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万物联,万物生,中国物联网十年“进化论”

无锡锡虞西路

自2009年“感知中国”的提出,中国物联网历经十年发展,迈过了1.0时代。十年是一个时代,“逢十进一”的规律下,物联网被寄予了更多的期待。

物联网是21世纪里中国与其他发达国家难得的“同线起跑”的技术领域,面对重大的发展机遇,全球各大工业国均强势入局,加速展开生态构建和产业布局。在国际局势日趋复杂、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今天,中国物联网更需要厘清历史的经验,反思存在的不足,并充满想象力地展望下一个十年。

破旧立新

在纪念中国物联网的“第一个十年”之余,有一个问题是不能回避的:十年里,什么样的东西值得总结、提炼和纪念?

2009年,世界各国积极推动“物联网”落地,背后有着深刻的背景—2008全球金融危机。同样的事情发生在20世纪末,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催生了互联网这一新兴行业。新的技术革命,是解决经济危机的最佳手段。而又一次的金融危机之后,物联网革命又成为各个国家共同研究和寻找的突破口。

2008年,IBM首席执行官彭明盛首次提出了“智慧地球”的概念,并获得了奥巴马政府的积极回应,将其上升为美国的国家级发展战略。

2009年5月,欧洲信息业、商业的科研工作者,官员和企业负责人齐聚欧盟总部所在地布鲁塞尔,对物联网的前景做了充分讨论。同年8月,“感知中国”口号提出,无锡“国家传感网创新示范区”正式成立,中国政府相关部门联合开展包括物联网在内的新一代信息技术研究,并形成支持这些技术的新政策。

也就是说,物联网肩负着摆脱危机、引领国家迈进新的经济发展周期的重任,这要求它必须打破旧经济格局、建立新秩序、重新分配生产要素和消费要素、带动新的生产供给和消费需求。

十年的时间里,中国物联网是否达成了这样的目标?

中国物联网的发展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技术与标准研究所副总工程师罗松这样总结。

2009年至2010年是第一个阶段,是概念提出期,包括“感知中国”的提出,人们对物联网的关注点更多在传感器方面,强调“感知”的作用。2010年至2016年是第二个阶段,既是“降温期”,也是技术的“积累期”。物联网的发展和全球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轨迹重合,一些面向消费者的应用如谷歌眼镜等,开始走进大众的视野;但是To B的解决方案依然碎片化。2016年之后,物联网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也可以被称为“爆发期”或“增长期”。

罗松告诉《南风窗》记者,把2016年之后的阶段称为“爆发期”或“增长期”,有三个原因。首先是大规模的应用网络和基础设施得以成熟,特别是NB-IoT(窄带物联网)网络。其次,企业巨头都选择物联网作为下一个时期的发展战略,像软银以320亿美元收购ARM,也是在布局适用于物联网的芯片架构。第三,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工业、交通、医疗和信息化的结合需求更加强烈,物联网和产业的结合度不断提高。

对产业来说,十年来,物联网技术的应用领域正在加速推进。其在交通、物流、环保、医疗保健、安防、电力等领域都得到了规模化应用。制造业是最积极投资物联网解决方案的产业,工业物联网平台的效用尤其明显—有效降低企业生产成本的同时,提高了整体的运营效率。

制造业是最积极投资物联网解决方案的产业,工业物联网平台的效用尤其明显—有效降低企业生产成本的同时,提高了整体的运营效率。

而且,中国物联网产业已初步形成环渤海、长三角、珠三角以及中西部地区等四大区域集聚发展的空间格局,其中长三角地区的产业规模位列榜首,无锡示范区的引领示范作用显著,并主导了物联网参考体系架构的国际标准。四大区域的龙头效应,将促使物联网产业多点开花、星火燎原,二三线城市积极跟进,并进一步促成“合纵连横”的区域分工格局。

对消费者来说,物联网也在从过去行业内的封闭性技术,变为“居家旅行、生活必备”的日常方案。像共享单车、智能音箱、智能水表等物品,都在生动地向人们阐释“物联网”的概念和应用。

瓶颈难题

十年的时间并不算短,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遗憾。

物联网硬件技术的核心是芯片。目前中国的中低端芯片蓬勃发展,得益于中国消费市场的巨大规模。但是,高端芯片的技术难度高,投资大,时间长,依然受控于人。这也是中兴事件和华为事件之后,中国芯片产业暴露的缺陷。

當然,芯片行业或者说半导体行业具有特殊性,小小一个芯片,其实是对一个国家工业体系的全面考量。

对于物联网使用的芯片来说,目前还有三个问题尚未解决。无锡市半导体行业协会秘书长黄安君告诉《南风窗》记者,首先要有更优质的传感器。质量可靠,价格低廉,便于普及,最好基于成熟的硅工艺技术;其次芯片要具备超低功耗。最好不用换电池,或者采用能量回收技术;第三是先进封装。即保证物联网节点的精巧,也就是体积小,体重轻,功耗低。

同时,物联网软件技术的核心是运算。物与物的互联必然带来大量数据的存储和计算任务,传统的物联网模式,是由一个中心化的数据中心负责搜集各个连接设备的信息,再统一进行运算,这种方式在生命周期、成本、和收入方面都存在着缺陷。

这一缺陷也被称为“两军问题”,最先由物联网的领军者IBM提出。“两军问题”指的是两支军队之间分隔很远,传送信息的信差可能在途中阵亡,或因距离过远无法获取和传输即时回复,信息发送方也无法确认信息丢失的情况,导致两支军队的作战步骤无法达成一致。物联网上的设备节点形同此理,各个节点要靠中心化的系统解决“信任问题”,即中央机构来管理所有设备和节点的身份,处理掉“掉队”“叛变”的节点,但是,如果潜在接入设备的数量是几十亿、上百亿,对中心化系统来说就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