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农忙

种稻收麦的日子,你要

用锄头破开母亲的旧疤。

秧苗挺拔在干涸的

眼中,清浅的春河汹涌,

鱼苗破土而出。我们靠近

彼此时能闻到鱼腥和稻香。

你折下的梅子未熟,酸涩

裹挟在袭我而来的梅雨里,

而溃疡的刺痛隐没了余甘。

我知道你如何轻拂,也将

如此将我拦腰截断。你会

在此褪去一身的苦绿,而我,

我的肤上要发满青色的刺芒。(剩余1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罐子
    上海文学 2017年06期

    上海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