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超级大国的“斑点”

——在美国感受社会的衰颓与撕裂

目前在美国,越来越多的有色人种参与到政治中成为活动家,这在国会众议院表现得特别明显,白人则越来越多地集中到商业群体和非政府组织内。我有一个感觉:这些积极参政的人群中有很多可能是社会上的失败者,他们需要通过参与政治影响公共政策而不是通过个人奋斗来改变命运,而这或许正是导致美国政治质量下降的原因之一。

商业和农民群体是共和党基本盘上最重要的两块,尽管诉求不尽相同,却都以白人为主。美国农民是共和党的主要支持者。据波特兰负责接待我们的女士说,美国农民喜欢更少的税收,反感政府干预,城市居民则希望得到更多的政府支持和帮助,所以后者更倾向于民主党。即便在俄勒冈州这样的“深蓝州”,农民也都是共和党的铁杆支持者。民主党则成为有色人种、女性和互联网行业、体育演艺界精英的大本营,并且在城市特别是大城市获得广泛支持。底特律和波特兰的人口结构刚好反过来,前者80%是黑人,后者80%是白人。美国的两党政治越来越以种族划线,战略家亨廷顿准确预言了这一趋势。

多样化在美国加剧了社会撕裂,美国传统价值在应对社会撕裂方面显得十分苍白无力,人们在同性恋婚姻、枪支管控、税收和福利体系、移民和种族等问题上的尖锐分歧、水火不容都暴露出一个美国超级实力所赖以存在的强大社会共识基础正逐渐远去。

社会共识的坍塌和社会极化的日趋严重导致的直接政治后果就是选民情绪更加焦躁和情绪化,两党的政治斗争更加尖锐,政治人物就可以通过蛊惑人心的宣传和剑走偏锋的营销策略,捞取个人私利,甚至牺牲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

社区和专业的力量

社区图书馆是美国基层教育和文化力量的象征。几年前,我在纽约州小城伊萨卡的社区图书馆曾经感受到这种力量,我的孩子是那里的常客。而在波特兰市的中心图书馆,我们与负责人结束座谈时,刚好赶上那里开馆,鱼贯而入的居然是一大批流浪汉。他们有的带着超大行李包,有的背着折叠帐篷,有人甚至牵着宠物狗,这让我们很感震惊。管理员告诉我们,图书馆是公共空间,他们不会禁止流浪汉进入,因为这里条件比较好,且全天开放,因此很受流浪汉的欢迎,但是他们会要求流浪汉遵守图书馆的规则。我非常好奇,一身邋遢的流浪汉是怎样与作为文化象征的图书馆相得益彰和谐共生的。

美国底特律福特博物馆展示的早期蒸汽火车实物。

流浪汉是美国社会的一大顽疾。美国西海岸气候宜人,露宿街头的流浪汉越来越多,越繁华的城市流浪汉越多,如何安置他们成为令美国各级政府头疼的难题。

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一书中指出,社团是美国的力量源泉,美国结社的能力是这个国家能否保持自治的关键。在波特兰,我们会见了多个非政府组织负责人,这些社团有的致力于为穷人提供廉价房,有的专注于提高少年儿童的阅读能力。他们告诉我们,美国社团组织高度发达的重要原因是因为联邦政府会对捐赠实施减税,从而鼓励了大量资金流向社会组织。从此意义上讲,美国的社团组织很大一部分是政府靠税收减免来买单的,这种方式鼓励了美国社会的道德责任感和社会参与感。俄勒冈州的非政府组织尤其发达,世界上最大的慈善机构之一国际美慈组织总部就设在波特兰。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们在波特兰随处可见流浪汉,他们与世界最大的慈善组织共同存在于此。

我们在密歇根州首府兰辛见到的该州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雷盖特·麦克考马克——一位白人女性,此人气质端庄优雅,面对各种刁钻的提问从容不迫、反应敏捷,对涉及政治态度和政治立场的问题决然保持中立,不对党派政治发表任何意见,而遇到专业和技术问题则侃侃而谈。这位首席大法官告诉我们,密歇根州最高法院的七位大法官都由民选产生。我问她“如何确保民选法官的专业性”,她坦承这种法官遴选方式确实存在问题,因为这意味着竞选人会将过多精力投入到竞选中,专业性就会被牺牲掉一些,法官可能会越来越像政治家而不是专业人士,而且很多民众并不知道选票上法官候选人的名字。但是,密歇根州仍然通过另外的制度设计努力保证法官的专业性,大法官虽不是终身制,但其竞选一生只有一次,一旦成功当选,就可以排除选民干扰,任职到70岁退休。

在全美高度政治化的背景下,这个国家仍然有这么一个精英群体,超然于党派之争和社会歧见,以高度的专业水准来捍卫法治精神的庄严。在美国的大众选举、言论自由以及社区自治等诸多核心制度都在遭遇困境的背景下,司法独立制度及相关精英群体构成捍衛这个国家政治体系的最后屏障。

通过这次走访,我深切感受到美国社会正在遭遇一个多世纪前“镀金时代”以来最大的阵痛,但美国的精英们似乎还没有完全找到医治“痛苦”的良方。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