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任正非和华为史上三个至暗时刻

毫无疑问,目前对于华为,对于任正非来说,又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时刻。

没有哪个成功的企业是一帆风顺的。

回顾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华为过去经历了多个艰难时刻,但都一步步地走了出来。

第一个至暗时刻:“愚昧无知”进入电信

华为是从学校和企业等使用的用户交换机起家的,但这个市场是个“红海”,无数人在做。国内最多的时候,有上百家企业。

而邮電局用的程控交换机,主要是国外公司,七国八制,价格很高,利润非常高。一些国内公司也蠢蠢欲动了。

邮电部也在引入国产机型,先在农话使用。要通过邮电部的准入,要拿license。这个事很平常,后来做手机也都要牌照,现在做支付也要牌照。

等华为想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期限已经快要截止了。为了抢在1993年初最后期限截止前,通过鉴定拿到入网证,华为采用空分技术做出了用于电信局的程控交换机JK1000。如果采用数字程控路线,要在1994年初才能通过鉴定,就会直接错过邮电部的鉴定截止日期,也会有一年时期的销售空窗期。

主要以徐文伟为核心的十几个人,夜以继日,用很小的代价,做出了JK1000这个用于邮电部的程控机型,获得了进入电信市场的入门券。反过来说,如果没有JK1000,华为就没有机会进入电信市场了。

在技术上,最大的贡献则是实现了基于x86CPU的计算体系和第一套类似DOS的操作系统。后来的C&C08数字程控交换机也是基于这个技术来做的。JK1000在交换网板上依然还是使用用户机用的模拟的空分技术,最大容量为1000个用户。

因为看不清楚,当时没有投入多少钱,测试还在用万用表和示波器。徐文伟写了一篇指导书:如何用万用表和示波器来测试。

华为终于将一条腿迈进了电信这个迅速发展的蓝海市场。

坊间一直有JK1000冒烟的故事,这主要是工艺问题。

邮电部专家刚测试完毕,走出去吃饭,后脚机器就冒烟了,好险!

在东北的黑山,一台机器被雷击起火,当时的用服人员俞渭华迅速将坏设备拉走,马上换上了一台新的!

运营商市场比用户机市场要“蓝海”多了,正当任正非暗自得意的时候,出现了一件始料未及的事情。邮电体系直接与国外同步,发起了从空分到数字化的转型,交换网的数字技术迅速采用,容量大大地提升。

华为穿上了“红舞鞋”,坐上了战车,不进则退,被迫又迅速投入了数字网板和大容量机型的开发。华为招聘了不少研发工程师攻关开发C&C08数字程控交换机。先是2000用户的A型机,后来是10000用户的C型和B型机。

发不起全薪,就打“白条”。华为那时候是发了这个月的工资,下个月的工资还不知道在哪里。任正非跟刘平等人聊天时说:“我们现在就像红军长征,爬雪山过草地,拿了老百姓的粮食没钱给,只有留下一张白条,等革命胜利后再偿还”。

任正非孤注一掷,押上了全部的赌注。

他在深意大厦的会议室窗口,说:“如果(C&C08)开发不成功,我就只能跳楼了”。

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任正非和华为赌赢了。

第二个至暗时刻:做移动“严重失血”

有线的未来是有限的,无线的未来是无限的。

1996年开始,华为从东方通信先后挖了侯金龙、刘江峰等一批人来开发GSM设备。老兵戴辉于1998年加入了李祥庭率领的GSM销售团队。

正如当年从用户交换机机进入到运营商程控交换机一样,无线设备的研发和市场拓展,也花费了大量的金钱,华为再次面临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

尽管深交所就在深圳,但当时主要是扶助国企,华为敲不开这扇门;创业板(时称科技板)又迟迟不落实;在银行方面,由于固定资产抵押物不够,华为也无法获得足够的贷款。

天无绝人之路。华为员工基本上是二三十岁的理工男,平均年龄28岁。这帮生活上缺乏想象力的单身汉们住着农民房,唯一释放过剩荷尔蒙的消遣就是埋头加班,工资、奖金都“蛰伏”在银行户头上。于是华为就开办了内部银行揽蓄。

我们把钱都存在内部银行里,有张阳光卡,还有内部的活期存折和定期存折各一本。利息比银行存款利息高出不少。 要用钱了,就去内部柜员机上取现。身边数以千计和我一样的理工男从未想过其中的风险。

华为还有一个叫“内部股”的东西,每到年初,都会被百般游说购买华为的内部股票。

时任深圳市市长的李子彬后来在CCTV2《对话》节目中关于创业板的一期中说到:收到了3000封告状信,举报华为拖欠工人工资、欠客户款、逃税等问题。自从这些信爆出来后,华为6个月没接到订单,任正非同志非常苦恼。我就到北京找国务院副总理吴邦国说:总理啊,我找您,是因为有一家企业遇到麻烦,我想请您组织人调查一下,看看信上说的那些事对不对。如果对,就把任正非抓起来;如果不对,就发一个公告证明他的清白。

派驻华为的调查组经过了长达数周的调查,并没有发现华为有走私和偷税漏税的情况,任正非也没有中饱私囊。华为的做法,是在GSM投入过大,企业融资困难的情况下迫不得已而为之。最终由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决定不处罚华为,但要求华为公司运作规范,他在1999年的金融展上对华为的负责人说:“你回去转告你们老板,在技术上要创新,在经营上要稳健!”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