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来信

父亲老家在苏北农村,20世纪90年代后期,每年过年回家都能听到奶奶说今年谁家又有人喝药水(农药)自杀了,几乎清一色的都是女性,年龄从二十几到五六十不等,加上自杀未遂的那些,比例大到惊人。“自杀干预有很多可以做,在西方,一个人要自杀,没有任何措施地放他走是违法的,但我们现在,一个人自杀未遂,没有后续跟进,没有人和他来谈。(剩余652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