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温暖的劈柴

那一年,父亲病故,我从北大荒回到北京,还不到30岁,也还没有结婚。那时候,我没有意识到母亲已经老了。那时候,我还年轻,心像长了草,总觉得家里狭窄憋屈,一有空就老想往外跑,好像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精彩,可以让自己散心,也能够让自己成材,便常常毫不犹豫地把母亲一个人孤零零地甩在家里。母亲从来不说什么,由着我的性子,没笼头的马驹子似的到處闲逛,在她的眼里,孩子的事,甭管什么事,总是大事。(剩余88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继母
    思维与智慧·下半月 2016年06期

    思维与智慧·下半月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