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不要动穷人的奶酪

2020年11月14日,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和孚镇荻港村,参加丰收节的小船穿行在古村

2020年的中国产业圈里,至少有3个标志性的事件值得被历史铭记:蚂蚁暂停IPO、蛋壳公寓爆雷和P2P清零。

前面几年,还有一系列的P2P爆雷事件,一直在做铺垫。

这是一种后果。

互联网的产业创新,是过去10年里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亮色。通过宽松政策的鼓励,中国开创了全新的发展局面,几乎大部分社会生活都完成了数字化,相当一部分经济活动被搬迁到了虚拟平台。中国的互联网产业,也实现了弯道超车,走到了世界的最前沿。

邓小平那句形象的话语—“摸着石头过河”,依然适用于今日。摸索得到了惊喜,开拓了新的局面,同时也包含着试错的意味,错了就会有苦果。

2020年就是苦果集中出现的一年。

P2P的接连爆雷,蛋壳公寓酝酿的社会后果,与蚂蚁暂停IPO之间,有着内在的线索联系。这条线索就是,在互联网的应用领域,中国支付了代价,发展思路和监管逻辑都变得清晰了起来。

互联网无远弗届的特点,决定了它触及新的用户的边际成本很低,而且越来越低。所以,只要是做平台的企业,都有一种无限扩张的冲动。在资本支持下的这种冲动,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卷了进去,一旦出问题,后果就很严重。

出问题的企业,主要是模式本身有问题,比如P2P,打着普惠金融的旗号,遮人耳目,事实上就是一个个庞氏骗局,击鼓传花的游戏,爆雷是必然的。也有一部分是模式本身不违法,但不加控制地扩张、寅吃卯粮的短视主义,最终撑破了外壳,碎裂一地,蛋壳公寓为代表的租房平台出问题,就是代表。

后果之所以严重,是因为被平台的问题所裹挟的,主要是一些普通百姓,社会中下阶层,也叫穷人。

不要动穷人的奶酪,这应该是在中国做企业的一个信条。不能给他们雪中送炭就算了,千万不要试图去转移他们仅有的一点财富。所有的割韭菜,最后都有代价,这一点确凿无疑。

新的业态下,几乎所有的企业风险最后都会转化为社会风险,而一旦突破承受能力,就会有一大批人欲哭无泪。所以,互联网企业一定要认清机遇与风险的边界,财富的突然聚敛能够迅速造就一批富豪,但多数的钱并不是他们自己的钱,某种意义上具有强烈的社会信托色彩,因此更须谨慎,不可自我膨胀。

在今天,人只要有钱,就能把一切合理化。

用尊敬的态度举个不恭敬的例子:马云先生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他“奇丑无比”,而今天,怎么看都挺顺眼。

一个人的经济能力,强大到足以扭转审美,其他问题,就更不在话下。“胜者为王”,而货币是胜负的标志,所以拥有货币会让人变得自大,这一点环顾一周,所在皆是。成功的人不但会成为某个领域的“教父”,还会成为“思想家”“社会良心”甚至“国民老公”。

不要把生意看作是不断地借到更多的钱,不要把商业行为转变为一种财富转移机制,不要拿穷人的钱去做没有天花板的冒险,这是一条铁律。

已经付出代价的人,因为这个,将要付出代价的人,也会因为这个。

底线思维

2018年5月份,那个叫“云联惠”的庞氏骗局垮塌,负责人进了监狱。

当年2月份,我的一个姨妈给我打电话,说有亲戚在做云联惠,交几千元,半年后就能提一辆十几万元的小轿车,因为我是家里的知识分子,所以来询问我的意见。

以前一家实体企业的倒闭,受损最惨重的是供应商,欲哭无泪的事例见得多了,但人数毕竟很少;而今天,一家互联网平台企业,不用倒闭,只要出现了可持续性问题,整个社会就要跟着遭殃。

我的建议就是,不要信,离他远点,他迟早进监狱。挂了电话,另一个姨妈又来了,还是同一个问题。我说半年之内,一定出问题。

事实应验。

我没有强大的经济学修养,更没有萨满能力,只是看到,当这种所谓“业务”渗透到了农村的时候,它就失去了一切存在的理由,或者说,再也没有“试错”空间了。理由很简单,中国正在努力消灭农村的绝对贫困,而云联惠这个发端于城市的骗子把割韭菜的尖刀伸向了农村,这等于是自我终结。

底线,是绝对不能去碰的。

我们今天在各种渠道都会听到“底线思维”这个词,但真正具有底线思维的人并不多。

云联惠的董事长黄明,最后就是栽在这个问题上。当然,他本身所做的“业务”就是骗局,从一开始就是违法行为,所以还不能代表企业家,但他的结局依旧足为殷鉴。

做互联网企业,一般来说都会裹挟大众,在经营的可持续性方面一定要慎之又慎。因为企业的不可持续,中途出问题,会连累整个社会。一旦连累社会,没有人能跑得掉。

这是今天做企业和以前大不一样的地方。以前一家实体企业的倒闭,受损最惨重的是供應商,欲哭无泪的事例见得多了,但人数毕竟很少;而今天,一家互联网平台企业,不用倒闭,只要出现了可持续性问题,整个社会就要跟着遭殃。

后者,ofo、摩拜都是例子,多少人的押金已经打了水漂。他们都是互联网产业创新的先锋,曾经风靡一时,被风投无比看好,不惜烧钱大战。

一开始,最重要的矛盾表现在社会秩序方面—自行车的胡乱停放问题。多年前我曾写过文章分析,它们的成功严重依赖一个手段—把最大的成本转嫁给社会,所以对这种创新,不太看好。在它们仍然红火的时候,我们就经常看到共享单车挂在树上,泡在河里,以及堆在垃圾桶旁边。

所有依靠向社会释放负外部性而存活的互联网企业,都不可持续。ofo、摩拜最终不是死在这一点上,而是死在资金链问题上。其实,在它们退出之前,已经有很多人注意到,它们存在一个资金池,把用户的押金当作扩张资本,甚至涉及一些金融运作。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