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没有全球化,我们的世界将会怎样?

2月27日,一架客机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华盛顿里根国家机场起飞

这一波全球化(globalization)经历了小半个世纪的狂飙突进,在2020年似乎到了谢幕的时刻。在疫情之前,全球化浪潮就早已日渐疲软,反全球化的声音也从小变大。2020年的新冠疫情很可能成为致命一击,直接终结饱受质疑的全球化时代。

在人类的历史上,1980-2020年的“全球化”是一个怎样的时代?2020年之后,人类的命运又将何去何从?全球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会与梦想,但也带来了不公与苦难。它造就了一批享受全球化红利的“世界公民”,但也造就了一群被遗忘的“雨季的孩子”(低收入群体的弃儿)。它有光也有影。但至少,它是进步的、和平的、建设性的。它曾经带给人们全球共治的希望,也让人们记得,我们都曾在同一个屋檐下,共住地球村。

他们为什么反对全球化

全球主义带来了我们时代的荣光,创造了冷战时代难以企及的重要成就。《世界经济黄皮书》认为,进入21世纪,全世界超过50个欠发达国家基本摆脱了贫困,人的生存质量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但是,反全球化的声音从一开始就存在。1994年元旦,在墨西哥南部恰帕斯(Chiapas)的丛林中,打响了“反全球化”(anti-globalization)的第一枪。那一天,正是《北美自由贸易总协定》准备实行的时间,一群蒙面的印第安人武装占领了南部的小城圣克斯托瓦尔,并且发布宣言:“我们已经受够了。”由于墨西哥加入了北美自由贸易总协定,意味着来自美国的农产品可以零关税地进入墨西哥市場,这对于墨西哥的原始农业是一个巨大的冲击。游击队起义的时间,正是北美自由贸易总协定开始的时间。刚因墨西哥土地条例新政“第27条”失去的土地的南部印第安人,在全球化的冲击下彻底失去了生存的空间。因此,他们愤怒地指出,“我们是资本上的零”,“我们的生死无人关心”。这支名为萨帕塔游击队(EZLN)的抗争组织,在将矛头对准墨西哥政府的同时,也对准了全球化和新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在他们看来,这种道路是毁坏全球原生态的经济模式为代价的。

左翼学者指出,全球化的实质就是新自由主义,就是“华盛顿共识”(Washington Consensus)的全球营销。新自由主义被认为是一种市场原教旨主义,倡导市场经济、自由竞争、资源流动、政府零干预。这种“自由竞争”,对于财力雄厚的跨国公司而言,意味着巨大的蛋糕;但是对于恰帕斯印第安人这样的小生产者而言,则意味着失去了最后的生存空间与尊严。爱德华·萨义德(Edward Said)说,“我们面临的困境是新自由主义吞噬了世界,给民主和环境造成了不容忽视和低估的危害。最令人沮丧的是,大多数人感到别无选择。”法国学者苏珊·乔治认为,“在新自由主义的游戏中,与胜利者相比,这里有更多的失败者。”

在这个时代的每个人,都可以感觉到全球化的成果在快速地流逝—被冻结的航空业和旅游业、盛景不再的跨国教育产业、大受打击的国际贸易等。

在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之后,全球化的红利逐渐消失。反全球化运动的主体从“边缘人”变成了“大多数”。反全球化运动的高涨,出现了“逆全球化”(de-globalization,又译为“去全球化”)的现象,这表现为经济上的保护主义、政治上的国家主义、社会上的激进主义。2016年的两大“黑天鹅”事件,分别是英国公投中“脱欧派”的胜利及美国大选中的特朗普胜选。这两件事都标志着民粹主义借助后真相时代而崛起,伴随着情绪性宣泄和诡辩而成为主流。

“灰犀牛”已经出现,风险随时会爆发。

新冠疫情的沉重一击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是人类历史中的重大突发事件,也深刻影响了全球化的进程。由于疫情人传人的特殊性,它突破了每个国家的公共卫生防线,令国际交往的风险性大幅上升。越是全球化程度深的国家,越可能遭到病毒的侵害。国家的本能反应是奉行孤立主义,暂停国际航线,封闭关口,以减少境外病毒的进入。很多出差、留学国外的公民都只能滞留当地,无法返程。在美、英、澳等国家都发生了亚裔留学生无故被打的案例。种族主义、保守主义、民粹主义空前高涨,网络上充满着对“他者”的语言暴力。目前相关冲突依然缺乏数据统计。

当今国际社会的双边关系、多边关系也处于动荡阶段。由于疫情的突然来袭,欧盟的各个成员国之间开始相互封闭边境、禁止人员自由流动。尤其是疫情严重的国家,不仅没有受到其他成员国的有效援助,更是成为这些国家防控的对象。比如意大利对欧盟的措施就颇为不满。意大利一项民意调查显示,88%受访者认为“意大利是欧盟的弃儿”。由于德国早期还扣押过送往意大利的口罩,导致意大利国内还爆发了一次“反德浪潮”。此前的战略互信关系已经荡然无存。至于中美两个大国则围绕着“疫情从哪而来”打着口水战,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目前处于近40年的低谷。甚至有悲观的媒体在猜测是否存在战争的可能性。

被基辛格认为深刻改变人类社会秩序与历史进程的新冠疫情,像古希腊神话中的“金苹果”一样,导致了人类社会的相互怀疑与巨大纠纷。互信的崩坏,实质上意味着抽离了全球化的基础。在这个时代的每个人,都可以感觉到全球化的成果在快速地流逝—被冻结的航空业和旅游业、盛景不再的跨国教育产业、大受打击的国际贸易等。多个国家以抗疫为名,走向彻底的孤立主义,在紧锁国门的同时也开始信息封闭。世界走上了逆全球化和去全球化的快车道。已经有多位学者断言,“后全球化时代”即将到来。

全球化还有机会吗?

全球化时代是否就此结束,首先取决于疫情的发展。根据哈佛大学一个研究组在《Science》发表的一篇高引论文的推算,新冠疫情的影响将持续至2025年。从2020年到2025年之间的5年,病毒会时不时卷土重来,这意味着当下的全球化体系将遭到一定的停摆。但研究者也乐观地指出,人类会在防疫和发展中找到新的平衡,从而学会与病毒和平共处。2025年之后怎么办?有可能全球化的基础仍然存在,疫情一过去,全球化仍能重启。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