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因思杜陵梦

在两个会议的间隙收到父亲的微信语音。

“你该回来看看杜陵的树。”他嘟囔着说。

毕业以后,我就很少回西安。老爷子想我又不好说出口,才借口说看树。他一辈子住在南郊,退休以后,在杜陵的土坡上种了几百棵二荆条。

二十世纪末,杜陵还是垃圾山,后来政府出了政策,种活一棵树补贴几块钱,老爷子就拿起了铁锹。五月的西安已经热了起来,他总是天黑了,一家人都吃过晚饭后才骑车回家,在母亲审视的目光下把电风扇开到最高档,沉默地喝绿豆稀饭。(剩余137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