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张燕生:从全球看南北

我们不能回避的一个问题是,长期以来,“科学”“法治”“高端”的问题需要我们下更大气力才能解决好。

当前,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

英国学者李约瑟编著《中国科学技术史》时提问:“尽管中国古代对人类科技发展做出了很多重要贡献,为什么科学和工业革命没有在近代的中国发生?”2005年,时任总理温家宝看望钱学森时,钱学森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黄炎培先生当年在延安也曾请教毛泽东中共执政如何能够摆脱周期律。我们如何才能在新发展阶段讲好这三个新故事?

相比而言,我们过去四十年搞市场经济、外向型经济和工业化经济,都是我们历史上曾经有过发展基础的。中国历史上市场经济萌芽、开放经济传统和工业经济雏形都曾有不同程度发展。种子在,一旦有合适的土壤和环境,就可以成长。而发展“科学”“法治”“高端”则必须接受外力和全方位国际合作——我想强调的是,我们未来的改革开放将要面临的困难比过去四十年大得多。

中国必将发挥更大作用

《瞭望东方周刊》:我们将要面临的困难比过去四十年大得多,该如何看待?

张燕生:事实上,我对中国充满乐观。

举个例子,都知道下围棋和高手过招会输,但进步得更快。我们现在和美国过招,科学、法治、高端恰恰是美国的长项,我们就一定能用最快的方式从他们身上学到这些东西。

中国的未来寄希望于年轻人,我相信中国的年轻一代,只要创造条件,他们就可以静下心来做科学问题。关键要创造激励体制机制、生态和跨境网络。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到2050年,要“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不说十年二十年,我们不妨放个更长远的时间,来个百年复兴、百年超越。

对于国内来说,各地已经转向了“创新经济”“法治经济”和“高端经济”的新征程。每个地区都面临着新的选择,不同的选择也将出现新的分化。

如果北方省份补市场经济的课、开放型经济的课、工业化的課,同时转向发展“创新经济”“法治经济”和“高端经济”,关键还是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解决不充分发展问题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解决不平衡发展问题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然后创造条件、支撑和环境形成政府与市场的和谐发力机制,那么北方就会焕然一新。

《瞭望东方周刊》:如果比的都是美国的优势项目,我国如何才能有胜算?

张燕生:美国有一个最大的短板,就是他要当世界老大,希望以美国为样板把全球都变成美国。但是伊斯兰地区和东方怎么可能变成美国呢?我对此深表怀疑。我反而认为美国与中国可能会互学互鉴。因为中国的文化是兼容并蓄、和而不同、开放包容,我们需要的是文明和文化的现代化,这才是符合常识和规律的价值观。

美国曾是全球化和国际多边秩序的领导者,但近年来,美国屡屡受挫。如在特朗普政府政策的影响下,美国在国际舞台上不断退群不愿意承担国际责任,不愿意尊重已达成的国际规则,不愿意继续推行美国价值观,导致了诸多国际组织和多边合作框架遭遇严重危机。

而中国一向秉持着互利共赢的基本原则,积极倡导国际间的对话与合作。当前,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我认为,这既是对深化自身改革提出的要求,也是对全球化和多边主义的最有力支持,更是向国际社会表态,中国下一步会继续推进规则等制度型开放,推进体制机制与国际高标准规则相衔接,推进中国与美国等主要发达国家的规则合作。中国与其他14个国家达成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和欧盟达成全面投资协定(CAI),都是实际行动。

事实上,十八大以来我们推行的“一带一路”倡议和“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已经对促进全球经济强劲平衡可持续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而积极考虑加入CPTPP这一公认的当今世界高标准的自由贸易协定,中国必将在世界舞台发挥更大作用。

放眼全球,尽管现在的“南北”之间、“东西”之间仍存在着缺少互信、缺少合作等诸多问题,促进全球经济均衡发展还有不少路要走,但我坚信,中国所倡导的“坚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无疑更负责任、更有担当、更符合时代潮流、更有益全人类福祉。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