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文选刊

小品文选刊 (2021年03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一本精选全国报刊佳作,荟萃时代精美短文的综合性文摘半月刊,具有思想性、文学性、趣味性。一刊在手,遍览全国报刊精萃小品。
原价:¥8.00   促销价:¥4.89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卷首语丨多情莫若二月柳
仿佛早就约定好了似的,二月一来,布谷鸟便忙不迭地,到处向人们报告着春天的消息。那些小草儿,铆足了劲,探出头,恨不得,一下子就将这好久沒有谋面的世界,看个够。 河水,也不安分了起来,冲破一冬天沉寂的气氛,开始随着喷薄而出的生机,流动着潺潺的柔...
品行丨风雨雁门关
曾听人说:“一座雁门关,半部华夏史。”以前,在读过的史书中总能见到关于雁门关的描述,但无论怎样的文字记载,都会有一种距离感,总不如走近它,倾听它的诉说,抚摸那历经沧桑的“肌肤”,让人感到更为亲切。 初冬的一天,我和朋友驱车来到隐匿于崇山峻岭...
品行丨西安性格
最近有一部剧很火,是张嘉益、闫妮等主演的《装台》。我追着看了一阵,觉得蛮有意思,除了剧情讲述的西安市井生活吸引人外,最有魅力的一点还在于,它对西安性格进行了一番刻画与表达。 张嘉益饰演的刁大顺,是个典型的西安男人,拿得起,放得下,侵略性强,...
品行丨母亲过宁夏
我不是个讲究的人,但我在措辞这篇短文时,在题目上竟一时糊涂得不知如何是好,究竟是用一个“到”字呢?还是来用一个“走”字,或是一个“过”字?涌入我思维里的这几个字,使我琢磨再三,最终选择了一个“过”字。因为我要说的这位母亲,不是别人,而是我们...
品行丨太行有菊悬崖开
有一年的晚秋时节,我们一群文人墨客,相约太行。北国的秋天,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凌寒而生的花草,日渐稀疏起来。而令我们惊叹不已的是,在太行绝壁处,焕然盛开的小小山花。绝壁之上,除了五角红枫、黄栌之外,只有它们,稀稀疏疏地在盛开着。曰:太行菊。...
品相丨我不愿送人, 亦不愿人送我
在现代人的生活里,送行和拜寿、送殡一样成为应酬的礼节之一。 起个大早,迷迷糊糊地赶到车站码头,挤在乱哄哄人群里面,找到你的对象,扯几句淡话,好容易耗到汽笛一叫,然后鸟兽散,吐一口轻松气回家。在被送的那一方面,觉得人缘好,没白混,而且体面,有...
品相丨旧式的冬天
想不到,冬天这么快就又来了,说实话,我是喜欢冬天的。 冬天的早上,我是喜欢出去走走的,戴着皮帽子围上大围脖,而且,我是喜欢旧式的冬天,旧式的冬天是离不开火爐子的,有几间屋子一般就要生几个炉子,只要这屋子里住人。 当然储物的那种小房一般用不上...
品相丨九千声“起立”
我七岁时,就读于北京海淀区建设小学。一年级第二学期某天放学回家,我对父亲说,爸,我当上了主席。爸吓了一大跳,说,什么……主席?我说,班主席。 说起来,“主席”这个词,是中国土特产。古时没桌椅,老祖宗席地而坐历史悠久,大约到了唐代,才出现了真...
品相丨花死了,芬芳还活着
六嬸儿插秧的时候,喜欢在稻田里插一个稻草人,然后给它穿上老伴儿的衣服,就仿佛老伴儿又活了一样。就听见她一边插秧,一边喃喃低语:年轻那会儿啊,你总是不让我干重活,就让我坐那稻田梗上看你干活,现在,我也让你歇歇,你就看着我干吧。再干几年,等把孙...
品相丨故乡的年味
繽纷人世间,有许多事物值得缅怀与念想,譬如,花鸟虫鱼,阳光雨露,草木云石,亲情友爱,等等。而我,却偏偏对一种极具穿透力的味道情有独钟。它始终占据着我的嗅觉,刺激着我的味蕾,以至念念不忘,刻骨铭心。那,便是年味。 一进腊月,镇上人家几乎家家户...
