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一场葬礼送走两个灵魂


打开文本图片集

差不多从记事起,我就住在姥姥家,后来回县里上幼儿园,但父母依旧很忙,常出差,我还是会被隔三岔五地送回去,所以我童年最初的记忆里,我一直都在姥姥身边。

直到小学,我才算正式离开了姥姥家,回县里念书。每年的寒暑假,我都会随父母回去探望他俩,每次回去,他们都更苍老一点,虽然我无数次劝告自己,这是生命的必然过程,但心里仍有莫名的焦急与恐慌,常常去了,就舍不得回。(剩余1178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意林 2021年04期

    意林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