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生活“留白”的艺术

周末,回家看望母亲,家里静悄悄的,一只猫安祥地卧在阳光下花园的一角。

奇怪,母亲呢?我有些怅然,迷茫间,我听到低低的吟唱,是越剧的腔韵,原来母亲坐在楼上阳台温软的阳光下,戴着老花镜在绣花,嘴里还悠闲地哼着曲。

我们一个个从母亲身边飞走了,辛苦一生的母亲,终于可以清闲地享受一个人的快乐时光。(剩余1356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