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疫情最糟糕的时候从此过去了吗?

病毒变异的威胁

“我们每天仍然有1500到3500人死亡,每日新增病例数是去年夏天的2.5倍。”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罗谢尔·瓦伦斯基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虽然目前的下降趋势是令人激动的,但疫情依然处在高位。《华盛顿邮报》也警告:美国疫情依然严峻,每天感染人数超过9万。不管是由于变异病毒的快速传播还是社交距离措施的放松,最近的好转随时可能会被打破。??

“这个(好转的)趋势目前不会改变,仍然是在下降,但是机遇和危机是并存的。”美国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陈希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最主要的担心是变异病毒,如果美国是类似英国和法国等国家的流行病学曲线,那就会是一轮又一轮的波峰。

当前,在包括欧洲在内的许多地区,新冠病毒仍很顽固,尤其是病毒的变种正在快速传播。截至2月17日,病毒在英国的变种B.1.1.7已在94个国家出现,比前一周增加了8个;46个国家发现的南非变种比之前增加了2个;而在21个国家中出现了在巴西/日本的变种,新增6个国家。

美国圣地亚哥斯克里普斯研究所进化生物学家克里斯蒂安·安德森等一众学者2月7日发表的预印版论文指出,美国正处于与其他国家类似的轨迹上,B.1.1.7迅速成为新冠病毒的主要变种,需要立即采取果断行动,以降低新冠发病率和死亡率。他们的预测是:按照目前每日7.1%的增长率,3月23日以后,B.1.1.7将会成为美国主要流行病毒株,超过一半的确诊者感染的是这种变体。

在丹麦,在2月第一周进行了全基因组测序的感染病例中,30.9%属于B.1.1.7族系,一个月以前这一比例仅为3.8%。2月19日,德国疾控机构负责人表示,该国新增新冠感染数已经平稳地下降,但是其中与传染性更强的变种病毒有关的确诊者在上升,当周,德国确诊者中,感染B.1.1.7变种的人数占到了22%,而两周以前,这一数据为6%。南非和巴西突变株传染性不如发生在英国的变种强,但是据报道,此病毒具有部分逃脱免疫保护的能力。

与病毒变异有关的两个问题是传播力和疫苗的保护效力。对于前一个问题,陆蒙吉说,RNA病毒每次扩散都会产生很多突变,扩散越快突变就会越多,因此降低传播会让突变更少。在短期内,人类不用担心新冠疫苗失效,但是突变积累到何种程度,会让新冠疫苗有失效的可能性,以及确定什么时候需要更新疫苗,陆蒙吉说,需要接下来在人群中去开展实际研究。

作为应对,陈希说,现在美国争论最厉害的就是,是遵循标准的两针接种程序还是尽量让更多人先接种上第一剂?因为在疫苗有限的情况下,后一种办法可以让更多的人在变异病毒大流行之前得到部分的保护,争取时间差。“因为更多人一旦被保护,病毒传播力就会下降,就可以有效地遏制新的变异病毒传播,所以是在和时间赛跑”。

2月17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也发表了一篇围绕该主题讨论的文章,不过,这已不是新鲜事。早在2020年12月30日,英国就已经采纳了“推迟第二针”的策略;1月21日,美国疾控中心首次表示,第一针接种后,推迟6周接种第二针是可以接受的。

变异病毒的影响有多大,取决于疫苗、病毒的变异与传播能力及管控措施之间的角力。陆蒙吉指出,新冠病毒突变株到底会不会影响之后疫情的走向,现在有不同看法。持否定意见的一些人认为,英国和一些欧盟国家的B.1.1.7传播比例很高,但是在现有管制措施下,新发病例数一直在下降。

目前,尚未发现这些变异病毒引起的致病力和毒力(疾病的严重性)发生改变。《大西洋月刊》因此比较乐观地认为,即使新变异病毒的出现减缓了新冠感染者数量的下降,也不太可能導致死亡率和住院率的急剧上升。该媒体写道,“尽管大流行尚未结束,但我们可能已经站在了终结新冠疫情的起点。”

疫情最糟糕的时候过去了吗?

是疫情最糟糕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还是说前方有多起更大的疫情浪潮还在等着人类?或者,这一轮的疫情好转,是否是长期的趋势?答案是:可能吧。

据美国华盛顿大学卫生统计评估研究所(IHME)2月12日公布的模型预测结果,这场大流行未来四个月在美国的发展轨迹,将由四个因素的不同组合决定,其中,对疫情下降有利的两个因素,一是愿意接种疫苗的成年人比例提高,疫苗接种率达到71%,二是从现在开始到8月份的季节性下降;但也存在两个加剧疫情严重性的因素,即病毒变体B.1.1.7的传播和防疫行为的放松。

该机构认为,过去这个冬天,随着戴口罩、减少流动、减少室内聚餐等行为,美国新冠病毒传播有所减缓。但是,反过来,随着病例数量的下降,以及免疫计划的推进,人们又会放松个人行为,增加传播几率。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流行病学家詹妮弗·努佐认为,利用新冠病例的减少,来证明重新开放商业、放松限制是合理的,这样的做法令人担心。

再加上突变毒株的因素,华盛顿大学卫生统计评估研究所分析,今年3~4月时,美国感染病例将急剧增加——虽然不会达到去年12月下旬至今年1月上旬时的高峰,不过,因为疫苗的大量接种,死亡率会大大下降。这个预测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一篇彭博社的文章认为,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最糟糕的时期已经过去。

尽管疫苗是最重要的武器,但是要靠它彻底遏制全球疫情,将会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疫苗的分配不均、国家经济实力差异、接种基础设施不同等原因,造成了全球新冠疫苗接种速度的参差不齐。

美国首席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认为,到了今年6~8月,美国愿意接种疫苗的人们都能实现接种;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2月20日宣布,英国将大大加快新冠疫苗接种计划,英国所有成年人将在7月底之前接种第一针新冠疫苗,所有50岁以上公民将在4月中旬前接种首针新冠疫苗。但是对于世界上很多国家来说,它们还没有一支可用的疫苗。

鉴于国家和地区间的巨大差异,陆蒙吉认为,将全球疫情遏制住作为这场大流行的终极目标并不可取。因为过去的流行病控制经验表明,在一些国家,一些基本的感染控制也很难实现,或者代价很大,所以最终还是每个国家首先要管理好自己。

对于美国,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迈克尔·米纳的看法是,“我不认为‘零感染’是我们的目标”。他认为,如果美国的防控目标只是阻止绝大多数的住院治疗,可能只需要再花上几个月的时间。在此之后,是动态地调整措施以适应新的疫情暴发。

“到今年年底,我认为世界上一些国家将恢复正常,其他地方可能仍需要断断续续地依赖很多公卫措施来制止新冠病毒的蔓延。”香港大学公卫学院教授高本恩回复《中国新闻周刊》说。陈希则认为,今年年底过后,疫情可能会进入下一个阶段,在未来的几十年里,新冠病毒会像流感病毒那样长期伴随人类。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