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到东北去,蘸酱


打开文本图片集

八九十年代的东北农村,家家户户门前的那口酱缸,几乎包揽了一整年的餐桌风味。一家一味,是对东北大酱实实在在的表述。每家的酱味儿,因为做法不同以及过程的是否严谨,多多少少代表了这一家人的传统和对生活的态度。

我姥姥,据说有四分之一的满蒙血统,她下的酱叫作盘酱。每到腊月,姥姥就开始挑选颗粒饱满的黄豆,炒后碾碎,再加入开水,揉成面团放在炕上,经过一段时日,它便会慢慢发酵成酱引子。(剩余2163字)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