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回家

他走了快半个月了,她依然每晚痴望着窗子。

一只胖鸟好不识趣地停在窗台上,小小的头一下又一下咂着生硬的大理石。那大理石窗台,在夏日的烘烤下格外炽热,好似能蒸干她将流未流的眼泪,使她那张瘦削的脸上总挂着不甘断流的泪痕。

“叽——叽——”鸟儿叫了两声。

“什么?”

“叽——”

她说:“你是说我为什么又站在这儿吗?”

“叽——”

“好吧。(剩余1552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