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溶溶枣香


打开文本图片集

母亲说,家里的枣树死了。

我一下子怔住了,死死凝住她的脸,想从中寻得一点开玩笑的马脚,可惜只有笃定和悲伤。

我小时候生活在一个大庭院里,院子中央是个灰砖砌的花坛,里面种的便是那枣树,那时,它很小,我也很小,我们相伴着,成长与茁壮。

后来,我们一家人搬离了老家,老屋便仿佛被遗落了,砖红的墙早已斑驳不堪,苍绿的爬山虎攀满了后院的矮墙,它静默着,立于时空的洪流,淡看人世苍茫,它等待着,呼唤着,守望着。(剩余672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