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老鬼生來就有一本事,逢人遇事,说唱编歌,信口即来。纯粹是自个儿添乐,图个喜气,逗人开心,随兴哼完拉倒,可这般自娱逗乐的事,却让他差点丧命。

当年,乡革命委员会让他编唱中央文件“十六条”。老鬼不会命题作文。不唱。这是革命任务,不可不唱。于是,胆颤心惊地哼,哼着哼着就哼歪了,成了酸曲儿,被造反派打瞎了左眼,还给他戴了个白色的高帽子,脖子上挂块“现行反革命”的黑木牌,在烈日下,赤着脚,踮着脚尖儿,在柏油马路上颠着,跳着,像只猴子。(剩余9254字)

畅销排行榜
  • 罐子
    上海文学 2017年06期

    上海文学

  • 上海文学 2019年04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