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美国经济复苏,真的很“自私”?

2010〜2015年,美国经济与新兴市场经济走势出现鲜明反差。美国经济逐步改善,经济增速波动较小且缓慢趋好,失业率接近理想状态。2015年12月美联储启动加息,说明货币当局对美国经济保持信心。与美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亚洲新兴市场经济增速从9.6%回落到6.5%,拉美新兴市场从6.1%回落到-0.25%,部分国家货币贬值,金融市场动荡。美国与新兴市场经济走势出现“脱钩”,而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未来两年内这种“脱钩”还会延续。

在这种背景下,有观点认为美国经济复苏是“自私”的,它对新兴市场国家产生负面影响,这种论点看似有道理其实非常值得商榷。要判断美国经济复苏对新兴市场的影响到底是正面还是负面,需要进行综合分析。当今世界经济通过国际贸易、国际金融形成紧密联系,技术进步通过供给面来影响本国及全球经济。下面就从这三个角度来分析美国经济复苏的国际影响。

国际贸易

美国经济增长会增加其国民收入,从而拉动进口需求。根据笔者计算,1980〜2014年美国经济增速与进口增速之间的相关系数为0.89,两者高度相关。诸多亚洲国家加工贸易比重较大,进口并不一定代表最终需求;而美国的加工贸易比重较小,它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其进口会直接拉动世界经济的需求。学界对美国经济复苏拉动贸易需求的影响机制并没有太多异议。

国际金融

各界之所以担心美国经济复苏的负面影响,主要是基于金融渠道的考虑。美国经济向好会提高其投资回报率,利率也会相应提高,这会吸引国际资本回流美国,进而对新兴市场带来冲击。

上述机制虽然符合逻辑,但在衡量资本流动的驱动力量和影响程度时需要具体分析。影响资本流向的因素非常之多,本质上取决于国家之间投资回报率和风险的对比。2010〜2015年,尽管新兴市场经济增长率有所下降,但平均增速仍比美国高3.3个百分点,新兴市场的投资机会仍然较多,整体投资回报率也高于美国;国际金融危机后美联储的零利率政策维持近七年,2015年12月小幅加息0.25个百分点,从美联储的表态看未来加息节奏将非常缓慢,因此新兴市场和美国之间的利差不会迅速消失。因此美国经济向好即使吸引国际资本回流,但从实体经济增长率、利率等指标差异看,美国对资本的吸引力并不很强。

孤掌难鸣。新兴市场的资本流出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自身经济形势的恶化和经济风险的积累,美国经济复苏因素在资本流动中有多大影响程度,需要深入的实证分析才能下论断。

技术外溢

技术进步是决定各国经济增长最根本的驱动,美国经济向好一般伴随技术革新或生产效率提高。美国是世界技术创新的领先者,新兴市场通过技术传播和技术模仿也能够获益。上世纪90年代美国的互联网革命不仅造福美国,全世界企业的生产管理模式都发生革命性变化,通信、交易成本显著下降,居民的社交模式也发生显著转变,美国出现“新经济”热潮,各国也涌现大量商业投资机会。国际金融危机后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等概念引领第二轮信息技术革命,美国企业与之相关的投资迅速增长,这种产业热点也扩散到全球。美国企业处于研发前沿,可能从技术革新中分得更多蛋糕,但技术进步也会通过贸易、投资等渠道外溢到新兴市场国家。

综合来看,美国经济复苏从贸易渠道拉动新兴市场外需;从金融渠道可能会吸引国际资本回流,但具体影响程度有待评估;美国的技术革新不仅有利于自身,其他国家也能够从中受益。因此,美国经济复苏对新兴市场的影响是复杂的、多方面的,很难给出非正即负的答案。

由于新兴市场国家的具体国情不同,美国经济向好未必带动新兴市场与其共度繁荣,然而反向思维是有帮助的。美国经济毕竟是世界经济最重要的引擎,如果美国经济发生大的动荡,很少有国家能够从中幸免。世纪之交的美国互联网泡沫破灭引发美国经济衰退,全球经济普遍下滑;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之初新兴市场经济仍然向好,但巨大的金融冲击通过资产负债表效应迅速蔓延到全球所有的金融机构,从而把全球经济拖进泥潭。

从这个角度讲,新兴市场也许更应该企望一个健康稳定的、而不是动荡衰退的美国经济。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