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经典美文

文苑·经典美文 (2015年12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文苑》杂志秉承“文字感动生活”的编辑理念,用精美的文字与读者同行,唯美、精彩、清新、智慧,发人深省,感人至深,充满生活...     展开
原价:¥8.00   促销价:¥4.89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智丨时间即生命
最令人触目惊心的一件事,是看着钟表上的秒针一下一下移动,每移动一下就是表示我们的寿命缩短了一部分。再看看墙上挂着的可以一张张撕下的日历,每天撕下一张就是表示我们的寿命又缩短了一天。因为时间即生命。没有人不爱惜他的生命,但很少有人珍视他的时间...
智丨愿你永远青春,愿我永远不老
人过了青春,好像一部该淘汰的老车,留下来做什么?纯粹怕死吗? 人正当青春,一无所有,在滚滚尘埃中,连吸口空气都得计算PM2.5,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 一个人活着,无论老去还是年轻,不知道如何快乐地活着、珍惜地活着,其实都是辜负了生命的意义。...
智丨拼命努力时神灵都会出手相助
要做到“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其实是一种“奋力拼搏”的生活态度。 纵观自然界,动物也好,植物也好,都在这么奋力拼搏地生存着。反之,以“懒散随意”的方式活着的,只有人类而已。人类得益于高超的智慧及灿烂的文明成果,即...
智丨谦德之效
一个人改造命运要从改习气下手,“改习为立命之基”,改掉坏习惯、坏习性才能改变命运,但有一些人开始很积极,可是一段时间以后懈怠了、自满了。《礼记·曲礼》一开始就讲,“傲不可长,志不可满”,人一有傲慢,就上不去了,就要退步。一退步,过...
智丨认识人性
一个人对于人性有了足够的理解,看人包括看自己的眼光就会变得既深刻又宽容,在这样的眼光下,一切隐私可以还原成普遍的人性现象,一切个人经历可以转化成心灵的财富。 每个人身上都藏着人性的秘密,都可以通过认识自己认识人性。事实上,自古至今,一切伟大...
智丨相信不相信
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后来一件一件变成不相信。 曾经相信过文明的力量,后来知道,原来人的愚昧和野蛮不因文明的进展而消失,只是愚昧野蛮有很多面貌:淳朴的农民工人、深沉的知识分子、自信的政治领袖、替天行道的王师,都可能有不同形式的巨大愚昧和...
智丨请沿虚线剪下
接着画一把剪刀。在报纸斜角、洗发精包装纸上,一条虚线像丘比特的嘘嘘朝着梦幻的国度撒野。如果身边正好有一架削铅笔机,将两指削尖,咔嚓咔嚓“请沿虚线剪下”。 故事通常这样开始。填妥姓名、住址,贴上明信片参加疯狂大抽奖:港澳机票、奔驰轿车和香艳的...
美丨我的爱人像冰
我的爱人像冰,我就像火 我的热望如此炽烈,为何 却无法融化她冰样的冷, 恳求越切,她越冷酷坚硬? 又是为何,我过度的热切 不曾被她寒心的冷浇灭, 反而热汗腾腾愈烧愈烈, 熊熊火焰越发腾起跳跃? 可还有什么比这更神奇: 无所不化的火,烧硬了冰...
美丨红房子
红房子,从你的小花园和葡萄园里,向我送来了整个阿尔卑斯山南面的芬芳!我多少次从你身边经过,头一回经过时,我的流浪的乐趣就震颤地想起了它的对称极,我又一次奏起往昔经常弹奏的旋律:有一个家,绿色花园里的一幢小屋,周围一片寂静,远离村落;在小房间...
美丨瓦
一位诗人朋友说:“瓦是房子的眼皮儿。”如此说来,那檐头淅淅沥沥的雨水必是房子流淌的眼泪了。但这种说法仍显牵强。瓦,是广布于民间最质朴,也最易被人们忘却的先知,是泥土的另一种形态,是土的精魂,也是贴近人类头顶最矮的天穹。它是天地之间无数隐秘的...
美丨红尘中的守候
红尘中的守候 翻过这一页台历,岁月就又远了一天。 江山易老,是谁在转经筒里默念着一块净土,为一片云祈祷。 草原上刮过来的风,仍旧带着青草香。 春秋四季也有枯萎的时候。远山青黛,烟雨西湖。 一池荷还在吐着淡淡的暗香,那些天地间的精灵,是否还在...