品相丨饭桌上的叮咛
最忘不了的是儿时的饭桌,忘不了饭桌上父母的叮咛。 我们一家四口人,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算是村里一个少有的小家庭。全家人一起吃饭时,父亲固定坐主位,母亲一般坐副位,我和姐姐则坐在对面的长条凳上。母亲常常要捧菜、添饭,来来往往,坐下来吃饭的时...
品味丨素菜荤做
近日,我成功做了一盘粉蒸肉,颇有感慨。 今年以来,饮食方面,没有什么心思去精耕细作,总是尽量吃得简单,总是尽量不去人多的超市。这一天与好友感叹:日子白过了!好友十分怀旧地说:唉,想吃一次粉蒸肉。顿时,我深感亏负人生,遂拍案而起:做! 我预订...
品味丨河虾
河虾,顾名思义,是生长在河水溪流中的虾(亦泛指淡水虾)。有河流的地方,就有河虾。 于是,食河虾,便也只是一件寻常事。 齐白石先生所画的那种,有着长长的螯的虾,就是河虾。河虾虽小,但肉质肥丰,软嫩滑爽,香甜可口,所以,亦可谓河鲜矣。 河虾,可...
品味丨泡菜人生
想起来,我人生的许多起伏,都与那毫不起眼的泡菜有关。 小时候,我如泡菜一般,泡在家庭这只大坛子里。母亲并没有留下多少温存的记忆,但对她做泡菜的记忆却很深。母亲蹲在厨房的一只角落,先掀开坛盖揭开内盖,再把那些洗净了晾干了水分的各类菜蔬一点一点...
品味丨喝茶
吾乡是茶叶集散地,喜欢喝茶的人多。坐办公室的,几乎每人都带个玻璃杯,里面泡着龙井茶,一看叶芽,就知道茶的好坏。然而喝的多是绿茶,喜欢红茶、乌龙茶、普洱茶的,似不多。久未回乡,不知道如今喝茶的风气如何。我喜欢喝茶比较晚,不能喝酒了,才开始喜欢...
品物丨冬柿丹红
那年迁居,适逢好友去山里采风,回来送给我一幅《柿柿如意》,因曾和她说喜欢于非闇的《丹柿图》,这幅画便截取了一枝冬柿凌雪的局部。 几枚丹红的柿子悬挂在枝头,一层白雪晶莹地飘落在上面,雪地蓝天,更显柿子的神韵。欣赏过后,我把它装裱进画框,挂在新...
品物丨年龄的道具
中国古典小说中,有几件有名的道具:哨棒、钉耙、胡须。 从外表看,哨棒是一根粗陋的木棍。粗疏的木质,来自于某一棵树,上面似乎还留有节痂和年轮木纹。武二郎拎一根哨棒,在江湖游走,就像一件衣服的配饰,合身得体。据说鲁地从前多狼,拎一根哨棒在手,棒...
品物丨故乡的冬天
回乡下老家看望父母的哥哥发来飘着雪花的视频,也许是因为久离故乡的缘故,也许是在南方沿海工作,多年没见下雪的缘故,这段视频我看了好几遍,使我不由得想起儿时在老家生活的情景,想起故乡的冬天。 我的老家在一座大山的深處,记忆中大山里故乡的冬天既不...
品物丨雾雨杂炊烟
来的时候北方正落叶,而萍乡还是一片绚烂,绚烂着想不到的平常与异常。视野中又出现了艳丽的色块,像大地的锦毯,一直铺向前去。车上的人兴奋起来,渐渐看清是波斯菊,红的粉的黄的波斯菊,每个叶片都尽情灿烂。 一定是一场好戏的序幕。果然就看到一条河,清...
品物丨旷兔
和穴兔的后代家兔相比,旷兔,那才配叫兔子呢! 你在荒野上遇到一只旷兔,就是天赐沟里常见的野兔,明明是一只兔子,土褐色的被毛,圆圆的灰黄色的眼睛,一双生着黑耳尖的长耳朵,一面永远举动着的像是停战白旗似的小白尾巴,但是转眼之间,你只看清一面停战...
