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女孩当庭怒讨代孕款:捷径才是世上最远的路

2019年12月,已经怀孕快七个月的林漠漠冒着严寒去上班,不小心感冒了,高烧达39℃。郭芳又一次发火,林漠漠内疚地说:“对不起姐姐,是我拖累了您。”退烧后,她立马辞了职,安心在家待产……

这段时间林漠漠和郭芳有不少通话记录,然而,郭芳竟就这样轻松蒙混过去了。林漠漠告诉法官,她已打印出和郭芳的通话记录,但法官提醒林漠漠,只有通话清单没有实质的录音内容,法庭不能采信。

林漠漠几乎站立不稳,她哭喊着:“他们都在说谎,孩子住院后,一直都是郭芳在照料陪护,现在孩子都在她手上,她怎么会不知情……”

2020年2月中旬,还差一周才到预产期的林漠漠羊水破了,被程建彬夫妻俩紧急送到郭芳表妹所在的医院。一直折腾到第三天上午,林漠漠的宫口还没开全。医生建议剖宫产,林漠漠一听剖宫立马痛哭失声,她还没有男朋友,如果剖宫,今后可怎么跟另一半交代呢?

最后,郭芳表妹请来了资深的助产士,林漠漠又配合着用力,终于顺利生下女儿清清。没想到,孩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加上新生儿肺炎,林漠漠只看了她一眼,就被护士抱到了重症监护室,随后又转到山东省立医院。

2020年3月,林漠漠想去看看日夜思念的孩子,但程建彬夫妻俩不接电话。林漠漠坐动车去省立医院,这才得知,孩子花费了27万元的医疗费用,已经痊愈出院。她抓心般地想孩子,也想追讨余下的代孕费用,就不停地拨打程建彬的电话,但程建彬总是支支吾吾一拖再拖。

2020年3月末,程建彬现身,称孩子出生后,治疗费就花了27万。这一切,是林漠漠孕期不好好休养造成的。说完,他扬长而去。林漠漠再打电话,竟然是空号。林漠漠去找房东,但房东说,她和程建彬夫妻也只是房东和租客的关系,如今人失踪了,她也没有办法。

林漠漠不相信,当初房东对这件事那么热心,他们的关系怎么会那么简单?她把奶奶接了过来,想慢慢从房东这里打开缺口,追讨剩下的22万元。

艰难取证去翻案,打赢官司如噩梦一场

2020年4月,林漠漠按照代孕协议上的身份证复印件,找到了程建彬的家庭住址,但敲不开门。邻居阿姨告诉她,这家人收养了个孩子后,好像搬到邻市女方的娘家亲戚那边去住了。

让林漠漠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一个月后,郭芳竟然主动给她打电话,让她把生孩子前收到的20万元还给自己,否则就起诉她。林漠漠震惊不已,坚决不退。结果一周之后,林漠漠就接到了法院的传票。

此刻,与林漠漠的激愤相比,郭芳非常平静,她一字一句地说:“我和丈夫多年没有孩子,他告诉我,想领养个弃婴,我同意了。他抱来了女婴,结果发现有病需要治疗。直到上个月,我才偶然发现他们之间的代孕协议。领养和代孕是两个概念,我不能忍受自己的合法权益被侵犯,所以才坚决要追回代孕费。”

最终审理结果,林漠漠败诉。她委屈地对法官哭诉:“我是不会让郭芳得逞的,我要寻找证据,我相信法律会还我一个公道!”

闭庭后,林漠漠不顾一切地跑到程建彬面前,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我一个清白的姑娘,给你怀孕生子,你不能把剩下的钱给我也就罢了,还要追讨前期已付的。你还是个男人吗?钱都被我花得差不多了,我到哪里去找钱还给你们啊。”

可程建彬黑着脸说:“你不想退钱也行,那你把孩子医药费赔给我们,住院单据我都保存着呢!”林漠漠傻眼了!她真是悔青了肠子。自己一个堂堂大学生,明明知道代孕是违法的,却怀着侥幸心理想走捷径,如今竹篮打水一场空,还受此侮辱。

想到年迈体弱的奶奶,林漠漠更是心如刀绞。她夜不能寐,体重直线下降。她咽不下这口气,决定寻找证据,讨回损失。她想方设法取证,但郭芳很精明,打电话知道她在录音,题外的话一句也不说。房东也很谨慎,林漠漠找不到对自己有利的证据。

2020年6月的一天,林漠漠的洗手间漏水,住在楼下的房东去出租屋找林漠漠,想借故把她赶走。林漠漠那天出门应聘,只有耳背的奶奶自己在家。不一会儿,郭芳也去找房东。郭芳听说林漠漠不在家,就直接去了她家。

奶奶耳背,和人说话需要很大声,房东和郭芳就没躲避她。房东对郭芳说:“看来这个林漠漠很倔强,住在我这里还不走了,要不你给她10万,把她打发走吧,人家小姑娘代孕一场也不容易。”郭芳生气地说:“我本来也没想让她把20万吐出来,只想着后边的钱不给算了。她生了这么个病孩子,我们已经花了那么多钱,孩子身体差,后期成长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呢!都怪她当初不听话,不好好休息,难产时也不同意剖宫产,就是因为她的不负责任孩子才这样的。”

她們没想到,林漠漠不放心奶奶自己一人在家,给房间安了监控器。这样,她外出时可以通过手机查看奶奶的动态。郭芳的话全部被录了下来,从录音中,林漠漠还得知房东和郭芳是亲戚关系。

有了证据后的林漠漠,向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并加了诉讼内容,指控房东作伪证。

2020年8月,法院判决,虽然代孕协议不受法律支持,但考虑到代孕事实已经形成,林漠漠为此付出了代价,程建彬夫妻俩应该履行协议。房东杨玉春涉嫌作伪证,另案处理。

官司虽然赢了,但林漠漠却如同做了一场噩梦。人生从来都没有捷径可走,这种不合法的行为,很容易给自己带来伤害。如果能重新选择,她再也不会做如此糊涂的事了。

(因涉及隐私,当事人均为化名。)

[编后]靠代孕来改变人生,这是不可取的。在现行法律框架下,代孕是违法行为,这就意味着,雇主不但在履约上没有法律保障,双方在代孕过程中发生的一切纠纷,出租身体代孕的人,都很可能讨不到说法和公道,更不用说此事对女性今后人生的影响,那更是无法预料。所以,不要贪图捷径,最好的方式是脚踏实地,走好每一步。

编辑/柴寿宇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