美丨小窗眷上花影
1 秋在镜前,月描弯眉,露点朱唇,瘦水润面,清香挽发,云卷小袖。左右眷顾,纤细身姿,冰肌玉骨,缥缈出尘。 2 立秋之后,一阵风来,一场雨至;风吹一行落叶诗,雨拨一声秋水弦。我只想做一个读诗人、听音人,眷眷怀顾,落一身秋叶秋韵。 3 秋天,花...
美丨器物的故事
我们与我们祖先,要经历许多类似的事,譬如闭眼眠去,睁眼醒来,饮食、行走、谈话,相爱或憎恨,晒太阳,触摸流水,遭遇风雨……当然,千年前的阳光与今日之阳光显然不同,但将我的眼睛放到千年前,肉体凡胎的我,也无从判断千年前的阳光有何不同。 但也有许...
美丨来青花
棠棣花早已散谢,新树的青荫骤然黯淡了。久开不败的杜鹃花也稍稍消退了颜色。这时,松的绿渐次弥漫开来,金色的花粉,随风烟雾般飘飞。 时令进入五月,也过了旬日,要是爱花的人们偶尔造访我的废宅,当会感知这座蝶影片片的闲庭里飘动着一样的脉脉花香。这香...
真丨俄罗斯黑发少女
18岁那年,去俄罗斯拍一部戏,除了我们几个主角,片中需要许多小演员,大部分是莫斯科当地的孩子。 片子开拍的时候是夏天,那天副导演带了十几个俄罗斯孩子来到现场,一个个金发碧眼,长得像洋娃娃一样,一下子就吸引了在场每一个人的目光。我自然也不例外...
真丨妈妈的婚事
我结婚一个月后,母亲忽然对我说,她想结婚,不再和我一起生活了。 母亲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正在阳台上修剪树枝。冬天的阳光正透过宽大的玻璃窗,洒在母亲身上,她说话声不大,在我的记忆中,母亲始终这么说话。 那句话,她没有重复。 我用了很缓慢的思维感...
真丨过年的母亲
倏忽之间,兵已做了十四个春秋,每遇了过年,就念着回家。急慌慌写一封家信,告诉母亲说,我要回家过年。母亲这时候,便拿着那信,去找人念了,回来路上,逢人就说,连科要回来过年了,仿佛超常的喜事。接着,过年的计划全变了,肉要多割些,馍要多蒸些,扁食...
真丨荒岛上的野人少女
这是一个悲伤却很温暖的故事,至少我这么认为。 故事的主人公名叫铎姆·鲁日·德·范瑞亚,生活在里斯本,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但在他的内心渴望着伊比利亚半岛以外的世界。就像所有的冒险家一样,不顾一切似乎是一种本能。于是...
真丨小珊阿姨
小珊阿姨一个人过。一个人去买几两肉、几十根菜,一疙瘩姜大小如足趾。一个人将向里的筋筋瓣瓣剔净,将韭菜一根根理齐,洗个十遍八遍。之后她开始将肉细着匀着地剁,剁得缓急有致,听上去像捶小鼓点。于是有人听听便会说:“小珊一个人还不省省心,费那么些事...
真丨笨爸爸只为一个人勇敢
儿子出生时,我还太年轻。当护士把哇哇大哭的婴儿捧过来时,我下意识地躲了一下,后来硬着头皮接过来,赶紧安抚这个焦躁的小家伙:“小弟弟乖,给叔叔笑一个。”儿子没笑,整个二楼的护士都笑了。我妈刚晋升为奶奶,喜怒交加地呵斥道:“你这个笨蛋,应该是世...
真丨马利扬和银鱼
❶ 渔夫卢卡和孙子马利扬住在海边。 拂晓,当月亮退去,太阳慢慢升起时,卢卡就来到一望无垠的大海边,收起头一天傍晚撒下的渔网。哈,大群的鱼透过细小的网眼闪着金光!贝壳和蜗牛如同是月亮的新生儿,闪着银光!然而,老人很不幸。他捕了五十年鱼,五十年...
私语书丨想做与做好是两码事
我想我应该代表了很大一批20世纪70年代出生的人:成长于一个生活安逸的小城市,父母在同一家国企上班,就读于子弟小学,在初中一年级之前,唯一接触过的英语是大白兔糖纸上的“White Rabbit”。 我从第一节英语课开始就明白自己缺乏学习语言...
私语书丨永远的窗口
我一生经历的窗口太多了。 两三岁时,在“古椿书屋”,爷爷房里有一个带窗台有矮栏杆和可以坐卧的窗台的大窗,窗外是一个七八尺不到的小园子,栽满了长着青嫩绿色的大刺、开又白又香小花的矮棘树,除了蜜蜂和蝴蝶,连猫也挤不进去。爷爷给它取了个朴实的名字...
