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河

辽河 (2020年02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本刊系辽宁省营口市文学界联合会主办的综合性文学双月刊,倡导“大文学”的办刊理念,倡导“好小说,好故事”,以轻松、愉悦、动...     展开
原价:¥12.00   促销价:¥7.29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小说坊丨大别山上的石屋
1 刘卫国十七岁参加八路军,英勇顽强,南征北战,屡立战功,在枪林弹雨中成长。解放后,他转业到了地方,任北方大型机械厂党委书记,投身新中国的建设之中。刘卫国心里明白,派一名军人去领导一家大型企业,这是另一个战场,不需要人奋不顾身地拼杀,却仍然...
小说坊丨新疆来的表哥
1 淮海表哥打电话要来山东探亲时,我还在江西,正准备和驴友们一道徒步武功山。当时我们刚从萍乡火车站下车,在车站广场上吃过早餐后,准备联系车辆去武功山下的沈子村。表哥的电话便是在这时候打来的,他在电话里告诉我,他已经从北屯来到乌鲁木齐,于当天...
小说坊丨九个故事
故事一:关于狗狗 你好,请你看看这小东西,多秀气,很乖巧呢!她,她还会跳舞,立起来,跟你握手来,给立一个。 我开始唱:小,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嗯,这小狗是不错,那你为什么要把它卖了呢? 怎么能说是卖呢,我命苦啊,我生下孩子后...
小说坊丨大红苹果剥皮皮
进了腊月,老天就没有给人一个好脸色。稀软的太阳不知躲到哪儿去了,见天的小北风裹着雪粒子,挥撒出千根万根钢针,专捡人的脸上手上招呼。秦珍出门时,先去洗手间擦了把脸,再对着镜子,匀匀地涂抹了维E乳液,然后用围巾把脑袋包裹得只剩下两只眼睛,看了看...
小说坊丨砸“响窑”
兰花会是个民间组织,属于武装帮会,教主唐月月精通巫术,人称“唐仙姑”,也称“兰花教主”。唐月月尊崇萨满教,打败过日本阴阳师渡边四郎,接着又去砸“响窑”。 砸“响窑”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土匪用武力强行攻抢豪绅富户叫“砸窑”,攻进去就叫“砸响了...
诗方阵丨她在光里
她在光里 晚上下班到14楼病房的时候 走廊里一片金光弥漫 这才是记起耶稣的好时候 类似于婆婆每日的发热与呼吸困难 用尽各种办法,得到的一丝缓解 病了两年,左侧胸腔积满液体 她已弱小回婴儿。在她面前 我们分明感知到自己 极速生长的无奈已无药可...
诗方阵丨宁远写意
在宁远城 站在城下我为攻城者担心 站在城上我为守城者担心 站在首山我为大明江山担心 站在街心我为城内百姓担心 站在督师府我为袁崇焕担心 站在牌坊下我为祖氏兄弟担心 站在红夷大炮旁为努尔哈赤担心 站在钟鼓楼为历史风云担心 只有文庙、驿馆、城隍...
诗方阵丨瓜尔佳荒原的诗
秋天里的诗 (一) 倚着桥栏 随秋水望远 片片落叶是遥想的帆 挂着折光的清露 和风声的敏感 秋雨秋阳也已回归 并顺着十度的音阶 把秋日的私语 抛向时间的左岸 在暖暖的午后 泄满月华的夜晚 秋,便这样捂熟了 (二) 风过, 叶 落入思乡人的怀...
诗方阵丨陈俊的诗
有电流,他却沉睡难以唤醒 这个情人节的夜,他裹紧雨水 放大哀愁之力 他走过路灯杆和摇晃光亮的招牌 向黑暗的街道投去无为之刀 他感到春天并未被剖开 “刀尖在冬天的心脏部位,有一块铁还在呼吸 我要把我遗忘在那个冬天的早晨” 他自语,雨水都伸出光...
诗方阵丨木多多的诗
客栈 不同的是,这家客栈,只留宿往事 当然,它也需要阳光、水、粮食、蔬菜和水果 它必须有个名字,区别于别的客栈 宿客从来都是只进不出,多数会被忽略 决定宿客命运的,也决定着客栈的命运 无论是多恨的,还是多爱的 无常 那些大大小小的愿,呼之欲...
诗方阵丨我得到了该得到的……
在春天种下一颗种子 雪渐渐薄下来。林子里安静 林子外面也安静。 我还记得,你提醒过我 春天,是另外一个开始。 除了梦,没有什么比它更接近 你顽固的心理。 可是,我更喜欢变松软的冻土 喜欢那样的生活,潮湿的 适合一颗风中的种子。 适合它平静的...
