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胡玫:我没有特别现代的生活

Yi YiMagazine H 胡玫

01

Yi 为什么想要拍京剧这样一个小众的题材?作为一个成熟的导演,你如何预计现如今关心京剧艺术的人的数量?

H 其实我不懂京剧,我们是属于文化断片的那一代人,拍京剧题材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是带着未知的好奇进入到这次的创作。拍摄前我们去皖南做调研,走访一些民间艺人,受到了很大的震撼,才知道中国的传统文化有很重要的一部分是由民间的兴趣来传承的,能用电影的语言向全世界宣传我们的传统文化,这是我的原动力。我一直觉得不会唱京剧的人多,但是一点都不懂京剧的人真的不多。这次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遇到了太多困难,刚进组一周,我们制片主任和副导演就因为车祸进了医院,在完成外景拍摄即将转场拍内景的时候又遇到了火灾,所有服装道具和搭景都烧光了,经费都用在了重新搭景上,后期宣发费也所剩无几,都说《进京城》的票房不太好,但其实能上映我已经很释然 了。

02

Yi 你觉得影响票房的原因是什么?

H 观众的群体是不同的,但是主流终归是18岁以上40岁以下年轻人的市场。一个很重要的现象是我们现在的年轻人太忙了,他会更倾向于拿宝贵的时间买他喜欢看的更加轻松一点的电影。要求我时时处处都和主流群体保持契合,我做不到,所以只能讲述自己擅长的,服务好小部分喜欢这个题材的人。我拍一个片子要找到拍它的意义,《进京城》是在当时的艺人被踩在脚底下的社会背景里,他们靠自己的努力钻研,利用艺术的平台找到自己尊严的故事,我觉得有这样一个主题的时候,这个片子就可以立起来了。

03

Yi 你在微博上提到,“对于我来说,投资回报不重要,排片率不重要,票房也不那么重要”,但是叫好又叫座不是导演们企盼的事吗?

H 运动员的任务是打好比赛,不是必须要站到奖台上。我的职业是要求自己尽心尽力把人物做扎实,把故事讲好,然后尽可能在电影语言上现代化一些,不那么闷和那么陈旧,尽量关注电影市场。但其实在拍电视剧的时候我就不太管市场,那时候做《雍正王朝》,拍完了以后电视台都说,连个女主角都没有,一群男人不可能有人看,当时这部电视剧是以一个超低的价格卖出去的,根本没回本,但谁能想到最后火了。我们不是神,我们控制不了市场,我们也掌握不了人心,因此就随它去。

04

Yi 《孔子》是你第一次拍商业片,当时也遭遇了口碑、票房的两极分化,你怎么看待观众对你的评价?

H 拍孔子确实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孔子是一个思想家,一个教育家,他犯了两个大忌,思想家坐着冥想,脑部活动很难用画面表现,教育家一直在演讲,但是电影以少说为佳,所以这个人物不适合拍电影,因此之前没有人拍过。不过我们从史料里提炼出了人们潜在认知以外的孔子,我才知道孔子的涉猎范围非常广,他也是一个音乐家,高兴的时候会狂歌,他能驾车在泥泞的道路上狂奔,是一个高大威猛的形象,他的形象在我的心目中走了这样一个过程才立体起来,这也形成了我们这个电影的构思。我感到很意外的是,中国观众不太接受这样的孔子,但是在日本上映的时候非常受欢迎,日本观众觉得我拍的孔子很真实。

05

Yi 你是怎么看电视剧和电影之间的区别的?

H 在我的脑子里没有电视和电影的本质区别,我不信邪,不信电影必须要以一个套路,几分钟一个高潮,我就要按照我的方式来拍。非要说区别,在于取舍,有时候说某些题材不适合用电影来完成,讲的也是取舍太难了,比如两个小时的片子不可能承载《红楼梦》所有的文学价值。不过我之前自己做广告公司,拍了10年的广告,广告是要求在15秒的时间里讲述一个完整的事情,要琢磨如何取舍,如何在一个镜头里呈现更多的内容,这是一个对电影语言很好的锻炼。

06

Yi 相比于电视剧,电影的篇幅实在有限,那对你来说拍电影最大的吸引力是什么?

H 电影的震撼力和感染力是不同的,而且窥探人的内心情感的能力要比电视剧震撼,电视剧更多是靠台词、演员的表演,靠剧情带动,而电影更多靠视觉、镜头的张力,是一个有魔力的艺术,不同角度、运镜方式、光线色彩、建筑场景结合,你永远可以做得更好,总是在探索。还有一个原因,电影可以成为非常主观的,在一个黑暗的空间里完整地表述导演的思想、个性的东西,可以让我心静下来,好好反思,把自己的人生经历像酿酒一样,一点点挤出来,然后把它外化到电影银幕上。

07

Yi 最近几年你的电视剧作品越来越少了,是在有意地减少吗?

H 现在很少有人在好好地写电视剧剧本了,我也读不到好的剧本。其实现在像《破冰行动》这样的电视剧也很不错,但是这些项目不会来找我了,我也不是能拍仙侠类题材的年纪。不同的人生经历和阅历要拍不同的东西,我25岁的时候拍《女儿楼》,当时电影厂的那些老导演们都拍案而起,说这也能叫电视剧?我当时也觉得那片子拍得不好,但是特别朴实,特别没有手法,很老实巴交,但很真实地讲了那个时间点我对生活的理解,后来这部电影也被写进了电影学院的教材。我原来很少拍现代题材也是因为我自己就没有特别现代的生 活。

08

Yi 现在的电视剧市场题材扎堆,精品电视剧越来越少,你怎么看待这个现 象?

H 我可能还代表不了一个广大的受众群体,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点,但是感觉得到《乔家大院》那个时期似乎已经过去了。时代确确实实在发展,渠道发生变化,人们关注的热点也不同了,在每一个社会时期如何抓住大家的敏感点这个非常难,我也还在摸索和思考,但说到底不管是电影还是电视,你要很真实才能打动别人。我们这群所谓的第五代导演,虽然已经是60岁上下、面临退休的年纪了,但是我们不管整合社会资源的能力、驾驭摄制组的能力,还是对人生参透的能力,都到了最成熟的時候,不应该断档。

09

Yi 最想对现阶段的自己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H 找对了自己的方向,清醒地看待自己。能做到这点并不容易。

10

Yi 还想尝试什么样的题材?

H 接下来可能就会做一个大的战争片,现在还在创作中,想要做一个比较酣畅的,更电影化的故事。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