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梦:心灵在另一个时空漫游

——赏析李贺《梦天》兼论其诗对“游仙诗”传统的继承与超越


打开文本图片集

唐元和十二年(817年),河南昌谷李家,那个“通眉、细瘦、长指爪”的青年缠绵病榻已有些时日了,他眼里的精光一日日黯淡下去,偶尔回光返照,目光灼灼,直视无边的虚空。他知道,生命的黑夜即将来临。27年,来这世上只有27年,他一直忧心恐惧人生短暂、生命危蹙,而命运终究比他自己设想的还要严酷。气息惙然之际,他也许会想起自己写就的悲恻诗句“酒不到刘伶坟上土”(《将进酒》),他会害怕九泉之下的幽冷荒寂吗?

李贺死去15年后,同样心怀“哀愤孤激之思”的李商隐,感慨于这个天才诗人“才而奇者”却遭“时人亦多排摈毁斥之”,作《李贺小传》,在文中,他为“鬼仙”李贺安排了被天帝召往高邈天界的“归宿”,以此弥补李贺人间“不寿”的遗憾:“长吉将死时,忽昼见一绯衣人,驾赤虬,持一板,书若太古篆或霹雳石文者,云当召长吉。(剩余4092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