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面壁者说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漆巷残灯,星月渐沉,人影迷离,风雪依稀。我幻想自己是卡夫卡笔下的K,独行于暗色的城堡墙下,任由影子被剥离身形,在深雪上拖得无限长。我叩着那扇沉重而有潮气的木门,从深不见底的回响中只听得到绝望,像是聊以自慰,我转而凿着冰冷的墙。

我从未想过要定义自己为如何如何的人。(剩余78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回报
    文苑·经典美文 2020年08期

    文苑·经典美文

  • 儿子
    文苑·经典美文 2020年08期

    文苑·经典美文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