诗方阵丨城南 城北
我守着一壶茶香,里面住着我的 城南,我的小花,鸟鸣,瓢虫 我的小河,晓荷, 尖尖,小山 我守着一树桂花,一大片向日葵 她们井然有序地排列,肤色像极了我 她们比你沉默 她们挺起胸,推开一扇门 看着我进去,更衣 洗漱,看我把2002的长发清洗 ...
诗方阵丨在边陲,站成界碑(外二首)
忘记,化剑为犁时的童话 狼烟起,必将准时到达 忘记,马放南山后的谚语 丛林中有狼狈的贪婪和偷窥 我唯有倚枪而立,静静地守望 在边陲,站成界碑 风中传来远方的哀鸣 那该是加勒比海的嘶吼 和巴比伦古国撕裂的声音 八国联军的杀戮和倭寇的铁蹄 曾经...
诗方阵丨守望村庄
烟火 多么美好的人间,伐薪煮饭,烧水泡酒 一代一代煙熏火燎 子孙后代却大都白白胖胖 一个大土灶,一口大铁锅 灶膛端端正正,不论杂木还是落叶 在灶膛里都烈焰腾腾,煮出稻米香 炊烟飘出,望见的是乡愁 埋在心里的是思念 岁月匆匆,其实就是一缕缕炊...
散文苑丨最忆是从前
我出生于贫苦的农民家庭,1963年盘山县高中毕业。1963年至1988年,在乡、县、地(市)三级政府机关工作25年。1988年至2019年,“下海”經商。现已年逾古稀。应族弟文贺之约,为修宋氏家谱特写此回忆录。 伪满康德九年家乡发大水,颗粒...
散文苑丨说驴(外一篇)
孔子曰:“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孔子的话道出了中国人自古以来不仅能食而且会食、善食。壬辰年仲春,我有机会参加营菜大赛并担任群众评委,其任务是“品菜”。那百余道菜中“驴排”最吸引我的眼球。我吃过猪排,见过牛排和羊排,从来没听说“驴排”。待这道...
散文苑丨母亲的童年(外一篇)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孟郊 故母亲出生于监利县福田寺镇三湾村,时为一九四二年农历五月初六。正是旧中国处于河山破碎,人民流离颠沛,生存维艰之时。 外婆杨氏,是一位早年读过私塾,对《三...
散文苑丨夜偈曹雪芹
张家湾啊,张家湾,我把我深沉的情感卸在你古老的码头上了。 在北京开完煤矿文代会,我就去了通州张家湾,住在鲁院同学李伟的工作室里。工作室在张家湾镇一个叫皇家新村的小区里。小区的小路中心是养着金鱼的水渠,水渠两边是水泥路,路两边是林立的泡桐树。...
散文苑丨唯念那座老爷阁
1 辽河尽头的营口,原是有老爷阁的。我来营口时已经拆了有三四年了,“文革”那年,一些造反的人一喊号就砸了,而后连一个画个圈的“拆”字都没有,便夷为了平地。 那块地今儿还在,空着呢。 过去的辽东,关庙的数量最多,老百姓信奉形象威武,义薄云天的...
散文苑丨蒹葭苍苍衡湖情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这是《诗经》中的名句。蒹,指没长穗的芦苇;葭,指初生的芦苇。此诗的意境,需要置身衡水湖才能深深体会到。 衡水湖,俗称“千顷洼”,又叫“千顷洼水库”, 是华北平原惟一保持沼泽、水域、滩涂、草甸和森林...
散文苑丨八十五岁母亲:今年过年不串门
“你没看新闻吗?你看看新闻,俺都挨个告诉了……咱这岁数大了更不抗造……你别笑,你怎么还当笑话了!”这段话,是被抖音“潍坊时间”节选的母亲给我舅妈在电话里的原话。被多家主流媒体微博转发,观看人次也达到了496万。这个85岁一夜“爆红”的丹东老...
散文苑丨家有贤媳(外一篇)
01 得知儿子和娟儿在谈恋爱,我暗自高兴,我和她父母认识,还和他们打过交道。娟儿的父亲是军人出身,为人率真,重情义;母亲端庄贤惠,且善解人意。这么优秀的父母,我相信他们的女儿也不会差。 果其不然,自从娟儿嫁进我家,张嘴就爸妈叫着,对待我们跟...
散文苑丨母亲
中秋节刚过,母亲就打来长途电话问我:“儿啊,今年回来过年吗?”母亲这么早和我“预约”,家里不会有什么事吧?放下电话,我决定休假时回趟老家。 那天,我和爱人从外地面回来,进门没见父母,就到阳台上去找。只见父亲拿着一把梳子,正专心致志给母亲梳头...
