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翻译家

送给老公助消化的柑普茶(挖空一个柑橘塞进普洱茶哂干,喝时捏碎,让陈皮混入茶叶),他称之为“小橘子茶”,我买了个印着年轮的麻布包,他看了一眼说:“树桩子嘛。”

我觉得老公像一个翻译,把我被过多的书面语言架空和虚浮的精神化,降落、抓地,口语化。成为温暖密实的日常生活。

我妈也是一个翻译,她把一切情境,都译成了家庭。(剩余245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