私语书丨我是一个十分平庸的人
从小学到初中,我都不是一个勤奋用功的学生,考试从来没有得过甲等第一名,大概都是在甲等第三四名或乙等第一二名之间。我也根本没有独占鳌头的欲望。到了正谊中学以后,此地的环境给我提供了最佳的游乐场所。校址在大明湖南岸,校内清溪流贯,绿杨垂荫。校后...
私语书丨躲在借口里永远不能突破
人常常在失败里找借口,但躲在借口里永远不能突破。 我失败太多次了,成了个拥抱失败的人。有些人很幸运,他们永远可以用一些方法令某件事成功,不过不用怕失败。怕就去做,只有做了才会不怕。 所以我能站在台上讲单口相声,没稿子也能跟吴君如主持电台节目...
私语书丨用柔软的力量去改变
我在学生时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能拥有这样精彩的人生舞台。其实小时候,我非常内向,不是一个聪明的孩子。 工作以后,有一天,老天爷突然给了我一个很大的礼物:知名度。但很快,又给了我一个巨大的考验。2005年,一个广告拍摄现场,早上6点钟,我已...
风雅颂丨真实的生活
真实的生活,精神状态应当是平静的,愉快的。 当我把目光投向自然中的某一个物体时,这个物体也许不会知道我正在打量它,这样,它呈现出一种不被我的生活气息染指的自发状态,它呈现出一种自给自足的平静,物体的表面毫无波动的痕迹。 我们往往在深深理解了...
风雅颂丨粗朴的力量
东汉时期,有一首诗《公无渡河》: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其奈公何。“公无渡河”是说没有渡口、没有船,你不应该渡河。“公竟渡河”,本来不可以做,可是你做了。这可能是一个发疯的男子投河而死,妻子赶到江边,捶胸顿足唱出来的四句歌词。 民间的...
风雅颂丨写给岁月的感谢信
如果和11年前比较,我更喜欢现在的自己。 原因是我的人生内容丰富了,虽然缺少了苹果一样的粉红脸蛋和杨柳细腰,还有小姑娘顾盼生辉的怯懦。 我这样形容我自己,以前是颗透明的钻石,现在是道绚丽的彩虹。两者一样美,但钻石有价,彩虹无价。 我以前是一...
风雅颂丨有效遗嘱
儒家对后世的遗嘱——做君子,不做小人,有没有传下来呢?传下来了。而且,传得众人皆知。只要是中国人,即使不通文墨,也乐于被人称为君子,而绝不愿意被人看作小人。如此普及千年,如此深入人心,实在是一种文化奇迹。 由此,儒家的遗嘱,也就变成了整个中...
风雅颂丨遍地的奢华与奇缺的教养
今天的中国,无论你走到哪里,几乎都能看见“奢华”这两个字。每一本时尚生活杂志都在不厌其烦地告诉你有关奢华的故事,每一个商品广告都试图让你感到它要卖的商品有多奢华。 于是房子是奢华的,车子是奢华的,大衣是奢华的,手表是奢华的,皮鞋也是奢华的,...
风雅颂丨出塞纪略·灰腾梁
编辑推荐: 此文作者为清朝人。灰腾梁亦称灰腾锡勒,系蒙古语,灰腾意为寒冷,锡勒意为梁。属阴山山脉中段。东西走向,西接大青山,东接大马群山,横亘于卓资县、察哈尔右翼中旗、察哈尔右翼后旗和察哈尔右翼前旗4旗县。东西长约100公里,南北宽约20公...
风雅颂丨士之德操
高仓健对人是非常真诚的。日本人认为他是一个神,在云端,而我在他身上看到了一种“士”的精神,那种古典,就是让你忍不住吸一口气起鸡皮疙瘩的感受,真的不是装的。 我拍了20多年电影,不长也不短。其他演员,如果我们让他们先收工,先回去休息,很正常,...
风雅颂丨母狼白莎
1 澜沧江,从中国西南的崇山峻岭中奔流直下,凶猛的洪流卷着巨大的浪头,在湍急的江面上形成了一个个黑洞洞的旋涡。在旋涡和旋涡之间,漂浮着一块块绿色的浮岛,那是从上游漂下来的被江水连根拔起的大树和竹篷。 这些绿色的植物纠缠在一起,枝丫搂抱,浩浩...
