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民主还是民粹?瑞士没有老大

在瑞士阿彭策尔,公投过程以清点举手人数完成

1781年美国推出第一部宪法《邦联条款》,此时的美国依然是一个松散的邦联制国家,缺乏中枢权力机构统一调配。美国的“立国之父”们在激烈讨论是否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时,被认为是“宪法之父”的詹姆斯·麦迪逊和《独立宣言》起草人之一的约翰·亚当斯,也曾经仔细研究过当时的瑞士邦联制度。

各州之间如何处理各自关系?公民是否有权利拥有武装?面积大的州是否有更多权限?政府与宗教之间是否应该完全分离?在当时的邦联主义者和联邦主义者的争辩中,瑞士被屡屡提及。由此可见,瑞士的政体对美国“立国之父”们有着深远的影响。

直到如今,瑞士政体在欧洲乃至世界范围内依然显得非常特殊。熬過了中世纪的宗教战争、拿破仑入侵、两次世界大战和冷战的瑞士,无疑在世界占有一席之地。

利箭射向暴政的心脏

在法国大革命爆发前的500多年时间里,阿尔卑斯山上由走私起家的小镇就以自治的方式相依并存。在工业革命开始前,这里住着从亚宁平半岛往北进入德意志众邦国搬运货物的掮客,以及从德意志取道到法国做买卖的中间商。在欧洲几大君主国形成的同时,这片地势险要又缺乏资源的土地,成为了无人青睐的“三不管地带”。这些小乡镇不受任何君主管辖,但是也没有形成统一的中央政府。

瑞士的民间传说中,有这样一个深入人心的故事:今天属于瑞士德语区的山地,直到1315年依然是由神圣罗马帝国下的哈布斯堡家族统治的。哈布斯堡家族在这里任用酷吏欺凌百姓,导致民不聊生。此时山中出现了一位名为威廉·退尔的好汉。威廉·退尔有高超的射箭技术,在与酷吏的斗智斗勇中,百步穿杨的退尔命中了哈布斯堡王朝在当地行政官的心脏,从而激发起这片地区的人民揭竿起义,奠定了瑞士早期的独立地位。

尽管后世也质疑威廉·退尔是否真实存在,但这个广为流传的故事,某种程度也反映了瑞士人对绝对君主制国家的恐惧和反感。

在美国《独立宣言》发表的前一年,从瑞士圣加仑移民到英国北美殖民地的约翰·祖比利,当选为佐治亚州的大陆会议代表。祖比利在报章上刊文宣扬北美殖民地从英国手中独立,并引用威廉·退尔击退神圣罗马帝国的事迹为例,号召北美各州抵抗君主制国家。

威廉·退尔的故事,帮助北美独立运动者鼓吹民间武装反抗暴君的权利,还为日后允许公民持枪的《第二修正案》打下理念雏形。这个故事,后来被德国剧作家席勒改编为同名戏剧《威廉·退尔》,逐渐成为瑞士人的建国神话。在今天,瑞士人经常自我标榜为“威廉·退尔的国度”,一个在列强环绕的环境中奋起自卫的孤胆英雄。

拿破仑的铁蹄最终踏入了阿尔卑斯山脉,打败了独立500多年的瑞士各邦。

吊诡的是,席勒创作《威廉·退尔》为的是抗议拿破仑入侵自己的家乡,而拿破仑的铁蹄最终踏入了阿尔卑斯山脉,打败了独立500多年的瑞士各邦,作为外来占领者却把法国大革命的不少现代理念带入这片山谷。拿破仑在瑞士的一个重要政治实验,是要把松散的瑞士各邦整合为一个有中央政府统管的国家。瑞士新教徒支持拿破仑带有启蒙运动色彩的宪政改革,而保守的天主教徒对此强烈抵触。

拿破仑倒台后,新教徒为基础的联邦主义者和天主教徒为基础的邦联主义者(“旧体制”捍卫者)爆发了激烈的内战,直到1848年才确立了现代的瑞士宪法,并且确立了今天瑞士国体的雏形—瑞士联邦。在余下20多年的时间里,天主教势力与联邦主义者们不断讨价还价,通过了90多个修正案,最终形成了今天的政体。

威廉·退尔的故事反映了瑞士人对绝对君主制国家的恐惧和反感

1848年设立的联邦政府和议会,标志着瑞士成为统一的联邦制国家。正是由于瑞士人对君主制特别反感,瑞士并没有由单人长期任职的国家元首,而是采取集体领导制,行政权力中枢是联邦委员会。任期4年的联邦委员会主席和副主席由联邦委员轮任,任期1年,不得连任。这与罗马共和国时期只有1年任期的两个执政官,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热衷公投的瑞士也被认为是欧洲民粹主义的温床。

由于采取集体领导制,瑞士政府多数由好几个党联合执政,单一党派很难独自筹组政府。联邦行政单位的人员班子构成,也是按照好几个党派的比例分配,这点与奥地利非常相似。有分析认为,这种兼顾多方势力的分配制度,比较有利于联邦的稳定和凝聚力,在联邦层面难以出现撕裂性的政策。

然而,我们完全不能说瑞士杜绝了民粹主义思潮。相反,瑞士可能是欧洲民粹主义色彩最浓厚的国家。

不获信任的联邦政府

法国社会学家伯特兰·巴迪和皮埃尔·伯恩鲍姆曾经认为,瑞士“既没有真正的核心,也不完全是一个国家”。尽管瑞士确立了联邦政府,但它始终是一个弱势的政府。瑞士人把联邦政府视作一种“必要的恶”,非必要尽量不把过多权力交给联邦政府。联邦政府与联邦州的关系不是单纯的上下级关系,而是联邦政府为联邦州分担一些独力难以应付的权力。这也是19世纪天主教势力与联邦主义者们讨价还价的结果。

瑞士联邦由26个州组成,其中6个州为半州,各个州保留了不少权力,包括拥有自己的执法力量、教育系统、社会福利系统和税务系统。瑞士联邦一个重要的特点是,单个联邦州并不理会其他联邦州之间的纷争,联邦州内部的公民只感受到州政府对自己生活的影响,联邦政府级别的触手难以伸进普通人的生活里。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声音
    看世界 2020年22期

    看世界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