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凼凼转


打开文本图片集

只有我母亲的话语和我在一起,

就像一块包在沙沙作响的蜡纸里的三明治;

我不知道我父亲何时归来,

空地那边还有一片森林。

——耶胡达·阿米亥《当我是个孩子时》

那日天阴阴,黑仔身水身汗跑来我家,拉开铁闸上的遮布,说:这条街要拆了!

这条街就是螺涌邨。三百年前,螺涌邨原是沙洲、坦田、水草,环绕着一条弯曲如螺纹的河涌。(剩余34722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罐子
    上海文学 2017年06期

    上海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