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骆驼祥子:一个“民国北漂”的故事

如果《駱驼祥子》是当代作家写的

《骆驼祥子》的故事,如果是当代作家写,很可能是这样的:

小镇青年祥子初中毕业就跟随老乡来北京餐馆打工,他勤快努力、沉默倔强、洁身自好,更重要的是,他还有梦想,要拥有一间自己的店。

他“不吃烟,不喝酒,不赌钱,没有任何嗜好,没有家庭的累赘”,赚的钱除了最简单的生活开销,全部存起来,存了三年,终于盘下了一间最便宜的店面。

自以为干了三年很懂行的祥子却发现,经营一家小餐馆远不是打工时只需要勤快努力就够了,他要与城管、工商、税务、消防、卫生等等一系列部门打交道,还要应付假冒黑社会的、“碰瓷”的食客等社会闲杂人等,最终,祥子因为贪便宜,进了不明来历的食材,引发食物中毒事件,餐馆被查封。

丢了餐馆一无所有的祥子继续回到别人的店里打工,但他并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他觉得自己只是走了霉运,只要继续努力,早晚还能再拥有一家自己的店。

可他也意识到自己的梦想没那么简单,有点着急了。他听了一个老乡的话,用自己的全部积蓄进了一批保健品,老乡说这玩意儿能卖高价,下线有了销售,你还能提佣,三个月就能滚出一家店面。可刚进了货,这家传销公司第二天就被工商冲了,祥子赔了钱不说,差点成了传销团伙。

经历了几次挫折的祥子,仍然心存梦想,但再不是当初那个“白莲花”了,他觉得现在这么拼命的干,根本没用,得找到赚钱的门路,他不停地跳槽,找更高薪的机会,想各种各样赚钱的方法,不停的折腾。

这一折腾,钱没见着,反而折腾出一场大病,用完了所有积蓄,还落下不能用力的毛病。以前还想着实在混不下去就回老家,可现在老家也没他能做的事了。

大病初愈的祥子,整个人都变了,他没钱就去打几天零工,有钱就开始喝酒赌钱,用一时的快乐填补自己空虚的内心……

你可能觉得这个故事跟你没有关系,那我们换一个作家,也许祥子的故事就变成这样的:

小镇青年祥子,大学毕业后,作为“全村人的希望”在大城市找了一份“体面、薪水不错、晋升通道也畅通”的工作,作为靠勤奋学习改变命运的榜样,他给自己的计划是五年结婚买房,在这个城市扎根。

可为这个目标拼了“996”的五年后,一纸非本市户口限购令,他发现自己处于一个怪圈,不买房就结不了婚 ,结不了婚就买不了房。就在他刚刚说服未来的丈母娘,先结婚,马上买房时,楼市一轮暴涨,首付又不够了。

他发现自己的积蓄越来越多,离首付却越来越远。不甘心啊,恰逢大牛市,就把首付的钱投进去,一开始的目标是“跟得上房价”,后来变成了“提前实现买房”,再后来涨到“想把郊区老破小变成堂堂正正的三室两厅”。

结果是股市崩了,首付彻底赔了,工作也耽误了,女友也分手了。

买房无望,他反而坦然了,为什么一定要买房呢?租房不是一样住吗?努力不努力有什么区别呢?老板给你加一倍薪水,你就买得起房了吗?把握现在不是更重要吗?

他还是干着一样的工作,但心中那个叫“希望”的东西,已经没有了……

为什么“骆驼祥子”可以成为一个超越时代、超越阶层,甚至超越地域的“北漂故事”、“沪漂故事”、“深漂故事”呢?

洋车夫的职业生涯规划

首先,小说描写的社会环境是超越时代的。

比如小说的一开头就讲了“洋车夫”的几个派别:

第一派是“年轻力壮,腿脚灵利的,讲究赁漂亮的车”,“爱什么时候出车与收车都有自由;拉出车来,在固定的‘车口’或宅门一放,专等坐快车的主儿”,祥子一开始就是这一派的;

第二派是“岁数稍大的”,“拉八成新的车”“在要价儿的时候也还能保持住相当的尊严”;

第三派是“年纪在四十以上”,“他们的车破,跑得慢,所以得多走路,少要钱。”

听上去是不是挺熟悉的?“吃青春饭”这个说法本来只是个别行业,但在残酷的职场竞争中,让它有了另一层意思——“35岁门槛”。

小说里,这些车夫也是有“鄙视链”的,最神气的是东交民巷的车夫,专拉洋买卖,因为“他们会说外国话”,从衣着上就区别开了,“因为拉着洋人,他们可以不穿号坎,而一律的是长袖小白褂”。

可“拉车的”就是“拉车的”,甭管你在哪儿拉。第一派的“哥儿们的希望大概有两个:或是拉包车;或是自己买上辆车”,但实际上,他们大多数人的职业终点却是从“第二派”到“第三派”:

很少能到二十岁以后改变成漂亮的车夫的,因为在幼年受了伤,很难健壮起来。他们也许拉一辈子洋车,而一辈子连拉车也没出过风头。那四十以上的人,有的是已拉了十年八年的车,筋肉的衰损使他们甘居人后,他们渐渐知道早晚是一个跟头会死在马路上。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