品情丨这个字写得好
1987年年底,我当教师刚刚半年。就在临近寒假的时候,我得到了一个学生家长的邀请,他让我到他们家过年。这其实是客套,我哪能不知道呢,我就随口说:“好的。” 没想到学生家长来真的了。几天后,我收到了学生家长的来信。这位退休的乡村中学语文教师用...
品情丨烟火邻居
自从小院平房搬到住宅小区楼上,与邻居之间唯一的沟通就是楼梯里问一声仓促的“你好”,面容还没看清楚,人已消失在门的后面。甚至更多时候只是礼貌性的微笑一下,点头示意便各自离开。 周末晚上,我正在书房闭门写作,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看了看表...
品情丨叩问生命
不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初的哪年哪月,我还住在东四北大街的一座楼上,为参加一次文学活动,我供职的中国青年出版社先派车接我,之后接史铁生同车前往。只记得当人们从楼上将轮椅上的他抬下楼时,因其高大壮实的身量,每个人头上都冒满了汗,他却只能以感激、愧...
品情丨买年货
记忆里,每次买年货,都是我和小哥哥跟着母亲去镇上买的。 小哥哥比我大两岁,属猴,真像只野猴子。在他眼里,啥都可以玩。一块瓦片,可以蹦着跳着踢一路。扳弯一根枯树枝,猛一松手,反弹回去,他也会乐呵好一阵子。用母亲的话说,就是个小毛猴子。我呢,不...
品情丨人间散步
正午,带阿尔姗娜去缴暖气费。缴费站在附近一个老小区的尽头,于是我们牵手在长长的巷子里走着。没有风,阳光明亮耀眼,洒在肩头,有一种舒适的暖。放假了,附近的小学校园里空空荡荡,一个人影也没有。巷子里迎面遇到的,几乎都是老人,背着手,佝偻着身子,...
品言丨守护精神故乡
这几年波澜壮阔的历史画面中,有一个没有出场的人物,名字叫做“时代”。时代中的我们,最终融汇成集体叙事,每一个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时代注脚,但却无法选择时代,挣脱不了时代赋予的限度。 回顾过去,我写《年轮》《知青》《人世间》等,其实就是反思时代...
品言丨谁升起, 谁就是太阳
我一直喜歡一句话:“谁升起,谁就是太阳。”因此,“在苍茫的暮色里,加紧脚步赶路”。 伦敦郊外的海格特公墓东端,安葬着哲学巨匠马克思。他的墓碑上刻着他最著名的两句话:“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与“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
品言丨生命的第一功课
人的生命恰似一部小说,其价值在于贡献而不在于短长。 看过一幅漫画,内容是年轻的母亲等在家门前,5岁的儿子甩开她的手,箭一般地飞向月夜归来的父亲。图下有言:“人生有两个方向很重要,一个是出门,一个是回家。” 这幅漫画有两个令人遐想的概念:出门...
品言丨瓦上霜
小时候在乡村,在冬日,常见屋瓦上的冰霜。它向人传递的,是一份彻骨的寒意。 关于瓦上霜,唐朝诗人张籍说:“愿为石中泉,不为瓦上霜。”也就是说,张籍对寒凉的、没有情感温度的瓦上霜是没有好感的。宋代诗人陆游以纸墨同老子对话时,也心生感慨:“人生忽...
品言丨每一朵乌云都有金边
小年,在封城期间学会了骑自行车。 她不高,这一点估计怪我,是我在基因上拖了她的后腿,把她绊倒在起跑线上。除此之外,长高的关键就是食物和运动,她还是个挑嘴天后,只有两种东西不吃:这个不吃,那个也不吃。 最后剩下的,就是运动了。 为此,即使人人...
品言丨云之语
流浪者,在天空里流浪,天长日久,沦落成了天空的装饰品。 一经缺席,天空便像一块呆板的蓝布,既寂寥,又空旷。 没有世俗的功利,没有明确的意图,风将其吹向哪里,就漫无目的地飘向哪里。 聚来散去,时而雪白,时而乌黑;时而打盹,时而清醒;时而从容,...
