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不知何时,我就把芒,种在了自己体内。这种无可治愈的暗疾啊,终我一生为其所伤!

我体内的芒,是古国大地上伐罪吊民的如林矛戈;是汉唐帝国开疆拓土的短刀长枪;是暴政时期,布衣一怒血溅五步的匕首;是豪邁诗人醉里挑灯看剑闪烁的幽光。这些喜欢在月夜里啸吟的冷兵器,曾经高擎它们的勇士们都已长眠沙场,它们却仍在我的体内,闪着金属的寒光。(剩余43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回报
    文苑·经典美文 2020年08期

    文苑·经典美文

  • 儿子
    文苑·经典美文 2020年08期

    文苑·经典美文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