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子列子辞子阳之粟

子列子穷,容貌有饥色。客有言之郑子阳者曰:“子列子御寇,盖有道之士也,居君之国而穷,君无乃为不好士乎?”郑子阳即令官遗之粟数十秉,子列子出见使者,再拜而辞。使者去,子列子入,其妻望而拊心1曰:“闻为有道者之妻子皆佚乐2。今妻子皆有饥色矣,君过而遗先生食,先生不受,岂非命也哉!”子列子笑而谓之曰:“君非自知我者也,以人之言以遗我粟也,其罪我也,又将以人之言,此吾所以不受也。(剩余282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