品言丨明月照大江
人到五十,面對世事万物,心中顿时豁然开朗。 我跟大多数人一样,是一个常人,吃的是家常便饭,过的是寻常生活,谈的是人之常情,所见皆常事,所悟皆常理,说的话也是老生常谈。身处平常,开门无非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怀揣着理想为生活而...
品艺丨读书是门暗功夫
不动笔墨不读书 我曾经想写一短文,谈中国人的吃葱,想引用两句谚语:“宁吃一斗葱,莫逢屈突通。”说明中国有些人是怕吃葱的。屈突通想必是个很残暴的人。但是他是哪一朝代的人,他做过什么事,为什么叫人望而生畏,却不甚了了。这一则谚语只好放弃。 好像...
品艺丨细读的妙处
读书细的功夫,是阅读的基本功之一。什么叫细?多读几遍就叫细吗?这么说,还是说不清读书要细的基本东西。不如举例说明。已故的老作家汪曾祺先生的短篇小说《鉴赏家》,或许能够从阅读的细这方面给予我们一些启发。 小说讲述乡间一个名叫叶三的水果贩子,跟...
品艺丨王蒙的文学课
文学是对时光的一种挽留,文学就是要让青春不老。以《红楼梦》为例,由于《红楼梦》的存在,林黛玉永远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尽管她生性悲观,却仍然非常犀利而有灵性。她的才能卓异,她在诗歌等各个方面的创作,也比别人来得高级。薛宝钗也是可爱的人。她的...
品艺丨古琴的范儿
如果说古琴是我们的国粹,应该少有人反对。不仅古,而且是纯粹的中华原创、国之精华。 据说,古琴至今有三千五百年以上的历史。以乐器的古老与精致论,世界罕见。历几个千年,至今未曾间断,与“中华文明是世界唯一未曾间断的文明”这种说法一样久远。 古琴...
品艺丨在时间的长廊里静坐
诗人在时间的长廊里随心所欲地行走,应该是对空间的有意遗忘,对另一个生命的极端漠视。当时间的利刃进入孤独的心灵时,生命的意义变得含混不清,就如同一块石头被自己的光芒照亮,没有参照系,没有支撑点,只有无限拉长的影子,在灰暗的走廊里,自由自在地默...
品史丨一斗米与半年粮
《增廣贤文》曰:“贪他一斗米,失却半年粮。争他一脚豚,反失一肘羊。”占便宜之害,跃然纸上。古代兵家也讲究予取先与,想从对方那里得到什么,必先给对方一点甜头,使之放松警惕,然后找机会夺取。 春秋时期,晋国旁边有个小国叫仇繇。晋国大夫智伯瑶想攻...
品史丨名垂青史的牛贩子
弦高是春秋时郑国的一个商人,平时以贩牛为生,但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牛贩子,却因为在关键时刻舍弃自己个人的利益,挽救国家于危亡,而成为了一个名垂青史的人。 公元前628年,郑国公去世,一心想要扩张领土的秦国,想趁郑国国丧之际,攻占郑国。于是,秦...
品史丨谁是商鞅的伯乐
公元前361年,秦孝公发布求贤令,招贤纳士。山东六国的能人名仕纷纷渡黄河过函谷关,到秦国应试,商鞅也在其中。 如果按照正常程序,商鞅的结果不外乎两种:或者一上来就被淘汰,或者先做地方小官。是景监发现了商鞅,他认定商鞅正是秦孝公苦苦寻找的治国...
品史丨贾谊的才情
汉文帝前元元年(前179年),都城长安未央宫大殿上,一个二十出头的年青人在侃侃而谈。他说,要使国家长治久安,必须施仁义,行仁政,保证老百姓都有地种……年青人语句铿锵,说理透辟,勾画出一幅仁以爱民、礼以尊君、四海清平的图景。 汉文帝越听越爱听...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小品文选刊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58.68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小品文选刊

杂志价格:¥4.8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小品文选刊

杂志价格:¥4.8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