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论王石头的重要性和非重要性

坐在我面前的是王石头。

“不死了?”

“没法死。”

我并不知道她到底叫什么,她没有说,我没有问。王石头这个名字,是我在心里给她取的。原因很简单,她坐下来的时候,土灰色的羽绒服随着身体的松懈,在沙发上摊成一堆,就像一疙瘩圆滚滚的石头。

“死都没法死,我憋屈。”

我在一家自媒体公司工作,说起来是记者,其实就是接听电话,解答投诉,甚至遇到像王石头这样的,做一个蹩脚的心灵按摩师。(剩余136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画梅记
    文苑·经典美文 2020年07期

    文苑·经典美文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