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谁说心灵可以救赎

午夜梦回,我忽然回忆起青年时光,悔意便如虫噬似的突突地疼痛不已。

我不知道是事实上有过这样一个学生,还是他根本只是存在于我的想象之中。

为什么他的名字,多少年都飞不出我的沧海?

张孝忠的自行车绕着我转了一圈,然后从牙缝挤出一声:“老金!”曼声长笑着扬长而去。

我努力保持平静,眼神盯着围我打转的车轱辘,我发现他长满青春疙瘩豆的脸上油光光的,耷拉着的眼皮让我迅速闪回几年前的课堂。(剩余3786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