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孔雀捕手

回到家,我向父母宣布对岸岛屿即将被孔雀占领。

父亲大笑,说他有一个台湾同事年轻时曾在金门当兵,工作是监听海这头的空军基地,重要情报全没听到,倒是记住了每一个飞行员妻子和女友的名字。长夜无聊,只有海浪可听,四面都是黑,直到有一天对岸突然有了通红的亮光——那是厦门海边第一块万宝路广告灯牌。我不知道父亲胶卷厂面目无趣的同事竟有如此多情的往事可供回味:黑夜里一点亮,一双眼,一个情报兵,忽然想来一支烟。(剩余11002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罐子
    上海文学 2017年06期

    上海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