却硬生生被窗外的美景吸引。一滴水,经历了怎样的跌宕波折才能化作一瓣雪花,从天而降,然后被人踩在脚下,铺成一条闪着光的路,带你,向远方…… 周五下班,权蓉要搭羊习习的顺风车(电动自行车)看...
治愈系丨你永远不知道一样东西真正的用处
八月,我来到郊外的祖母家,躲避喧嚣就像牛顿躲避瘟疫。我什么都不想,只想要一个安静的夏天。 车子开出城市,行驶在烟尘漫卷的公路。我把又大又空的背包塞在座位底下,斜靠着窗户。 其实我试图逃避的事很简单,大学延期毕业,跟女朋友分手,再加上一点点对...
治愈系丨文机器猫的人
我很早就见过他,其实他就是那个搬水工人。在我大一的时候,他常坐在一顶十二色太阳伞后面,眯着眼睛抽十块钱的泰山烟,接收学生们的水票和空桶,把库房钥匙扔给男生们。女生可搬不动,普遍会多给他两块钱,他往右肩膀挂上一块白毛巾,帮女生搬上宿舍楼。多年...
治愈系丨送我一片孤单海洋
每次坐在车里,看着外面雨下得很大的时候,我都会特别惆怅。我觉得雨量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会变成眼泪,使人伤感。但其实不应该,因为雨下得越大,就会有越多的人坐我的车。每一天傍晚,当我看着地铁口的人群像软管爆裂而涌出的水流一样,凶猛地朝外奔走,我就...
治愈系丨每一次犯错,都需要一个美好的理由
“我觉得年轻人就应该多闯一闯,不要因为前面有危险就畏缩不前,那样是不会有太大成就的,将来老了一定会后悔的。” 警察说:“这就是你闯红灯的原因?” “老师,我每次考试都非常紧张,大家都告诉我说,就当没这回事,平常心对待,像平时做作业一样,这样...
治愈系丨名字奇葩囧事多
取名字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它可以将就也可以讲究,所以,取名字也是一个技术活儿,就那么两三个字,好名字和差名字往那一搁,立分高下。可能取名字的时候父母是一番好意,可是生活中那些无所不在的逗比总是能演绎出各种版本,不信你看看下面这几个名字...
治愈系丨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
看亦舒的作品,发现她喜欢引用鲁迅的一句诗:岂有豪情似旧时,花开花落两由之。引用处当然没有诗歌原本的意义了,但字句完美贴合,让人心有戚戚。当小说里突然出现一些诗一样的句子,这盎然的雅韵,不由得让人为此沉迷。 浮生梦,三生渺渺,因缘无踪,虽堪恋...
治愈系丨再深刻的感悟也不足以谈人生
有人说,背上行囊,就是过客;放下包袱,就找到了故乡。其实每个人都明白,人生没有绝对的安稳,既然我们都是过客,就该携一颗从容淡泊的心,走过山重水复的流年,笑看风尘起落的人间。 @张皓宸:不适合的鞋子,就不要硬塞了,磨的是自己的脚;打电话对方不...
上镜吧丨若能思想,即有风骨
每个人的心中都藏着一个故事,或许是一段珍贵的回忆,亦或是对未来幸福生活的憧憬。前人留下的文字给予我们无穷的想象,让我们与之产生共鸣,一起感受那在岁月长河中熠熠发光的细想。 《经典美文》的读者中不乏善于表达自己、愿意与大家分享的朋友,我们挑选...
上镜吧丨你看,你看,桃花开了
一个人,一杯茶,从晨晓坐到午后。 阳光从窗棂间轻洒进来,在翻开的书页间跳跃。窗外,只一夜间,桃花就开了,惊动了一段清静的时光。 前几天,报纸上还说今年的春天会来得迟一些。可桃花开了,我知道,春天来了,不早也不迟。 春天了,就要草木旺美,就要...
上镜吧丨青春
青春是用无数泪滴串起的涟漪, 每滴泪都是为那个遥不可及的他而流。 青春经过花季的喜悦与雨季的悲伤, 注定变了初时的模样。 青春是孩童嘴中的跳跳糖, 在寻找另一半的时刻,心口如小鹿怦怦乱撞。...
上镜吧丨冬雪
北风瑟瑟,雪花飘落。你瞧!那雪花宛若天女下凡一般,飞舞着,跳跃着。雪白的花瓣落在脸上,凉丝丝,沁人心脾。 下雪了,我在家门口开始愉快地玩耍起来,玩得不亦乐乎,仿佛一切忧愁烦恼都在此刻化为乌有。不光是我,许多小孩子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快乐的笑...
上镜吧丨在最深的绝望里,遇见最美丽的风景
有时候,我们感觉走到了尽头,其实只是心走到了尽头。再深的绝望,都是一个过程,总有结束的时候。即使在我们经历了忧伤与绝望的教训,也还可能出现重大的失误和做错许多事情,但是有一点是绝对正确的,那就是,在做了很多错事之后,依然保持极大的热情,总要...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文苑·经典美文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58.68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文苑·经典美文

杂志价格:¥4.8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文苑·经典美文

杂志价格:¥4.8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