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失父


打开文本图片集

1

入了冬以来,沈翠珍总是头疼,偏在一侧,大部分都在左边。要说有多疼那也说不上,可是,总也好不了。白天倒也算了,沈翠珍最受不了的还是在夜间。夜间的疼痛剧烈了。这一来沈翠珍的觉就再也没法睡。偶尔睡着了,全是梦,老是梦见端方小的时候,老是梦见端方他爹活着的时候,活灵活现的。这样的梦不可以对王存粮说,再有肚量的男人也听不得这样的梦。(剩余3808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