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随想录

生命的两大神秘:欲望和厌倦。

每当欲望来时,人自会有一股贪、馋、倔、拗的怪异大力。既达既成既毕,接着来的是熟、烂、腻、烦,要抛开,非割绝不可,宁愿什么都没有。

智者求超脱,古时的智者就已明悉不幸的根源,在于那厌倦的前身即是欲望。若要超脱,除非死,或者除非是像死一般活着。

以“死”去解答“生”——那是什么?是文不对题,题不对文。(剩余1016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画梅记
    文苑·经典美文 2020年07期

    文苑·经典美文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