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

视野 (2020年14期) 电子版

类型:半月刊  类别:文摘文萃
《视野》杂志是由中国著名高校---兰州大学主办的文摘类综合类月刊,以“关注社会生活,追踪前沿时尚,突出文化品位,崇尚人文...     展开
原价:¥8.00   促销价:¥4.89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视点丨一个武汉大学生的毕业季
我伴随武汉1998年夏天的特大洪水出生,聽说妈妈生我的时候医院停电,一度十分凶险。资料显示,当年全国受灾人口2.23亿,洪涝带走了4150条生命。而在我本科毕业即将离乡远赴英伦求学之际,2019-NCOV来了。 这个庚子冬春,我在收到伦敦政...
视点丨毕业这道题,哪里都是答案
如果说生活是一个缓慢受捶的过程,那么毕业就是年轻人遭受的第一个暴击。当你从象牙塔上一跃入海,头脑里只会充满问号。 “我能养活自己吗?”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 “只想回老家朝九晚五,是不是没志气?” 是不是所有的轰轰烈烈,到最后都变得“平...
视点丨高考结束后,给想成为___的你
高考结束到填写志愿的这段时间,你们是否也(替孩子)想过,为将来选择什么专业?不妨从前人的故事里,畅想一番吧。 给想成为医学生的你Melancholy 写下这个标题时,我有些犹豫,因为我本身是个不那么想成为医生的人。确切地说,我想写给那些在这...
视点丨毕业不完全剧透
你要毕业了。 脚还没完全踏出校门,惨烈的现实毫不留情摆了一道。聚餐结账时,海底捞店员看了眼你的学生证,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您的学生证快到期了,要抓紧多来吃几次啊。 你先是一怔,然后在心里骂: 以后就不能用海底捞6.9折学生优惠了?! 这种...
视点丨当个从名校毕业的普通人
1 在名校读书的孩子们大多数不算太快乐。 心理问题太常见了,我身边有抑郁倾向在吃药的朋友就有四个。 我有个搞数学奥赛的学妹,能上清华没有去,能上复旦的经院管院也没有去,选了数院。 她也知道清华牌子更大,金融赚钱更多,但她就是喜欢数学。 她和...
视点丨古代的学生们如何庆祝 自己的“毕业季”?
进入六月,空气里便开始弥漫离别的气息。 幼儿园的小伙伴们,在忙着筹备毕业演出; 中学生们,特别是刚刚结束高考的高中生,或许在计划着一场毕业旅行; 而大学校园里,则充斥着各种天马行空、搞怪的毕业照。 为了纪念曾经的美好,今天的毕业生们绞尽脑汁...
视点丨大师的毕业季
胡适先生每到学生毕业,总要向他们阐释人生的真谛。1929年胡先生给当年毕业生的赠言是:“不要抛弃学问。”这是因为,以前的功课,也许有一大部分是为了一张毕业文凭,不得已而做的。“从今以后,你们可以依自己的心愿去自由研究了。”趁现在年富力强的时...
沟通丨怎样不被人带到沟里去?
从小到大,我们常听很多人讲两种句式。每次听,都会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却又一时无法反驳。其一:“再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其二:“如果大家都像你这样,那怎么得了?” 比如说,你不爱收拾房间,其实也没多大事,可是架不住老妈天天唠叨:“连个房间都整不...
沟通丨有种天赋叫“浑然不觉”
在广州燠热而漫长的夏天,我的伯父,竟然可以不用空调。刚开始我也像多数子女一样,觉得全无必要,因为子女皆经济良好。他本人更是早早实现了财务自由,不存在买不起空调的可能性。而在他看起来近乎自虐的节省,简直就是陷子女于不义。但是伯父这个人脾气极倔...
沟通丨不赞美胡同的人
有一年去某大学参加一个关于城市建设的会议,谈着谈着就谈到了北京的城墙与胡同,自然也就谈到了梁思成与林徽因。大家都赞美胡同,甚至赞美长袍与马褂,赞美辜鸿铭的辫子,反对西装与领带,当然,他们都穿着西装扎着领带,穿着系带或不系带的皮鞋。据一个深谙...
青春丨少年的我,少年的他
一 我曾经长久地凝视着窗外的银杏树。我并不是在观察什么,只是百无聊赖。 少年时代的我是一个学习挺认真,成绩却比较一般的学生。整个中学时代,我最好的成绩也就是前十名。这样在班上我受到了老师的一点点宠爱,因为老师觉得有可能增加一个考上好学校的学...
青春丨她们怎样把我逼成了艺术工作者
每次谈到我的“文艺生涯”,开场都是照例要提一下我的名字的,这个和“神笔马良”主人公一样的名字,最初的由来不过是我在家里排行老二,上海话把二多读成“两”,“良”和“两”谐音,所以我从事艺术工作的父母给了我“马良”的名字。如果我叫马二,也许我的...
