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杨树

我失去了一只臂膀,就睁开了一只眼睛。

——题记

记忆中的那个挥之不去的夏天时常盘旋于脑海中,但始终萦绕在耳畔的却并非喧嚣蝉鸣,而是几声猫儿的呜咽,与杨树叶的私语。

我对那几只猫儿有种复杂的情愫,交织糅杂,难以言说,像埃庇米修斯对潘多拉的情感,是迷茫后的震惊。初见时,几团雪白挤在一起,缩在地库的阴凉处缓解炎夏的炽热。(剩余1036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