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我与母亲的斗争

我并不知道,上学,便是一个新的绝望的开始。母亲爱我又非要我上幼儿园不可的道理,我是后来才明白的,据说是为了让我从小学会过集体生活。我怎么会知道正是这种集体生活的恐惧使我逃进又逃出,从幼儿园逃进小学,从城里逃到乡下去放了猪,逃进单位,最后又逃得远远的,跑出了国。

我到现在还记得我早期的最后一次斗争,母亲带我进城,我实在不愿意上幼儿园,母亲就带我在城里的一个招待所里住了一夜(她正在那里开会)。(剩余452字)

畅销排行榜
  • 记得
    文苑·经典美文 2016年09期

    文苑·经典美文

  • 青春
    文苑·经典美文 2016年12期

    文苑·经典美文

  • 短歌
    文苑·经典美文 2019年12期

    文苑·经典美文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