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香火

刚把岳父送上山,肖存吾当晚突然梦见了父母。父母一身打着补丁的粗布衣衫,蓬头垢面经过长途跋涉似的,撞进办公室就一左一右拉住他,你一句我一句抢着向他哭诉他们的屋顶已成薄薄的一层,都露出了大洞,住在里面冬天吃冷风,夏天烤白鲞,下雨的时候跟泡在水塘里没两样。哭诉到这里,父母几乎要跪下去央求他回老家去管一管,如果勉强还能住下去,他们绝不会大老远跑过来给他添麻烦。(剩余6626字)

畅销排行榜
  • 过去
    上海文学 2019年11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