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充电桩生意,看的还是点位和运营

充电站的入驻可以为商业地产吸引更多人流,诸如购物中心等业态也在瞄准特斯拉等新能源车车主的消费能力。

家住太原的侯毅是特斯拉车迷,2019年7月,在特斯拉换上宁德时代的电池前,他拿到了属于自己的Model 3的车钥匙。还在装修新房的侯毅尚未拥有自己的停车位和充电桩,一番斟酌后,他选了价格更高的长续航款。

提车后,侯毅跑得最远的一趟,是从太原到北京东三环的华茂中心,那里有一座特斯拉超级充电站,“当时只剩5%的电,再远就不行了。”之前途经高速服务区时,4个充电桩里有的被占,有的已损坏,侯毅只能放弃充电继续赶路,“开电动车跑长途,有时候就像赌博一样”。

充电桩充足与否无疑会影响电动车的使用体验甚至是购买量:新能源车数量增多,会推动充电桩行业发展,充电桩数量有限反过来也会制约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根据艾瑞咨询研究院的数据显示,纯电动车的保有量已从2017年的125万辆增长到2019年的310万辆,增长率近150%。相应的,充电桩的保有量在同一时期也从45万个增长到122万个,增长率为170%。

随着电动车进一步普及,充电桩建设还被纳入“新基建”范畴,让侯毅等电动车车主稍感宽心的是,车多桩少的情况正在改善。川财证券的一份报告显示,充电桩与新能源汽车的比例,已从2015年的1∶7.97下降至2019年年底的1∶3.41。不过,充电桩的随车配建比,也就是私人充电桩的配建率仍然不够。据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发布的数据,在采样108.6万辆车的车桩信息后,其中未随车配建充电设施的有34.56万台,整体未配建率高达31.9%。

对新能源车车主而言,私人充电桩的优先级显然是高于公共充电桩的,但想要建私桩并不容易。

建私桩的成本并不高,特斯拉、蔚来等电动车车企都有帮车主建私桩的业务,有的品牌还会免费送桩,只收线材费,这样算下来,2000元以内就能搞定。

阻碍车主建私桩的主要因素,是高价或者出钱也买不到的车位,以及强势的小区物业。

蔚来车主曲颖的第一辆车是一台丰田燃油车,体验了蔚来ES6后,她对电动车的操作感很满意,于是花40万元购入了自己的第二輛车。曲颖算了一笔账,如果开电动车并用私桩在夜间用电低谷时充电,一个月下来才200元,相比开燃油车可以省一大笔钱。曲颖所在的苏州,车位费在2 0万元左右,这对曲颖来说不算贵,她完全有预算建一个私 桩。但就在一切准备妥当时,小区物业以“破坏人防设施”为由拒绝配合。

苦恼的曲颖试图通过微博寻求帮助,发现物业与新能源车车主的矛盾案例并不少,且物业阻止车主建桩的理由形形色色。一些成功装上私桩的网友还表示,愿意为后来者提供经验支持和法律援助。

周旋了两周后,小区物业终于松口,同意曲颖在自家车位上安装充电桩。曲颖表示,如果身边有朋友想买电动车,她会建议对方先考察小区的实际情况再做决定。

如果一名车主想要在自家小区拥有私人充电桩,这涉及到一套手续流程:汽车公司派安装公司上门勘测后,车主需要前往国家电网拿到一套许可材料,小区物业敲章同意后,国家电网会派人来装电表,最后走线和装充电桩—看上去不算复杂,但需要各方协调配合,但凡一个环节卡壳就得拖上好几周。

近年来,海南、广东、厦门、长沙等多个省市已明确要求,新建住宅小区要100%预留充电接口,但政策在实际执行过程中会遇到许多障碍,车企、充电桩公司、小区物业与业主之间,依然在上演艰难的沟通与博弈。

“特别高档的住宅可能为了体现高端给你装充电桩,一般的住宅小区都不会愿意给你装的,因为它的车位要拿来卖,弄了充电桩之后就不好卖了,而且还牵扯到后续很多麻烦。”一名有充电桩业务的地产从业者告诉《第一财经》杂志。对小区物业来说,安全隐患、电力负荷和可能损失的车位租赁费都是他们的纠结所在。

一方面是车主的强需求,一方面是现实的建桩难。而已配建的私桩大多为功率7千瓦左右的交流慢充桩,车主要花十几个小时才能把电充满。对要求快速充电的车主,尤其是大量电动网约车的车主而言,私桩充电显然已无法满足需求,这刺激了更多主营公共充电桩业务的公司入局。

2015年,丁锐和侯亦飞联合创立了智充科技,这家公司为想要进入充电运营赛道的企业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客户包括充电桩运营商、汽车厂商、能源公司和商业地产商等。此前,智充科技共获得4轮融资,最近的一次是2018年由钟鼎资本投的A+轮。

在特斯拉工作的经历给了二人创业启发。2014年4月,第一批中国车主从特斯拉创始人兼CEO伊隆·马斯克手中接过属于自己的Model S车钥匙,这标志着特斯拉公司正式进入中国市场。但当时中国充电标准不统一,公共充电服务落后,如何保证车主能充上电,是特斯拉亟需解决的难题。彼时,丁锐和侯亦飞分别负责特斯拉的“家庭充电桩”和“目的地充电桩”业务,前者就是所谓的私桩,后者则是指将特斯拉的壁挂式充电器布置在车主常去的酒店、商场等消费场所。

“其实特斯拉当时就想得非常明白,车主不一定能装上自己的充电桩,他们需要旅行,需要出门,那就意味着在公共场所要有可以使用的充电桩,或者是专属的充电服务。”丁锐对《第一财经》杂志说。

在中国公共充电桩行业的发展历程中,2015年是一个特殊的时间节点。充电桩市场早期由国家主导,主要参与者包括国家电网、普天新能源等。2015年,国家发改委印发《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发展指南(2015-2020年)》,提出了到2020年建设480万个充电桩的目标。

随后,上百家公司涌入市场,一些做电力设备、电缆、电表出身的公司依靠全产业链优势站稳了脚跟,比如目前公共充电桩保有量位列全国第一的运营商特来电,其母公司特锐德是一家上市公司,主营业务就是电力装备制造。但一些初创企业没有这样的好运气,近年来,不少公司传出了倒闭、停运甚至退市的消息。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