历史丨谎言饲养的王
燕将乐毅率六国联军攻破齐国,齐王逃到卫国。该王是个想得开的,据史载,在逃亡中他的肚子整整胖了三圈儿,因此,他在卫国的主要工作除了吃和睡就是散步减肥。一日,该王走得乏了,坐在石头上发呆,忽然就想起了他的国家——此时的齐国只剩下两座孤城,临淄王...
历史丨从《红楼梦》看移民经济学
细心的读者读《红楼梦》,会发现清初的人口处于四处往京城流动的状态,而且波及范围相当广。美国经济学家曼昆透彻地解释了这一现象,他在《经济学原理》一书中指出:“大量移民流入一个地区也会鼓励新工人可以使用的资本流入、技术或生产流程进步。因此,劳动...
历史丨清代的奏折
讲清朝奏折的历史,要从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和康熙的故事讲起。曹寅和康熙是一起长大的发小。曹寅的母亲孙氏还是康熙的保姆(古代宫廷中管抚养子女的女妾),康熙小时候得过天花,生病期间得到孙氏的悉心照料。若不是隔着主子、家奴这层身份,康熙和曹寅也许会是...
科学丨关于迷路这件事
迈克尔·邦德在《寻路》一书中讲了一件令人心疼的事件:66岁的杰拉尔丁是田纳西州一位退休护士,她在2103年7月徒步时因为迷路而丧生,两年后才被发现,而她偏离得并不远。2015年10月的一天,美国缅因州一位森林调查员在一个树丛里发现...
科学丨口罩与墨镜
随着新冠肺炎在欧洲大暴走,我们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欧洲人不爱戴口罩。 口罩在欧洲人心目中并没有主动预防疾病的作用。 另外欧洲的气候环境好,没有风沙、雾霾,所以很难养成戴口罩的习惯。更重要的一点,口罩对欧洲人没有“美颜功能”。 相比欧洲,亚洲...
文艺丨寺庙
“南朝四百八十寺”,这是杜牧当时当地的约略估计,今日中国大地上共有多少寺庙,谅难统计。我不信佛,但每见寺庙必进去观光,或为寻找壁画、泥塑,更为感受其隔绝红尘的气氛。每进庙门,古松翠柏,梅、兰、竹、菊,素墙、殿堂、黄幔,不遇烧香季节,稀有人影...
文艺丨苦夏
这一日,终于搁下扇子。来自天上干燥清爽的风,吹得我一袂飞举,并从袖口和裤管口钻进来,把周身滑溜溜地抚动。我惊讶地看着阳光下的依旧夺目的风景,不明白数日前那个酷烈非常的夏天,突然跑到哪里去了。 是我逃遁似的一步跳出了夏天,还是它在一夜间崩溃?...
文艺丨再见晚饭花
没有想到在越南也能遇到覆盆子,它是我的父辈们的心头好。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覆盆子和那种涩涩的土梨子,几乎是他们那一代孩子能够吃到的口感最好的水果。覆盆子因为是蔓生,一根藤上累累叠叠的全都是,又易摘取,因此每找到一株,孩子们都兴奋得不得了。 ...
文艺丨图说书法(172)
倪元璐(1593一1644年),字玉汝,号鸿宝,浙江上虞人,明末著名书法家。自幼聪颖勤奋,十七岁时,郡、县、监司三次考试皆名列第一。十九岁时,著名学者陈继儒见其书扇,大为惊叹,诧为仙才,后声誉日隆。1622年中进士,授编修,历官拜户部尚书、...
后街丨意大利面是门政治学
1953年6月5日的拿波里《新闻报》报道,市长候选人、君主党的阿奇勒·劳罗请他的竞选伙伴制作意大利面,在他竞选期间分发给自己所在选区的左邻右舍。有人吃了他们家的面,却说要把选票投给意大利共产党,于是双方在面档上起了冲突,最后演变成...
后街丨班主任在窗外看我
如果可以列出上学时候“十大令人恐惧的事情”,那么“发现班主任在窗外看着你”绝对可以位于前三。甚至毕业多年后,回想起那些被班主任在窗外的凝視支配的恐惧,双手还忍不住微微颤抖。 在这恐惧之下,冷静的我竟然开始在思考一个哲学问题:发现班主任正站在...
后街丨自拍极简史
21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一定是自拍美颜APP。打开自拍软件,在手机的前置摄像头里,我们常常会对自己的容貌產生幻觉,然后沉迷。 在没有智能手机和美颜软件的古代,少男少女们岂不是要失去自拍这一大人生乐事? 不必担心!没有手机有画笔。自画像,就是古...
后街丨笑料
简洁的秘诀 有个记者向海明威求教:“你作品中的语言如此简洁,请问有何秘诀?”“有时我饿着写,肚子饿得咕咕直叫;有时我站着写,而且只用一只脚踮着地;有时我在寒冬故意只穿一件單衣,我边写边冻得瑟瑟发抖。这些非常不愉快的感觉使我不得不尽量少写些多...
