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站在大范围流行病的悬崖边缘

2月23日,伊朗德黑兰市民戴着口罩出行

疫情中的世界,可以用崔健的一句歌词形容—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在韩国和意大利确诊数字骤增、伊朗成为中东疫情焦点、东京奥运会可能会取消等话题在社交媒体上引爆眼球的时候,却有人坚持“另类发声”。

比如,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日前表示,“国际奥委会将为东京奥运会如期举行竭尽全力”。

比如,特朗普在多个场合频频表达其对疫情的乐观态度,像是“多数感染病毒的美国患者正在好转,疫情将很快过去”,甚至还在2月25日凌晨发推特称:“在美国,新型冠状病毒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控制……股票市场开始一片大好了!”

一场“萝卜蹲”游戏

眼下,疫情的走向到底会怎样?大概率会演变为“萝卜蹲”的游戏模式—X国蹲X国蹲,X国蹲完XX蹲,以此类推,此起彼伏。

那么,此次疫情究竟会不会变为大流行病呢?从流行病学专家、牛津大学终身教授陈铮鸣的观点来看,传染病大流行通常有三个标准:一是范围非常广;二是疫情比较严重,即病死率较高;三是在当地形成传播。

尽管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此前称尚未大流行,但该组织在2月28日宣布将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风险级别由此前的“高”上调为“非常高”,这可以被理解为“大流行病”的前夕了。

作为钟南山院士口中的“全人类的病,不是某个国家的病”,这种不可知、不受控、无法预测的“黑洞”风险,其实就是德国社会学家乌尔里希·贝克“风险社会”理论的一个力证。理论上看,无一幸免,谁都可能“撞人”,谁也都有可能“被撞”。

首先说日本和韩国。日本人不像中国人那么热衷于吃野味,而且它的医疗资源也相对充足。日本每千人拥有床位数为13.7张,是中国的3倍左右。日本医疗水平也很高,这也是其“慢镜头抗疫”的原因之一。

韩国政府倒是挺重视疫情,在发现新天地教会的集体感染之后,立即借助其雄厚的科技实力,开足马力生产检测试剂盒,对教会成员进行拉网式检测,使韩国成为中国之外累计检测人数最多的国家。但匪夷所思的是,韩国老百姓似乎不怎么当回事,比如依然在首都若无其事地参与大型聚会活动,令人担忧。

再说印度。印度的环境卫生情况之差,众所周知。有网友开玩笑说,就算新冠肺炎出现在印度,也没有一点尊严。但其市场的反应往往是最敏锐的—在中国原料暂时短缺后,印度制药商的许多原料药价格飙升。不过,印度农村人口的流动近乎静止,这对病毒的传播起到了一定阻碍作用。

至于伊朗,它一度是中国以外新冠病毒致死人数最多的国家。尤其是伊朗卫生部副部长、副总统、工矿部长等达官显贵居然也“中招”了,让人怀疑伊朗真实的感染数字极有可能数倍于伊朗的官方统计数。况且,伊朗受到美国的持续极限制裁,医疗等物资短缺现象日甚,此时遭逢大疫,必然雪上加霜。

更要命的是,伊朗位居中东“十字路口”,熙来攘往,人流汹涌澎湃,交叉感染在所难免。因此,新冠肺炎疫情在伊朗出现后,周边的科威特、阿富汗、伊拉克、黎巴嫩、巴林、阿曼等国,纷纷“中招”。

意大利跟伊朗颇有几分相似:周边接壤国家甚多,邻国林立。虽然自二战以来,嘲讽意大利的“不靠谱”成了一项传统娱乐,但从封锁城镇到临时收容医院的搭建,意政府的防疫工作还是比较迅速。比如意大利总理孔特未雨绸缪,早在1月31日就宣布意大利举国进入为期6个月的“紧急状态”,并关停往返中国航班、取消所有中国公民签证等。

然而,在“紧急状态”一个月后,热情奔放的意大利老百姓不耐烦了。罗马街头不戴口罩者如过江之鲫,酒吧、餐馆依旧生意兴隆、人满为患。小不忍则乱大谋,后来大家一看,确诊数字持续上升,意大利这才从北到南,一片惶惶然,口罩、消毒液等医疗物资及生活必需品日趋紧俏,部分地区的超市甚至出现哄抢。意大利开始学习中国经验,出动军队维持治安,还用充气式帐篷搭建了自己的“雷神山医院”。

3月8日,意大利罗马斗兽场附近许多行人不戴口罩

全社会正在与“孤独瘟疫”作斗争,而城市的扩张是主要的罪魁祸首之一。

如今,疫情红灯在意大利频闪,与之接壤的法国、瑞士、奥地利、斯洛文尼亚,是不是也忐忑不安了?这其实已经不是问题,借用美国CDC国家免疫与呼吸疾病中心主任南希·梅森尼尔的话说:“这不是一个会不会发生的问题,而是一个何时会发生、何时会加剧的问题。”

这种情绪也隔空“传染”了德国病毒学家克里斯蒂安·德罗斯滕。他预计,由于德国人热衷旅行,德国在接下来的几天内,新确诊病例就会“像蘑菇一样”冒出来。如果拥有世界领先医疗机构的德国都不能成功控制住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再加上庞大的难民潮,那么整个欧洲的“沦陷”注定是时间问题。

最后说说美国,并非所有的美国人都像特朗普那么“乐观”。

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阿扎尔在国会作证时,就将新冠肺炎疫情称为“全球前所未有的、潜在严重的健康挑战”。美国卫生局前局长维维克·摩西则称,全社会正在与“孤独瘟疫”做斗争,而城市的扩张是主要的罪魁祸首之一。

据美国CDC早前统计,美国2019年秋冬開始的流感导致2600万人感染,其中25万人住院,1.4万人死亡。如果按照这个比例,住院率只有1%,死亡率不到0.1%!而新冠肺炎住院率至少到20%,死亡率至少3%以上,是流感的30倍也不止啊。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