微小说丨根儿
一个叫根儿的游子,回乡。 发现儿时经常爬上爬下,刻满他童年的老树不见了,丢了。 在一个大雨磅礴的夜晚,被贼悄无声息地挖走了。 大家发现村头那棵老树不见了,是三天后,雨停了。 震惊,愤恨,仰天跺脚咒骂。 老树丢了成为全村房前屋后、茶余饭后议论...
微小说丨兽医瘸木
1970年的夏天,我因为一场大病,认识了兽医瘸木,但那时候他的脚还没瘸。 那年夏天,天气很闷热。接连下了好几天的大暴雨,连队里的电工房漏水了。 我是一名电工。我烧热了一盆沥青,爬上房顶准备刷补堵漏。不料,盆里的沥青倒了,一下子扣在我的左腿上...
微小说丨吃酒席
细妹又接到外家人电话:同宗兄弟大朋哥娶儿媳妇,请她回外家吃喜酒。 细妹最怕外家人来电话,外家人丁兴旺,男女老幼过百人,不是这个喜就是那个喜。人家喜了她却发愁,现今这喜钱几十元是拿不出手的,最少也要一百元。这次是疏堂兄弟的喜事,当然不能少于一...
微小说丨银色的雪
2018年12月21日,最后一场雪在漫天飞舞,窗外一片银色。 ICU一切都是白色的,如同窗外肆虐的大雪,白得有些刺眼——白色墙壁、白色天花板、白色吊瓶、白色输液管、白色被单、白色枕头、白色的各种插在线路上的仪器,还有来去匆匆的白大褂,就连棚...
微小说丨地瓜窖里的年轻人
入冬以后,安乐村的人只害怕两件事:“死牛烂地瓜”。牛要是病死了,一开春,就够人受的了,拉粪,翻地,累死个整劳力,这么说吧,一春的劳作,全指靠着家里那头牛。 地瓜要是烂了呢?这个地瓜指的是地瓜种。时间到了三月份,该育地瓜苗了。家家户户都在家附...
微小说丨雪儿
从照片上看,长歌长得并不算英俊,只是一双眼睛总给她无限的遐想。后来,她渐渐了解到,长歌父母已故,只身一人在农村生活,能拉一手好二胡。 只要她打开微信,准能看到长歌的问候。她觉得这个男人很有趣味,从自己开始的漫不经心,到后来的无话不说,再到每...
微小说丨类似爱情
雪和炎从小在一栋家属楼里长大,炎是哥哥,雪是妹妹,炎大了雪十三天。 两人父母是整栋楼仅有的从南方迁到这个东北小县的两户人家,因此两家走得很近。炎家的饭桌上一定有雪的一副碗筷,同样雪家的饭桌上也一定会摆着炎的一副碗筷。 上小学的时候,个子高的...
诗精粹丨铁匠铺(外一首)
诲人不倦的命工厂。重构 为我不停锻造护身符的家乡。还原 梦魇后迷失的故乡。敲醒 颠倒了日月的他乡 我们这些饱经流放的铁杵。赎偿着 眼高手低时犯下的罪过 这些生锈卷边的寒硬之物。蒙蔽了 自身,他身,星光的垂青 尤其那些几度开刃的利器。划伤了 ...
《辽河》经典回放丨说不尽的历史话题
一 说到历史,人们一般都会想到古老的语言,悠远的年限和神奥的密码,认为它离现实生活很远,既深邃,又神秘,只有走进博物馆、文物保护单位,或者钻到故纸堆里,才能有机会和它打个照面。 其实,历史老人和时间少女一样,都是人类自觉地存在的基本方式,是...
中国著名作家走营口丨邂逅传说山水间
情满望儿山 神州宇内名山无数,大多伴有民间神话传说,以中华民族传统道德文化启发后人。营口熊岳古城附近的望儿山,吸引着四方游客拜谒,印证着“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的古训。 远观望儿山,孤峰陡立,山体古铜颜色,山势海拔百余米也,却凛然矗于天地间,...
文学天下丨杰弗里·布朗《新闻》诗选
晚间新闻 考虑照相机,它的目光 只有无云的夜晚 却又聚集了虚假、扭曲 听空中的故事 呼吸困难的声音 沙粒过滤的声音 问你自己这个问题: 谁什么时候在那? 为什么天空突然灰蒙蒙的? 为什么笑?为什么死去的? 问这些孩子说了些什么? 谁在那里和...
开坛丨读沧海
雪后的下午,明亮耀眼,正好适宜我来写张少恩兄散文诗《我与大地的梦想击掌》的审美体验。 给少恩兄写点评短文,心情应该是快乐与庄严的,因为其人坦荡磊落,作品有种山的厚重,海的浩瀚,那底蕴呈沧海,这沧海正是曹孟德“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辽河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87.48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辽河

杂志价格:¥7.2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辽河

杂志价格:¥7.2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