专栏丨回忆素描,关于告别
从四月底一口气敲完本科毕业论文之后,我再也没写下超过500字的、属于私人的文字。就像是文字水龙头戛然被拧住,有一种不知所措的逃避感和泄气感。今天在想,不能再逃避了。毕竟自我标榜过对文字有天然的亲近感、喜欢书写胜于说话,而且以后大概率还要靠写...
专栏丨徐老师二三事
老师的逸闻轶事,总是被做学生的所津津乐道。过了这么多年,许多都已经化作了经典的记忆,一遍遍地回味咀嚼。比如说这个老师的特有的动作,那个老师的习惯强调。更何况如果是一个对自己有深刻影响的人呢? 我所要回忆的是我初中的班主任徐老师。 在还没进入...
专栏丨谢谢你,奥勒留
在北京某家高级宴会厅的包厢里,一场学术研讨会的庆功宴正接近尾声——北大的跟人大的称兄道弟,写诗的和画画的勾肩搭背。 正在我饶有兴味地“观赏”饭局之众生相时,一个约摸四五岁的小男孩向我走来,他没有介绍自己,也不打招呼,直接对我说:“阿姨,你—...
专栏丨幼儿园忆事
幼儿园是我人生最淘气的时期,大有与天地为敌的风范。我怀着一颗童心,残害着幼儿园里的每一个小生灵,大到流浪猫,小到芝麻粒大的蚂蚁,甚至连蜜蜂也不放过。然而蜜蜂是昆虫界的剑客,受到袭击必然拔剑刺人。自然我一个夏天被蜜蜂蛰过三四次,每次手都肿得像...
专栏丨谣言的配方
谣言的传播也有配方。 美国社会学家G.W.奥尔波特和L.波斯特曼总结出一个谣传的公式: R=I×A R是Rumour,謠传;I是Important,重要;A是Ambiguous,含糊。这就是说,如果一个谣言的内容,完全不重要或完全...
专栏丨莫可名状的忧虑
今天,日久年深的忧虑偶尔涌上心头,我感到像是生病了。在我维持生命的那个餐馆的二楼餐室,我比平时要吃得少。我正要离开时,侍者注意到那瓶酒还剩一半,转身对我说:“再见,索阿雷斯先生,我希望你能感觉好点。” 像一阵狂風驱散了天空的阴霾,这句简短的...
专栏丨暖冬
清雨洗尘。 浅香修心。 都立冬了,小村还是软玉温香在怀的惬意缠绵气候。这老天爷还打算让冬天来吗? 不知到哪瞎逛的北風,让草本的亲戚们都乱了方寸了。那些原本已收拾好了细软换好了墨绿小腰裙、千层干花纳底绣花鞋习惯性打算往南山南出个远门的小花小草...
专栏丨冷淡的回报
一个著名作家和朋友在报摊上买报紙,那朋友礼貌地对报贩说了声谢谢,但报贩却冷口冷脸,没发一言。 “这家伙态度很差,是不是?”他们继续前行时,作家问道。 “他每天晚上都是这样的。”朋友说。 “那么你为什么还是对他那么客气?”作家问他。 朋友答道...
专栏丨我们为什么要文学
我个人觉得,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文学可能使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好一些。 人類绝不会是因为文学这件事很糟糕、文学刺激、文学里边有我们现实生活中完全不能做到的,或者文学里有我们心里想而不敢做的,我们看文学才过瘾。我估计人类最后恐怕还是因为,阅读文学会...
专栏丨月夜在青州西门上
夜间十二点钟左右,我登在青州城西门上;也没有鸡叫,也没有狗咬;西南方那些山,好像是睡在月光里;城内的屋宇,浸在月光里更看不见一星灯亮。 天上牛乳一般的月光,城下琴瑟一般的流水,中间的我,听水看月,我的肉体和精神都溶解在月光水声里。 月里水里...
专栏丨一个词在时间中的奇遇
一个词,是幼儿认识世界的开始。这个词可以是国王,可以是杰克,可以是孙悟空,可以是大鼻象。对于一个词,我们会问的是:“它是什么?”可是一旦经历了时间,我们也许会改问:“那后来呢?”国王离开王宫,杰克用牛换了一袋豆子,孙悟空从石头里蹦出来,大鼻...
专栏丨夏天的样子
希望夏天就是夏天的样子。对那挡也挡不住的烈日,擦也擦不干的汗水,任何人都无可奈何,所做的只能是拼命地喝水,默默地忍耐。 即便如此,仍然希望夏天就是夏天的样子。 正是有了这样的夏天,才能有秋天的收获。 这样的夏天让人难以忍受,但大自然却在默默...
专栏丨青春短长
都有一份纯真、激情、向上、爱美、生动憨娈的意境,亦即是罗曼蒂克的醇髓,几乎可说少年青年个个是艺术家的坯、诗人的料、英雄豪杰的种。 青春将尽,天赋的本钱日渐告罄,而肉体上精神上开支浩繁,魔鬼来放高利贷了。这个人人难逃的律令,人人全然不知,像感...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视野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117.36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视野

杂志价格:¥4.8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视野

杂志价格:¥4.8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