风雅颂丨傻孩子的爱
被问起偏爱哪一类故事更多一些,我想了想,不如先来分享一个。 有一对天神,育有两个儿子。大儿子高大、英俊、身形健硕,美到极致;小儿子却又胖又矮,还天生傻气,连说话都有点结巴。两个儿子经常轮番跑到父母面前,问父母更爱谁多一些。有一日,天神夫妻俩...
风雅颂丨器量
在美国一个市场里,有个中国妇人的摊位生意特别好,引起了其他摊贩的嫉妒,大家常有意无意地把垃圾扫到她的店门口。这个中国妇人只是笑笑,不予计较,反而把垃圾扫到自己的角落。旁边卖菜的墨西哥妇人观察了她好几天,忍不住问道:“大家都把垃圾扫到你这里来...
趣丨天堂一夜
从前,有两个非常要好的朋友,他们约定:谁先结婚,就请另外一个当傧相,即使他在天涯海角,也要设法把他请来。 不久,其中一个去世了,活着的那个正准备结婚,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于是,他去向忏悔神父请教。 “这事儿挺难办,”神父说,“不过,你必须履行...
趣丨隧道
列车早不停晚不停偏偏停在了隧道里:第一节车厢已经钻出了隧道,而最后一节还没有进去。 列车意外停车,旅客们都很着急,只有坐在最后一节车厢里的一位旅客不但不生气,还感到高兴。这倒不是因为他那节车厢比别的车厢明亮,而是因为他的父亲就住在隧道附近。...
趣丨小女孩和厌倦
一个小女孩从来没有为什么事情感到厌倦过,在下雨天也没有星期天也没有。有一天她决定去认识一下厌倦。 她先去向报刊亭里那个总是在打呵欠的卖报女人打听。 “它刚才还在这里呢,”女人说,“你只要等一会儿,它很快会回来的。” 小女孩等着。她看着女人工...
趣丨打开人生的11扇窗
一个人的出生到死亡,必须穿过这11扇窗,体会11种人生滋味。来自众多摄影家的人生解读。...
趣丨沼泽地
一个雨天的午后,我在某画展的一个房间里发现了一幅小油画。说发现未免有些夸大,然而,唯独这幅画就像被遗忘了似的挂在光线最幽暗的角落里,框子也简陋不堪,所以这么说也未尝不可。记得画名是《沼泽地》,画家不是什么知名的人。画面上也只画着浊水、湿土以...
趣丨牡蛎和老鼠
渔夫一整天也没有休息。在黎明的微光中,他已经在岸边岩石中间,站在没膝的海水中,把捕捉到的海鲜熟练地扔进大篓子。 夜色降临,在离大海不远的渔夫家里,一只牡蛎遇到了几条鱼。它们被扔在地上,喘着粗气,脸色十分难看。 “哎,我真害怕,在这儿我们都得...
趣丨坏孩子
伊凡·伊凡内奇·拉普金,一个讨人喜欢的年轻人和安娜·谢苗诺夫娜·扎姆布里茨卡娅,一个翘鼻子的年轻姑娘,双双走下陡峭的河岸,坐到一张长椅上。长椅临水而立,藏在密密的柳丛里。好一处绝妙的地方!您若往这儿一...
趣丨只有自己的国王
在附近的宇宙中,还有325、326、327、328、329、330等几颗小行星。小王子开始访问这几颗星球,想在那里找点事干,并且学习学习。 第一颗星球上住着一个国王。国王穿着用紫红色和白底黑花的毛皮做成的大礼服,坐在一个十分威严的宝座上。 ...
趣丨强盗的苦恼
黑社会的强盗们聚集在一起,商议着下一步的行窃计划。 “真想痛痛快快地干它一桩震惊社会又成功无疑的大买卖!” 一个强盗异想天开地说,谁知这个集团的首领接着他的话爽然应允道:“说得对!我也一直这么盘算着,现在想出了些眉目,大伙准备一下吧,我要干...
诗礼乐丨我来尘世,不为永生,不为苟活
邀请一位年轻的军官来学校讲座。雄姿英发,真挚健谈,这是我对他的评价。他挺拔地站在讲台上,开口道:“有人问我:身为军人,你最怕什么?我回答说:我最怕死。”台下的学生一听,轰地炸了锅!大家交头接耳,无非是在说:脸皮不薄啊,这都好意思承认!军官向...
诗礼乐丨中国鲍鱼与法国蜗牛
燕、鲍、翅、参是中国人的四大美味。我在宴会上吃过几回鲍鱼,但未留下印象,如今找来一些书,想了解鲍鱼究竟味美在何处,结论竟是鲍鱼“无味”。鲍鱼的味完全是靠“鲍汁”慢慢地“渗”进去的。“鲍汁”是店家的秘密,大体是用鸡、鸭、干贝、火腿等制成的。 ...
