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陶昕然:《甄嬛传》后,我结了婚生了子


打开文本图片集

十月底,北京已是深秋。陶昕然戴着一副颇具明星架势的圆黑墨镜,只身一人来到约定的采访地点,咖啡馆。时间刚刚好。

她看了看《南风窗》记者和一旁的工作人员还只穿着春秋款的夹克外套,再低头看了看她自己,那是一件红白格的羊毛大衣。陶昕然自顾地笑了,说道,“我已经到了开始注重养生的年纪了。”

陶昕然注不注重养生,我们不知道。(剩余528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