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袁凌:有时也害怕,但我不能走


打开文本图片集

记者的性格很难捕捉,因为他们总在经验他人的生活。

就像袁凌脖子上那道淡红色的疤,是甲状腺瘤切除手术留下的痕迹。那是写作《寂静的孩子》期间,压力特别大导致的,还住了8个月医院。

与此同时,他还得了胃炎、高血压,以及一次肺结核病发的误诊。

他之前就得过肺结核。2002年前后在地方报做夜编时病发。治了一年才恢复,再次复发的话,治疗难度更大。(剩余5269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