诗礼乐丨中国人为什么越来越不会说汉语?
汉字五千年,白话文百年,网络流行语十五年,中国的语言还未走出去,中国人还没学会说汉语 网上热议一封大唐休书,据说原为1900年莫高窟出土:“盖说夫妻之缘,伉俪情深,恩深义重。论谈共被之因,幽怀合卺之欢。凡为夫妻之因,前世三生结缘,始配今生夫...
闲闲书语丨抬头,与冰川对话
西藏,这些年来已被各种骑行类、朝圣类、仓央嘉措情诗类以及心灵鸡汤类文字“标签化”了。以至于在看到封面上有“西藏”二字的书籍时,不免产生一种“抗体”,想当然地以为这又是一部流于平庸的作品。但因作者是毕淑敏,就忍不住翻开来看。 不想,眼前为之一...
经典晨读丨一个就好
人要因必要而活,而不要因欲望而活。我们必须明白欲望与必要的差别:欲望是基本需求之外的渴望,必要则是生活的基本条件。 当只需要一个时,拥有一个就好;如果拥有了两个,有可能一个都保不住。 我曾经有个非常怪异的习惯——只用钢笔写字,就算用钢笔也必...
经典晨读丨落英
有一回春天前往塔塔加,夜深时抵达阿里山,结果旅馆都客满了。一时间找不着床位,干脆把车子停放在马路边,裹着睡袋,窝在车子里。 隔天清晨天方露出鱼肚白,我被冻醒了,想喝杯咖啡。打开车门一看,哇!车顶上竟铺满花瓣。抬头仰望,天空还有一朵朵像沾了点...
经典晨读丨大雨
还记得儿时,在老家,于一场大雨中活蹦乱跳。 现在,此刻,路上人们行色匆匆,车与车互不相让,大家不管做什么,似乎都显得很暴躁。身上东西也太多,手机、平板电脑、名贵着装,它们在大雨面前变得不堪一击,于是大雨变成了阻碍,叫人狼狈。可曾想,在我们什...
经典晨读丨犬人
有一妇人,中年得子,视若掌珍。凡诸百事,均不使为。及至弱冠,衣食起居,需人料理,如襁褓然。或有老者,劝妇人曰:“当教使言语。”妇人答道:“我在,彼何必言。”或有邻舍,劝妇人曰:“当教使自理。”妇人答道:“我在,彼何须自理。”及妇谢世,子一无...
经典晨读丨学做一根葡萄藤
到某个酿酒的葡萄园参观。 “1994年的葡萄最好,”园主说,“因为那一年夏天干燥,生产的葡萄特别甜。” “葡萄不怕干死吗?”我问。 “新藤怕,老藤不怕。因为老藤的根扎得深,能吸到泥土深远的水分。”园主说,“还有,经过好好修剪的藤不怕,放任它...
经典晨读丨疗贫之铭
天下最苦人者莫如病,最困人者莫如贫。白香山昔曾为文,谓病有十可却,亦有十不治。人之处病如是,处贫独不然乎?戏仿其意为之。 贫有十可却:冷眼观世,以耳目嗜好,都是虚伪之物。一也。做一件事,不休不止,今日之事,不留于明日。二也。常将不如我者,巧...
心丨有人的青春叫打打印
来杂志社的时候,是在一个三层楼带小院的别墅区办公。 那时国民老公王思聪还没有在微博上出发,旁边只有刚圈完地还没有动土的万达。 有天开始动工了,是爆破兰山莜面大王的那栋楼,大约是六层楼的一个建筑。因为汶川地震后的各种消息和地震知识的普及,一楼...
心丨阅读历史,改变了我的人生
从小我就喜欢阅读,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书,哪怕是零零碎碎的纸片,只要上面有文字,我总会一睹为快。记得小时候家里并不怎么富裕,而且在上世纪80年代的农村,除了每天上学需要的课本,能见到一本课外书,那真是比见到亲娘还要亲,非一口气把它读完不可。但是...
心丨经典碎片
致读者: 本刊优秀来稿众多,因版面有限,不能全部刊发。为使大家有更多发表和交流的机会,开辟本栏目,来稿一经选用即赠样刊。 皇 冠 [叶笑言] 世上总有这么一种人, 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奋斗着。 或者旁人也不解, 但是你清楚,时光也清楚。 所以...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文苑·经典美文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58.68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文苑·经典美文

杂志价格:¥4.8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文苑·经典美文

杂志价格:¥4.8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